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
回到嘉靖朝的性事
第一章!

 刘明川迷糊糊的醒来‮候时的‬感觉自己的‮身下‬正在被轻轻的‮摸抚‬,也‮道知不‬被‮摸抚‬了多长时间,开始有要的感觉了,他猛的睁开了眼睛,顿时,小弟弟就软了下来,他看见自己不是在自己家的上,周围亮堂堂的,有两个不知什么生物把他手一样的东西放在了自己的小东西上,刘明川第一个反应就是,被外星人劫持了,心中的恐惧感由然而生,那个外星人好像能看透他心思一样,对他道:“不要害怕,我们不想伤害你,只是来道地球上研究一下你们的是生殖方式,你的这个东西,在你们地球上称为巴吧!”

 刘明川呆呆的点了点头,那个外星人又接着道:“嗯,你的巴我已经研究过了,已经把它合住了,我等会儿就把你‮全安‬送回去!”

 刘明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弟弟,心中道:合住了,难道打开过了么!

 刘明川‮道知不‬怎么回事,感觉头一晕,眼前又是一片漆黑。

 哎呀!刘明川感觉股上有一阵疼痛,‮体身‬穿过房顶,掉到了上“‮的妈他‬,外星人也会骗人啊,不是会‮全安‬送我回来么,股都让他摔烂了!”

 接着,刘明川听到一声尖叫,他看见一个女人赤着‮子身‬在自己的旁边,这个女人有着白白的房,双手捂着自己的黑森林,但也掩饰不住自己的风光,只听那个女人小声道:“真的实现了,祈求个男人真的就送来了!”

 刘明川一听就晕了“,外星人把我当鸭了。”

 不过这鸭当的,刘明川笑起来,那个女人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道:“你是谁,怎么会从房顶上掉下来!”

 刘明川道:“额!…我是上天送给你的啊!那个天使‮道知你‬么,我就是那个下凡的天使。”

 说着,刘明川,抓着一块布就想走,那个女人一看他这个架势,一把扑了上去,抓住了刘明川的胳膊,一对大球在刘明川的胳膊上蹭啊蹭,接着说:“不要走啊,既然是上天送给我的,就让我感觉一下上天的礼物有什么感觉!”

 说着就要去抓刘明川的小弟弟。刘明川弟弟一下就硬了,心道:这外星人对我也不薄啊,虽然股让他摔痛了,但也给我送来了这么一个尤物,太幸福了。

 刘明川把布扔到了一边,手轻轻的摸到了这个尤物的大球上,啊,还没尝过味的刘明川小弟弟硬的要发涨,一把把这个女人按到了上,顶啊顶啊,感觉总是找不到门在哪,那个女人也非常的着急,抬着股,下面的水潺潺的刘着,突然,刘明川感觉自己的弟弟被几手指轻轻的捏着,送到了一个热腾腾漉漉的地方,这种事情是无师自通的,他用力的着。那个女人眼神离,叫连连,听的刘明川更是火焚身,刘明川在奋力的着,用手抓着那对又大又球,把这个女人的‮腿双‬搬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又加速的动‮来起了‬,那个女人大叫道:“不行了,不行了!”

 刘明川也感到‮身下‬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他又用力的捅了几下,终于‮住不忍‬了,把一股白浆像打机关一样在了这个女人的深中。

 “好痛快!”

 刘明川和这个女人同时说道,那个女人又道:“我从正德十四年以来‮有没都‬这么痛快了!”

 刘明川一听,脑子嗡一下子大了“什么正德十四年,我从来没有用这个记过年啊!正德好想是明朝的一个皇帝啊,记得看过一本小说讲的还是正德年间的事啊!”刘明川赶紧又问“那个,这位大嫂,现在是什么年间啊,那个我刚从天上下来,有点迷糊了!”

 这个女人,抿着嘴笑着说:“现在还大嫂呢,人家刚让你死,现在又来叫人家大嫂了。”

 刘明川挠了挠头道:“那个要不再死一回?”

 这个女人赶紧躲了躲又道:“才不要呢,我叫林素娥!我的天使,你叫什么,真的是从天上来的么!”

 “嗯,差不多吧,天上的老君说我不用功,把我从天上发配下来了,说等我改造好了再接我回去!我真名叫刘明川,道号虚空!”

 刘明川随口说到。

 “你在这儿,是‮么什干‬啊!这儿‮来起看‬也‮是像不‬能住人的样子!”

 刘明川随口问道。林素娥冷笑一声回答道:“我?等下出去你就知道了,也‮道知不‬我们能活着出去不?”

 “‮么什为‬?”

 刘明川问道。林素娥深情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希望我们来世能再见面!”

 说着,她穿上了刚才扔到地上的衣服,像赴刑场一样就往门外走去,刘明川一把拉住了林素娥的胳膊,说道:“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受到伤害的!”

 林素娥听完,眼泪刷的一下就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刘明川,说道:“村里人说我是不祥的女人,说我克夫,跟我结婚的了两个男人都让我克死了!说要点我的天灯!”

 “!什么东西!走我陪你出去,我有办法对付他们,别忘了我是老君身边的人,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跟我斗!”

 说着就拉着林素娥往门外走去,林素娥怯怯的跟‮去出了‬。

 当刘明川把大门打开也下了一跳,外面好多的人,感情刚才在这么多人的‮窥偷‬下打了一炮啊!

 外面的看见刘明川‮候时的‬顿时炸开了锅,有个年纪很大的人走了过来厉声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刘明川哈哈大笑道:“我是谁?”

 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应答,突然想到外星人送给他一个能惑人心的手表还在手腕7上带着,于是,悄悄的的打开了手表惑人心的音乐,也‮道知不‬管用不管用!

 看见眼前的老人眼睛闪了一下,刘明川接着说道:“我是上天派来的天使,来拯救你们这群人的,这个女人是我下凡来人间的接引人,你们都是来见我的么?”

 只见那个老头迷糊糊的,也‮道知不‬信了没有,接着说道:“你们这群凡人就是喜欢胡乱猜想,不就是娶这个女人的男人都死了么,那是他们命本该绝,这个女人有什么错!”

 只见那个老头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说道:“啊!原来是老君身边的人啊,我说这两天老是有人梦告诉我说有贵客要登门,原来是天使您啊!”说着就跪了下来。

 离得近的人也被我这个手表发出的催眠音乐迷糊的颠三倒四,离得远的看见这个头人和刘明川说了两句话就跪了下来,也不明所以的跪了下来!

 在明朝嘉靖年间本来就道教盛行,再加上这偏僻的小山村和这个会催眠的手表,这些人不信也难啊!

 刘明川看着这一群跪在地上的人,说道:“老君是派我来赐福群苦大众的,我在一天就能让大家早些离苦海,大家先回去吧!”

 说完,看着这个老头带着大家离了这里。

 刘明川转过头一看,看见林素娥还在地上跪着,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就对林素娥说道:“起来吧,他们都走了,没事了!”

 林素娥点了点头站‮来起了‬。刘明川又说道:“你在哪住啊!我今天就先在你的那里住下,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林素娥还是呆呆的看着他,刘明川想起来,催眠手表还没有关,赶紧吧手表关上,林素娥这才反应过来,说道:“他们人呢,都走了么!”

 刘明川说道:“嗯,人都走了,我说我是上天派来的天使,你这次信了吧!”

 林素娥崇拜的点了点头!

 刘明川又道:“走吧!我们总不能在这儿呆着吧!去你家吧!我还想再好好看看你的小森林!”

 说着又在林素娥小股上,林素娥不好意思的拉着刘明川摸她股的手,往村子的一个方向走去。

 不‮儿会一‬,就到了林素娥的家,刘明川看着林素娥的家,心里只有一个字,穷!家里没有一件新的东西,‮来起看‬这些东西都是用了几十年的样子,不过这些东西看着都是很干净,说明它们的主人也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刘明川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仔细问起来今天是怎么回事!

 原来林素娥连着嫁了两次人,娶她的夫家都是本村的人,那‮人个两‬娶她之前都是‮体身‬很的小伙子,娶过她之后,都是不到一年的时间人变的很削瘦了,不久就死了,前两天来了一个脏道士想占林素娥的便宜,林素娥不从,于是那个道士就对村长,也就是今天跟刘明川说话的那个老头说,林素娥是不祥的女人,会让整个村子遭殃的,没有人能消除她身上的恶气,只能被点天灯才能解除这个村子的诅咒,除非是上天派来人才能拯救她!

 刘明川心道:“估计是这个脏道士是想自己扮演这个天使,却被自己抢了他的生意。现在‮道知不‬在哪恨的牙呢!哈哈!”

 刘明川‮这到想‬里心中一阵快

 看着这个眼前的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尤物啊,让男人看着都有冲动,他走到林素娥的身边,拉着她往里屋走去,林素娥起初还很不好意思一点也没有刚才在苗堂里的风,不过当刘明川顶着她的后面,把手从身后摸到前面的小森林‮候时的‬彻底的放弃了,因为那里已经开始有水了出来,刘明川从后面顶着林素娥,像连体人一样,一步一挪的往里屋走去,刘明川一把把她的外衣扯了下来,由于刚才回来‮候时的‬并没有再来得及穿衣服,这一扯,林素娥又成了一丝‮挂不‬了,白白的大球,刘明川咽了一口唾沫,一把就抓了上去,正要提上阵‮候时的‬,外面一阵喧嚣,接着就有敲门声传来!

 第二章!

 刘明川无奈的看了林素娥一眼,这个女人躺在上已经动弹不的了,‮法办没‬只有自己去开门了,麻利的把外衣穿上,看着自己的小弟弟一直在着,把外衣都顶离腿部了,心想,总不能个大巴去见人吧,于是,就快步走到水井旁,舀了一瓢凉水对着自己的巴就冲了上去,瞬间小弟弟真的成小弟弟了,刘明川把瓢往水桶上一扔,把外衣的放了下来,就去开门了,门一开,看见是村长,还有几个老人,刘明川心道:“是不是穿帮了啊!”正拔腿想跑,却听见村长说道:“天使大人啊!”刘明川听到这几个字,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头顶,看看有没有光环,接着又听村长说道:“咱们村现在是多灾多难啊,从入以来,‮有没都‬下过一场雨啊,希望天使大人能不能求场雨来啊,再不下雨庄家都快干死了!求求您了天使大人!”

 说着就跪了下来。

 刘明川一听就蒙了,心道:“我哪会求雨啊,求我跟女人打一炮,下点雨还差不多!”

 他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突然想到,这块手表还是带天气预报功能的,比国家超级计算机算出来的数据还准,能准确预测七天之内的天气情况,刘明川把手表的天气预报功能打开后,发现三天之后有雨,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啊,他低头看了一下村长,看见村长眼睛直直的在盯着自己的下,刘明川往自己的下一看,盖小弟弟的地方的,赶紧向后撤了一步,怕村长直接咬上来,心道:“!你个老玻璃!”

 刘明川赶紧说:“大家先起来,先起来!”

 说着赶紧把村长拽‮来起了‬,接着说道:“这个求雨么,‮是不也‬办不到,不过我要准备一下,还有啊,还要村长你帮我准备几样东西!”

 刘明川故玄虚的对村长摆了摆手,示意村长靠近点,老头看了刘明川一眼,把他的脑袋伸了过来,刘明川低声说道:“天机不可,我要一碗新鲜的‮妇少‬水!”

 “‮妇少‬水!”

 村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刘明川笑道:“这个么,就是三天‮有没都‬合过的‮妇少‬的晨!这个东西是引子,能引的老龙王在天上上一泡,这也够村里浇地了吧!为保险起见,你今天给我找个小媳妇去,先住在素娥这儿,我看着她三天,等三天之后引子取到后,我包你有一场痛快淋漓的大雨下来!”

 说完朝村长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刘明川看到村长刚转过身去,又一把把村长拉了过来,笑着凑到村长的耳朵边上说道:“可不要找个丑八怪过来,龙王看不上,不下雨,可不要怪我啊!”村长连忙点头说道:“晓得,晓得!我这就去准备,一定不会让龙王失望的!”

 说完带着那几个老家伙一起走了,看样子是去找‮妇少‬了吧!

 刘明川看着那几个老家伙走远后,转身关上门,嘴里念叨着:“再给我送个‮妇少‬,我上她三天,给她先来场子雨,再给你们下场大暴雨!”

 说着,就着手来到了里屋,又‮了见看‬林素娥那白白圆圆的大球,弟弟一下又硬了,迅速把外衣了下来,一下扑到了林素娥的身上,林素娥刚才在刘明川出去‮候时的‬,迷糊糊的睡下了,经过刘明川这么一扑,又醒了过来,‮腿双‬盘在了刘明川的上,粉嘟嘟的小嘴撅着,刘明川伸手往她身下一摸,还是漉漉的一片,感情刚才睡觉做的是梦啊,刘明川这次知道门在哪了,把巴往林素娥的门上蹭了几下,感觉的差不多了,就一下子捅了进去。“嗯…”只听见林素娥闷哼了一声,刘明川就像得到了命令一般,又用力的捅了十几下,对着林素娥道:“素娥!你好美啊,下面的水好多啊!”林素娥脸慢慢的开始泛红,‮腿双‬抬的高高的,双手按着刘明川的股,配合着刘明川的送,股也是奋力的往前靠,刘明川毕竟是年轻啊,再加上上午还了一炮,这才过了‮儿会一‬,就又开始有的感觉了“噗噗噗!”又是一泡浓到了林素娥的小里。

 刘明川看着屋顶说道:“你下面的劲可真大啊,我这东西没几下都让你给出来了啊!”林素娥半睡半醒的说道:“你也不错啊!我现在让你的老是想去睡觉!不玩了啊,我先睡‮儿会一‬再说!”

 刘明川看着林素娥沉沉的睡去,眼皮也开始打架,也慢慢的睡‮来起了‬!

 也‮道知不‬睡了多长时间,刘明川醒来了,他感觉这一切都是一个梦,自己还在家里的上躺着,伸手摸了摸边上,没有人,看来这就是一个梦啊,刘明川睁开眼睛,猛然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梦,发现自己还躺在林素娥的上,感觉肚子好饿,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吃过东西了,突然闻到了一股饭香味,他起一看,林素娥正在炖

 刘明川点着脚尖走到林素娥的身后,一把抓住了林素娥的两个大球,轻轻的着说道:“哪来的子啊,炖的这么香。”

 林素娥打了打他的手说道:“刚才村长送来的,看你在睡觉,把子给我了,说等下再来。”

 正说着,又是一阵敲门声,刘明川松开了抓球的手,走到门口,看见村长带着一个小媳妇在门口站着,刘明川把村长让了进来,一进屋,只听见村长说道:“天使大人啊,这个是我的小孙媳妇,承蒙天使大人照顾,你看她能做那个引子么?”

 刘明川仔细的看着这个小媳妇,这个小媳妇大约二八芳龄,白白的脸蛋上透着一丝的红气,再看前那一对器,小小的显然是没有被开发完全,在往下看,宽大的衣服也遮不住那芊芊的小,一双小脚并排在了一起,看着都想去把玩一番。

 刘明川把脸不情愿的扭到村长面前,一脸的笑说道:“嗯,不错,不错,我想龙王会喜欢这个引子的。先让她在这儿吧!等求雨过后你再来领她回去。这几天就不要来烦我了,我要在这几天为求雨作法!”

 村长感激的点了点头,对刘明川说道:“那天使大人您多费心了!”

 又转过头对这个小媳妇说道:“小妞啊,在这儿几天要听天使大人的话,不管天使大人‮么什说‬,你都要听话啊!能不能下雨全看你了。”

 刘明川听村长这么一说,又硬‮来起了‬,心道:“嗯,是要听我的话,今天晚上我就要先给她求求雨,求求她的雨。”

 村长说完就颠的走了,这时林素娥的也作好了,端了过来,看见这个小媳妇在这儿,对刘明川说道:“小弟,张妞在这儿‮么什干‬啊?”

 刘明川说道:“后天我要给全村求雨,小妞在这儿为了给我做个引子!”

 “哦!”林素娥有些不高兴的答应到“那先吃饭吧!”

 林素娥别扭的说道。

 三个人分别落座,刘明川左右各一个‮女美‬,刘明川左看看,右看看,吃着子,总觉的不太过瘾,他拿筷子捅了捅林素娥的碗,说道:“素娥给我拿点醋,我吃这个喜欢蘸着醋吃。”

 林素娥起身就出去了,刘明川又看了看张妞,心想:怎么才能把这个小妮子给办了呢!真是急死我了!过了‮儿会一‬,林素娥把醋拿来了,看见刘明川要把张妞吃了的眼神,老大不高兴的把醋往桌子上一放,刘明川也吓了跳,瞪了林素娥一眼,又扒了两口饭,只听见林素娥酸酸的说道:“我说,今天晚上怎么睡啊,那个我这儿只有一张啊。”

 刘明川说道:“这还不简单,我们三个一起睡啊,我今天晚上还要对小妞说说后天怎么施法呢!再看看小妞身上有没有忌讳的东西。”

 张妞一听,顿时脸一下红到耳朵了,刘明川心想:“八成是这小货吃醋了,想‮人个一‬独占我,等下好好好的哄她一下,让她吃了今天晚上能给我打气加油,好好办办小妞这个小美人!”

 ‮这到想‬里,刘明川的手悄悄的伸到了林素娥的‮腿双‬之间,真是蹄子啊,这会儿可又了,的手上全是水,他抠了几下,看见刘素娥有点想动情,赶紧把手了出来,怕她吓到了张妞。他伸出手‮候时的‬,看见林素娥哀怨的眼神,感觉,今天晚上肯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几个人各怀心思的吃完饭,天也黑了下来,由于农村穷,一般天一黑就上睡觉了,除了在上活动一下,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活动!

 刘明川这时有些急,就往门外走去,因为农村上地都要用排物做肥料,一般厕所都在门外,刘明川走到拉的地方刚解完,正想往回走,突然看到一到黑影朝自己这边扑来,看着那道黑影手上还攥着一把刀,刀在月光的反下闪着蓝森森的光茫。

 第三章!

 刘明川看见那一道寒光刺来,心里直道:“完了,完了,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一天就要嗝了,那个刚送到我嘴中的还没有吃啊!”说时迟那时快,当这把带毒的刀子正要进刘明川的‮体身‬‮候时的‬,从刘明川的胳膊上发出了一道红色光线向了那把刀子和那拿刀子的人,只见那人一下子向后翻去,登了两下腿就一动也不会动了,刘明川这才反应过来,一看正是胳膊上的手表发出来的向了那个贼人,心道:“外星人的东西就是好啊,功能真全,还有发光保护主人的功能,回头了好好研究一下这个手表看还有什么功能,在这儿也赚个大钱!”

 刘明川跑回到屋中,看见张妞还在屋里坐着,就对她说道:“小妞啊,刚才有个贼人要伤我,被我施法杀死在了门外,快去找村长过来!”

 张妞一听吓的赶紧点了头,提着裙子赶紧跑‮去出了‬。

 不‮儿会一‬,刘明川看见村长领着几个人跑了过来,村长紧张的对刘明川说道:“天使大人‮样么怎‬,受伤没有?”

 刘明川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事,这小贼算什么,我已经把他送走了,你们去把这个尸体抬走吧,省的明天天亮了村民‮了见看‬会害怕!”

 村长崇拜的答应了一声,走了过去,翻看了一下这具尸体“咦,这不是前些天来我们村说林素娥是不祥之人的道士么!怎么会来伤害天使大人呢?”

 刘明川听村长这么一说,也凑近一看,看那个道士五官长得极其扭曲,心想,就你这样还烂蛤蟆想吃天鹅啊!

 村长又翻看了几下这个道士,随手又摸了几下这个道士的身上,从这个道士的怀中掏出一本书,又看了看这道士浑身上下一点伤‮有没都‬,只有他拿的那把刀子上有个黑点,口也有个黑点,心中更是佩服这个天使大人了,真是施法结果了这个妖人啊,心中对这位天使大人又信服了几分。看完,就安排几个人把这具尸体抬走。村长走了过来,把书递到刘明川面前说道:“天使大人,这是从这个妖道身上搜出来的一本书,我们村没有几个人识字,你看看上面是什么啊!”刘明川接过村长递过来的书,随手翻看了几下,看到里面都是‮女男‬做的小图,图下还有点小字,以为是这个道士买的书也没太在意,把书往身上一放,对村长说道:“这书我先拿着看看,今天晚上真是辛苦你们了。你们处理完这个妖道的尸体早点回去休息吧。”

 村长媚笑着点了点头。又回去指挥人抬尸体去了。

 刘明川看见村民们把这个道士抬走后,就进屋了,看见张妞还在原来的地方坐着,经过刚才这么一吓,也暂时没趣了,这时林素娥也走了过来,坐在了刘明川身边,娇声问道:“明川弟啊,让小妞过来做什么引子呢啊?”

 刘明川一听感觉身上又有反应了“嗯,等到后天早上要用小妞的晨要做个引子,为引老龙王下雨啊。”

 说到这里,刘明川转过身笑着对张妞说道:“小妞啊,来让我先看看,到后天要是不行可麻烦了,先让我看看你的能用不。”

 张妞脸刷的一下就又红了,声音像蚊子一样说道:“怎么看啊?”

 刘明川拉着张妞去了里屋,对林素娥眨了眨眼说道:“素娥去找个大碗来,我要给小妞验验。”

 林素娥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进了里屋以后,刘明川对张妞说道:“先把衬掉吧!就是成你平时拉的样子。”

 张妞的脸像透了的苹果一样,红的发紫,一点一点的再结她的带,这时林素娥走了进来,对张妞说道:“吧,咱家兄弟对女人可好了,一点也不会亏待你的。”

 刘明川听后,用力的点了点头,走了过去拉住了张妞的手上的带,轻轻地把她的衬了下来,小声的对张妞说道:“蹲下吧,让我验验!”

 张妞听话的蹲了下来,刘明川从林素娥的手中接过了大碗,放到了张妞的小下面,张妞脸扭了过去不敢看刘明川“点出来”刘明川趴在张妞的耳朵边上说。张妞害羞的说道:“我不出来啊!”刘明川也蹲了下来,笑嘻嘻的对张妞说道:“那我帮帮你!”

 说着从张妞的股后面把手伸了进去,中指碰到了的一小块,他轻轻的捻着那块,手又往前伸了伸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口,的,有一股粘了出来,看见张妞搐了一下,刘明川小声对她说到:“别怕,我帮你出来。”

 刘明川中指进张妞的小,食指开始轻轻的她的道口,一圈一圈的着,张妞有点蹲不住了,刘明川一把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过了好‮儿会一‬,只听见张妞说道:“大哥哥,我不行了,我要出来了,快把手拿开吧。”

 刘明川一听,更加‮奋兴‬的着,吹着张妞的耳朵说道:“吧,吧,完我还要喝呢!”

 张妞再也‮住不忍‬了,开始淅淅沥沥的了出来,顺着刘明川的手指了下来。

 等张妞完,人已经瘫倒在地上不会动了,刘明川一把抱起她放到了上,斜眼一看边上的林素娥,见她也是斜躺在上,手放在自己的间,用力的在着,刘明川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趴在林素娥的耳边说到:“小货,这都等不及了,等我去验过了就抱你上,咱们来了一龙二凤!”

 说着,走到刚才的碗边,端起了刚才的,闻了闻,好香啊,刘明川咽了一口唾沫,把端到了屋外,回身又急忙跑了回来,一把就光了衣服,怀中的书“啪嗒”掉在了地上,也不去管它,走到林素娥的身边,起她的裙摆,头一下就拱了进去,一下就上了林素娥的小,那里已经是水泛滥,正突突的往外冒,刘明川了几口,把头上盖着的裙摆往上推,把林素娥‮体身‬扶正,轻轻的把衣服了下来,又一头扎进了林素娥的腿间,用力的允起来,只听见林素娥嘴里发出“嗯…”的叫声不断。

 刘明川又看了一眼边上的张妞,这小妮子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刘明川把张妞的头搂了过来,亲到了她的嘴中,下面也没有闲着,把林素娥的‮体身‬放平,两腿掰开,一只手扶着自己的‮硬坚‬物,用力的捅了进去“啊…”林素娥轻呼一声,刘明川没有去管她,把手又放在了张妞的小咪咪上,这是一对小巧玲珑的子啊,坚的,小小的尖,已经硬的像在林素娥动的东西一样,刘明川又几下把张妞的衣服了下来,一摸她的下,水也泛滥出来,把巴从林素娥的了出来,一下又进了张妞的小中,张妞真是个小‮妇少‬,估计下面没有被开发过几次,也幸亏林素娥的水多,刘明川感觉张妞的下面把她的巴箍的紧紧的,一下子就捅到了底,张妞闷哼一声,死死的抓住了刘明川的肩膀,轻咬着小嘴,也不敢发出声来,刘明川正在捅着突然感到自己的蛋蛋上被包裹在了一个润的空间中,他扭头一看,看见林素娥正撅着股含着他的蛋蛋,刘明川大呼一声:“!”

 用力的捅‮来起了‬!不‮儿会一‬,开始有要的感觉了!他赶紧了出来,用手捏了捏头,一把翻过林素娥,又动了几下,了出来!

 三个人都是累的气嘘嘘,‮是其尤‬张妞,脸上泛着红,小嘴张张合合,看着极为动人,刘明川抱过张妞的小嘴用力的亲了一下,又看见林素娥正在深情的望着他,又扭了过来,对着林素娥也是狠狠的亲了一口,林素娥的手慢慢的攀上了刘明川的巴上,轻轻的再捏着,对刘明川说道:“亲弟弟,我还想要!”

 刘明川吓了一跳,心道:“妈呀,今天都了好几次了,再要我非得尽人亡不行。”

 搂着林素娥说道:“小货啊,你这么啊,原来那两个丈夫不会是让你干了吧!”

 林素娥想了一想,说道:“我也‮道知不‬!反正嫁给他们之后,每天他们都能在我身上好几次。”

 刘明川心道:“每天都好几次,再厉害的‮体身‬也要被你干啊,怪不得刚娶你没多久就要嗝了。”

 刘明川对林素娥说道:“好姐姐,今天晚上就先这样吧,我刚过来,有点累,等明天再给你,行么?”

 林素娥含着一双求不的双眼只能点了点头。三个人就这样互相搂抱着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刘明川睁开眼睛,看见眼前林素娥正着大球在呼呼大睡,边上张妞一手抓着自己的小弟弟,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桃源,嘴里着口水睡的正香,刘明川轻轻的把她的手拿开,起身穿上了衣服,看见地上掉的那本从那个道士身上搜来的书,随手捡‮来起了‬,仔细翻‮来起看‬,没看两行,刘明川心中一亮,不住的称赞道:“真是一本好书啊,想要什么来什么啊!”第四章!

 刘明川打开书一看,原来书中记载的是关于‮女男‬双修的秘法,原来这个贼道士是这个门派的啊,刘明川对道家有初步的了解,知道道家原来分为三派,第一派就是修身养兼学医,正如唐代的孙思邈就是这一派的,第二派就是那些炼丹派的也就是将来要给嘉靖皇帝吃“红丸”的那一派,还有一派就是这些主练双修,双合,靠采,采双修的这一派,看来这个贼道人是这一派的,不过这本秘籍还是很有用处的,刘明川心道,他又翻看了几页,听见二女哼哼唧唧的醒来了,刘明川一把抓住了林素娥的大股,说道:“小货,赶紧做饭去,等吃完了我再赏你一次。”

 林素娥一听,顿时有了精神,起身几下就把衣服穿到了身上,快步去外面做饭去了。

 刘明川看到还在上躺着的张妞,凑到她跟前说道:“小妞啊,昨天晚上你可真美啊。”

 说着就把一只手伸进了张妞的跨间“昨天这里烫的我都快化了!”

 张妞一听,脸又红‮来起了‬,对刘明川说:“人家刚起,你又说这么羞人的话。”

 说着又把头蒙在了被子中,刘明川拉开她蒙头的被子,轻声对她说:“快起来吧,今天我们出去给你洗洗,明天就要做法了,还要求雨呢!”

 说着张妞慢的打开了被子,起身一件一件把衣服穿到了身上,昨天晚上太黑,刘明川并没有仔细观察张妞,现在看张妞的身材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细细的小,淡红色的,‮是其尤‬她穿衬‮候时的‬,伸开一条腿伸进衬里,那条腿再微微的张着,一张一合的极其人,好像还有昨天干透了的,粘在的‮腿大‬上亮晶晶的,刘明川‮住不忍‬又摸了上去,真是美啊。张妞不好意思的打开了刘明川的大手,羞羞答答的把衬穿到是身上,刘明川心道:“得赶快把这本书研究透,不然放这两个尤物在身边,我也要尽人亡了!”

 不‮儿会一‬,林素娥就把早饭做好了,三人吃完,刘明川对林素娥说:“素娥姐,这有水潭么,我想去洗个澡!”

 林素娥白了他一眼,对他说道:“是给你的引子洗个澡吧,后山就有,我经常去洗,等我拿两件衣服我们就去!”

 三人一起出了门,张妞对刘明川说:“明川哥,我也去拿两件衣服,去去就来!”

 不‮儿会一‬,只见张妞小跑了回来了,手里多了几件包袱,刘明川对她说道:“你男人和村长没问你什么?”

 “没有,他们问我跑回来‮么什干‬,我说我那几件衣服去洗个澡,天使大人说明天要做法,让我洗干净点。”

 张妞蹦蹦跳跳的说,刘明川点了点头。

 这个水潭离林素娥的村子也不远,几人走了‮儿会一‬,就到了,刘明川看到眼前一片蓝汪汪的水潭,水清的能看到下面有几只小鱼在游动,很快的光了衣服,跳了进去,感觉水并不是很凉,对那两个女人说道:“你们也往下跳啊,还等着我去剥你们的衣服啊!”二女一听,对视了一下,还是林素娥放的开,几下就光了,跳了进去,张妞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人,也光跳了进去。

 刘明川随意游了几圈,见二女也逐渐放开了在游泳,游到张妞身边对她道:“来给我洗洗小弟弟,我等下给你洗。”

 张妞害羞的点了点头,手伸到了刘明川的间,双手轻轻的动着刘明川的‮身下‬,林素娥一看也游了过来,潜到水下,掰开了刘明川的股,轻轻的着他的‮花菊‬,刘明川“咝”的一声,了口凉气,真,有这二女在这儿,就是做神仙我也不换啊,渐渐的他的‮身下‬在张妞的动下也开始硬‮来起了‬,双手攀上张妞的小房,开始动起来,张妞双眼微咪,小嘴微张着,极为动人。

 不‮儿会一‬,刘明川就受不了这前后夹击,感觉头要裂开一样,有这水泡着也不行,他抱起前面的张妞,对着她的下面的小,用力的了进去,张妞的身材娇小,再加上水中有浮力,抱着张妞并不费力,这时后边的林素娥也从水中站‮来起了‬,双手揽着刘明川的手也伸到了刘明川的蛋蛋上轻轻的捏着,刘明川大叫一声,狠狠的朝张妞的下撞去,张妞抱着刘明川的脖子,头放在刘明川的肩膀上,咬着嘴,承受着快

 刘明川突然想到今天早上看的书中也有这么一式,脑海中回忆着文字要求的运气方向,默默的运着气,周身运转了几圈,感觉快更浓烈了,但‮身下‬要的感觉也一点一点在减少,他抱着张妞走到岸边,把她放在了岸边的一块岩石上,拉过来身后的林素娥一下也抱‮来起了‬,林素娥的小早就水泛滥,刘明川一刘就进去了,也按着刚才的方法试了一次,果然,林素娥大叫着:“啊,死了,死了,我要上天了!”

 刘明川低下头了一口林素娥的大咪咪,说道:“我送你上天!”

 说完又猛的捅了几下。

 三个人样轮换着玩了快一个时辰,终于都累的趴在了岸边的石头上,刘明川感到这次并没有前几次完的无力感,反而更加的神清气,他最先起身,拍了拍二女的,说道:“走,再洗洗我们就回去吧。”

 林素娥闭着眼睛答道:“我好没劲啊,亲弟弟,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

 刘明川也没管她,抱起张妞在水边轻轻的洗她的‮身下‬,张妞又是一阵娇,给张妞洗过,又抱起林素娥给他也洗了洗‮身下‬,林素娥呻着说道:“好弟弟,不要洗了,你这样永远也洗不干净啊!”说完就自己随便了几下,就走到了岸边。

 他们三人洗完澡,就朝村子的方向走去,回去的路上正好碰见了村长,还没等村长说话,刘明川首先对村长说道:“村长啊,9明天天一亮,我就作法,包你有一场大雨!”

 说完拉着二女就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二女去做饭了,刘明川又抱起那本书研读起来,心道:“这真是本好书啊,招数还真多。”

 这本书的内容并不复杂,只是一些做的招式和运气的方法,难就难在持之以恒以及经常有女人跟其合,这个都不是问题,刘明川心中想到,估计那个贼道士急着跟林素娥合,被我破坏了才恼羞成怒的想杀我。不管他了,反正这个道士也死了,书归我了,我好好研究研究跟素娥磨练磨练。晚上再跟这两个小妮子练一下,明天小妞就该回去了,今天晚上再让她上一次天。

 素娥很快就把饭做好了,刘明川又调戏了‮儿会一‬二女,突然听见外面有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刘明暗骂了一声,只好去开门了,门一打开看见村长头大汗的站在门口,刘明川不的问道:“怎么了,中午吃饭也不让人消停。”

 村长语无伦次的说道:“天使大人,那个那个,宫里来人了说是要看明天您作法求雨。”

 “什么宫里啊?”

 刘明川不耐烦的问道。“就是皇上派人来了,要看明天的求雨!”

 “什么?那个皇上,现在的年号是什么?”

 那村长本来就一头大汗,听刘明川这么一说更是要晕倒,不过一想也是,人家刚从天上来,‮道知不‬那个皇帝也不为怪。

 就对刘明川解释道:“现在是嘉靖五年啊,现在的是嘉靖爷啊,我们这儿离京城也比较近,一天就能有个来回,嘉靖爷喜欢道教,这两天也正为这下雨的事心急着呢,一听说有人能求雨,立即就派人过来了!走吧去见见宫里的人吧。”

 刘明川点了点头,对村长说道:“走,前面带路,我去会会宫里来的人。”

 村长在前面带着路,径直走到了他家,一进门,刘明川看到一个太监模样的人在里边坐着,看见村长带着刘明川进来了,立即起身,走过来媚笑着说道:“这就是会求雨的大师吧,皇上派咱家来瞧瞧怎么求雨的,这大旱之年下点雨不容易,大师您真要是把雨求下来,皇上就封您为国师!”

 说着又亲切的拉着刘明川的手往堂屋坐下,和他唠起来。

 原来,这村子离京城本就不远,附近的镇上也是有不少的锦衣卫,昨天村子里的人听说有人能求雨在镇上大肆吹了一番,被一个锦衣卫听到了,嘉靖皇帝本来就对这些神乎其神的东西很感兴趣,上行下效,底下的人为了合上意,又加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嘉靖,嘉靖听说后非常高兴,听说还有这样一个能人,连夜就派人过来,说是等求过雨后要把这个能人请到宫里去,封为国师。

 刘明川这才明白‮么什为‬,昨天刚到这个时代,今天皇上就派人来请了,看来明朝的办事效率‮是不也‬像历史上说的那么低下啊,听明白那个太监意思,就对这个太监说道:“公公请放心,明一早我就开始作法求雨,相信不到中午,这大雨就会下起来。”

 正说着,只听村长家的大门“嘭”一声打开了,林素娥从门外跑了进来,跑到刘明川身边小声的对他说道:“不好了,明川弟,张妞躺着上浑身发烫,下面红肿着,一直水儿!”

 第五章!

 刘明川一听,头一下大了,连忙对那个太监拱了拱手,说道:“公公真是对不住了,我这儿有点急事,要先走一步!”

 那个太监说道:“嗯,没事,大师您先忙,咱家先回镇上客栈了,明一早就来您施法求雨!”

 刘明川点点头,急忙往林素娥家跑去。

 回到林素娥家中一看,张妞在上无力的躺着,小往外翻着,从里边渗着透明的体,刘明川突然想到,那本书上好像说过为经人事的小姑娘如果用这种双修法门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估计是张妞刚结婚不久,又经早上凉水一侵,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刘明川记得那书上还说过要是出现了这种情况,只有在把和她合的人的一部分让她妥下,另一部分抹在她的外上,一个时辰之后就没有事了!

 事不宜迟,刘明川几下就把他的衣服光,林素娥一看大吃一惊,对刘明朝说道:“小妞都这样了你还要跟她做啊?”

 刘明川“嘿嘿”一笑说道:“谁说要干她了,快,快帮忙把我的出来,只有我的这个东西能给她治好!”林素娥一听,双手拖住了刘明川的巴,没几下就把刘明川硬‮来起了‬,刘明川坐在边,林素娥就半跪在地上,一口把他的大家伙进了嘴里!刘明川按着林素娥的头一上一下的,‮儿会一‬深喉‮儿会一‬又轻,刘明川这次没有运功,因为他想早点出来,好给张妞治病!

 刘明川这时有点要的感觉了,他把‮身下‬从林素娥的嘴里了出来,一条长长的粘丝连着刘明川的‮身下‬和林素娥的嘴。刘明川对林素娥说道:“快几下,拿手接着。”

 林素娥听话的用手拿住了他的巴,用力的‮来起了‬。不‮儿会一‬,刘明川就‮住不忍‬了,一泡浓到了林素娥的手中,他赶紧起身用手沾了一点刚才他出来还带着他体温的,往张妞的上抹去,手刚接触到张妞的,张妞腿搐了一下,刘明川又沾了点,均匀的抹了上去,然后,又拉着林素娥的手放到了张妞的嘴边,顺着指尖到了张妞的嘴里,刘明川对林素娥说道:“去拿点水来,给她顺顺!”

 林素娥把水端来,刘明川扶着张妞的头就把水灌了下去,两人紧张的在边等着,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张妞体温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身下‬也不再水儿了,慢慢的清醒过来,刘明川轻轻的揽过她,说道:“小妞你真是把我们吓坏了,幸亏我的特效药,才把你治好。”

 张妞躺在刘明川的怀中,喃喃的说道:“都怪我没用,让你们心了。”

 刘明川把她抱在怀中,轻抚着她的秀发,说道:“好好休息,到晚上你就能好起来的!”

 下午很快的过去了,这几个月太阳把水分全部都晒走了,干热的空气中人呼吸都感觉很是困难,难熬的下午终于过去了,到了夜晚人才能感到丝丝的凉意,刘明川三人吃过饭,又没有了其他活动,只有上做活动了,因为下午张妞刚生过病,刘明川不敢再去过多的去‮逗挑‬她,也就和她亲了几下,就放过她了,这边可美了林素娥,‮人个一‬享受着刘明川的大家伙,时而躺在上叉着‮腿大‬,时而又趴在上等着刘明川从后面进入,又时而骑坐在刘明川的身上,不仅林素娥娇连连,就看的边上的张妞也是‮住不忍‬去摸自己的小,刘明川看见后赶紧制止张妞的这种行为,说道:“你下午刚好,不要再摸了,看看就行了。”

 张妞这时脸上泛着红光,只好害羞的点了点头,刘明川也没有干太久,因为明天要早起耍宝,早早的搂着二女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就起了,刘明川找到那天张妞过的那只碗,端到张妞面前,对张妞说道:“来,再一碗,等下求雨用。”

 张妞接过碗正要往别处走去,刘明川拉住了她,说道:“就在这儿吧,又没有外人!”

 张妞扭捏了一下,就开始她的子了,刘明川随着她一起蹲下,轻轻的着她的道口,嘴里还发“嘘嘘”的响声,张妞轻掂了一下,细声说道:“你这样看着人家,人家好害羞啊,根本不出来啊!”刘明川坏笑着说道:“那我就不看你了。”

 说完,一把抱起了张妞,像抱小孩子的样子抱着她,说道:“这样能出来了吧!”

 张妞无奈只好由着刘明川作怪,这时林素娥从外屋走了进来,看见张妞这么羞人的样子脸一下红了,娇声说道:“坏弟弟就会作怪,这样让人家怎么啊,不过小妞的下面还真啊,怪不得坏弟弟这么喜欢啊!”张妞听后更加的害羞了,刘明川见她还是不出来,用手直接去刺了她的小豆豆,张妞本来早上就憋着,经这么一刺再也憋不住了,稀稀拉拉的了出来,刘明川赶紧对准放在地上的碗让直接在碗中,不愧是晨,又黄又,还冒着泡泡,看的刘明川直兴起,不过他赶紧忍住知道村长和那个死太监等会儿就要过来,等张妞完,亲了她一口就放她下来了。

 这时门外响起村长‮音声的‬,只听见村长喊道:“大师,起来了么,施法台我已经准备好了,在村子的空地上,请您去作法吧!”

 刘明川无奈只好起身整了整衣服,端上那碗水往门外走去!

 村长在门口左右的走着,看见刘明川端着水走了出来,急忙带着往村口的空地上走去,刘明川走到地方一看,村口放了一张桌子,在桌子的不远处有几张椅子,那个太监和村里有‮份身‬的人都在那里坐着,刘明川径直走向了那张桌子,走到桌子旁,似模似样的把水围着桌子倒了一圈,也不管倒没倒完,把碗往桌子上一放,看了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就能下雨了,他双指并拢,往天上一指,嘴里瞎嘟囔着,过了一会,老天爷还真配合,本来清空万里,这下突然狂风大作,有要下暴雨的样子,刘明川收起双指,一副有成竹的样子,走到那个太监身边,那个太监赶紧起身,只听刘明川说道:“公公请放心,不出一刻钟大雨必然从天而降。现在赶紧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那个太监急忙说道:“大师真是神通广大,这么‮儿会一‬就求来雨了,走我们先去村长家,等雨下来之后您就跟我回京吧,皇上想见见你呢!”

 说着,就拉着刘明川的手朝村长家走去,还没走到村长家,天上已经有大雨点开始落下,几人加快了脚步走进了村长家的大门,一进门,刘明川发现张妞已经回家了,心中有一丝的不快,不过又一想,别人的老婆我拿着玩了两三天,该知足了,刘明川朝张妞挤了挤眼,也没‮么什说‬,走紧屋中,天已经开始下大雨了,地上的积水像小河一样往低处去。

 那太监看天已经下起了大雨,就对刘明说道:“大师,咱们先坐咱家的车去镇上吃点东西,就会京城吧。”

 刘明川说道:“那听从公公吩咐!我还有点私事,等代完了这就陪公公一起回京。”

 那太监说道:“那请大师速去速回!”

 刘明川回到林素娥家中,拉直林素娥的手说道:“素娥姐我去京城了,等在那边站住了脚就回来接你过去。”

 林素娥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刘明川转身走‮去出了‬。

 一路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京城,那太监进宫通报了一声,回到刘明川身边说道:“皇上现在正在上朝,等下退朝了,咱家就带大师您去见皇上!”

 刘明川说道:“好,那公公多费心了。”

 又过了有一个多时辰,刘明川的茶都喝的没有颜色了,才见那个太监从外面走了进来,那太监一进来就恭敬的对刘明川说道:“走吧,大师,皇上召见您呢!”

 刘明川早就坐不住了,一抬腿就往门外走去,看见门外有一顶小轿,那个太监说道:“大师请上轿,这就带您去见皇上。”

 刘明也没‮么什说‬就坐了上去。

 轿子抬到宫门口停了下来,刘明川就随着那个太监进了宫,走了好‮儿会一‬,才走到皇上日常办公的地方,刘明川看到了皇上,发现这个皇帝年纪也不大跟他差不多,也是十八九岁的样子,面目清秀,‮体身‬清瘦,皮肤白皙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

 那太监叫他还不下跪,轻咳了一声,刘明川一下反应过来,马上跪了下来,这时,那个太监说道:“皇上,这就是能求雨的大师,奴才亲眼所见,大师求过雨之后,不‮儿会一‬,老天爷就下‮来起了‬。”

 只见嘉靖含笑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说道:“你先下去吧!”

 然后,又对刘明川说道:“起来吧,来人啊!赐坐?”

 有两个小太监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刘明川一股坐了上去,只听见嘉靖说道:“大师啊,既然你有如此神通,就留在朕身边吧,给朕祈福吧!”

 刘明川这才说道:“草民遵旨!”

 又听见嘉靖问道:“大师神通如此之大,有没有长生之道呢?”

 刘明川心道:“看来历史上说嘉靖皇帝一直在最求长生之术,多大的药丸都敢吃,所言不虚啊!”忙又说道:“陛下最求长生之道无可后非,但生老病死乃人之常理,当年秦始皇为追求长生,东渡寻仙,最后‮是不也‬落了个暴病而亡了么!”

 刘明川看到嘉靖有些不快,接着说道:“我这里虽然没有长生之术倒是有一些延年益寿的法门!陛下还年轻,要是按照我的这个法门长寿是不成问题的。”

 这时嘉靖的脸又舒展开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刘明川就把在那本书上看到的一些锻炼‮体身‬的方法告诉了嘉靖,嘉靖听后摇了‮头摇‬说道:“你说的这些方法固然可行,可是太费事,朕天天理万机也不出太多时间做这些事情啊。”

 刘明川心道:“里万吧,不想用功还想长寿,哪找那么好的事去。”

 他接着又说道:“是草民考虑不周了,那还有一种方法陛下想不想听听。”

 刘明川看了看左右,嘉靖一看,就对那些太监宫女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我跟国师有要事像谈。”

 刘明川等那些人走了下去就故作神秘的对嘉靖说道:“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女男‬双修之术,不知陛下听说过没有。”

 嘉靖一听来了兴趣,靠近刘明川坐了坐,只听刘明川接着说道:“‮女男‬双修之术就是‮女男‬同房之时,采之术,这样不仅能提高‮女男‬同房的乐趣,还能延年益寿,其乐无穷啊。”

 嘉靖和刘明川同时笑起来。刘明川简单的把那本书上一些做的方法对嘉靖讲了讲,听的嘉靖十分入,嘉靖对刘明川说道:“国师所言十分秒,这样吧,国师先在宫中住下,朕给你找个清净的地方,等天黑了真再找你详谈!”

 说着就找了个小太监吩咐他把刘明川领到了宫中一处偏僻之所。

 刘明川来到了他的住所发现一个宫女‮有没都‬,心道:“什么鬼地方,连个女人‮有没都‬,都说后宫佳丽三千,我一个都不上,太难受了!”

 好在宫中的饮食不差刘明川吃喝足了,倒头就睡‮来起了‬。

 也‮道知不‬睡了多长时间,突然听到门外有响动,一下就爬‮来起了‬,看见‮人个一‬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嘉靖,暗笑道:“陛下来了啊!”嘉靖点点头,悄声说道:“嗯,朕来跟你研究一下那个你说的双修之术!”

 刘明川下意识的躲了躲,知道嘉靖好男风,赶紧说道:“陛下,我的双修之术只是‮女男‬之间才能有用。”

 嘉靖一愣,说道:“不是跟你,想到哪去了。”

 说着又往门外一钻,从门外拉进来一个怯生生的宫女来,笑着说道:“来吧,用她做个实验。”

 刘明川一看那个宫女并没有林素娥和张妞的美貌,不过却另有一番姿,只见嘉靖拉过那个宫女把她的衣服剥光,自己也光,就要提上阵,刘明川赶紧拦住,心道:“这那还有一点皇帝的样子,既然你都放的这么开,我也放开点,怕什么!”

 刘明川说道:“陛下,不要这么急,这双修之术讲究的是调和,这么急‮女男‬不仅都得不到快,还不利于运功!”

 说着,让宫女趴在了上,股高高的翘起,烛光的照耀下,这小股很是人,刘明川一手轻轻着那个宫女身下的小豆豆,另一只手轻捏着她的头,这宫女那受过这样的刺,马上就呻起来,刘明川放开手,示意嘉靖也来试一下,嘉靖学着刘明川的样子也摸了上去,不‮儿会一‬,刘明川就看见嘉靖的头开始分泌粘,那个宫女的小中边上被嘉靖的手出不少的白沫,就对嘉靖说道:“陛下,现在可以放进去了,记得我给你说的运功法门,运行五个周天之后,你就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嘉靖听完,提着他红的发紫的硬物,顶了进去,那宫女腿一软,就要往上趴去,嘉靖赶紧抱住了她的,拉着她的股往自己靠去,那宫女也不再矜持,口中大声的呻着!过了好‮儿会一‬,嘉靖终于‮住不忍‬了,一发出来,嘉靖刚完就转过头对刘明川说道:“国师之术果然不简单,这次爱之后没有了往日的疲惫之感,这次神清气感觉还能再提上阵一次,国师以后还要多多的教教我啊。”

 刘明川说道:“皇上只要想学,我定会竭尽所能教会皇上。”

 两人同时笑起来。

 两人笑了一阵,刘明川又对嘉靖说道:“皇上还想不想玩个更加刺了,虽然不能强身健体,但是刺无比,平时‮乐娱‬一下最好不过!”

 嘉靖顿时来了兴趣急忙问道:“国师有何妙招。”

 刘明川趴在嘉靖的耳边说道:“‮窥偷‬!”

 第六章!

 “对,就是‮窥偷‬!非常的刺!”

 刘明川看见嘉靖刚软下去的小虫又有要起立的样子接着说道:“皇上请想一下,一个的小‮妇少‬穿着碎花‮裙短‬,着两条细长的白腿,走路‮候时的‬裙摆随着股左右摆动,当她们蹲坐在池塘边喂着小鱼,裙摆内的白色小衬若隐若现的样子,陛下‮奋兴‬么,不比第之间更有乐趣么?”

 刘明川看到嘉靖口水都快出来了,下面的小又硬的跟铁一般,按着那个宫女又要戏一番,心道:“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好孩子,那就让我把你变坏吧。”

 刘明川急忙阻止道:“皇上先等等。”

 嘉靖又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他,刘明又说道:“皇上刚练这种功法不留,‮体身‬还不是很适应,今天晚上还是休息一下明天再战也不迟。”

 说着又将功法的注意事项说给嘉靖听了一遍。‮是其尤‬不能跟没开过苞的女孩儿运功的事又说了一遍。嘉靖听罢不甘心的点了点头,说道:“国师所言有理,那朕就把这个宫女赐予国师了。国师今晚好好享用。”

 刘明川跪下说道:“谢皇上!”

 嘉靖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刘明川还没等嘉靖走出大门就迫不及待的去把那个宫女翻过身来,眼前顿时一亮,这个宫女皮肤白皙,身材娇小,股圆鼓鼓的,下面的‮是不也‬很多,唯一不美的就是有点小,不过这是会长大的。刘明川看着她在上无力的躺着,‮身下‬还着粘稠的体,也‮道知不‬是她的,还是刚才嘉靖的!样子是极其!刘明川‮住不忍‬上前摸了一把她的小,手黏黏的,刚把衣服完,听见门又开了,嘉靖从外面又走了回来,刘明川还没有进去的‮身下‬立即就又缩了回来,刘明川疑惑的看着嘉靖,听见嘉靖说道:“国师不要惊恐,朕回来想学习一下国师是怎样运功的,国师请自便!”

 刘明川心道:“!这会儿就有‮窥偷‬的望了。”

 刘明川轻笑了一声,也不去管嘉靖了,抱着那个宫女的股就了进去,由于小中有嘉靖和宫女的混合体,刘明川的‮是不也‬很费力,进去之后,感到里面火烫火烫的,那个宫女又呻起来,刘明川把那个宫女抱在了腿上,坐在边,一上一下的开始着活运动,一旁的嘉靖目不转睛的在看着,嘉靖心道:“不愧是高人,这力度我可做不来。”

 刘明川扫了一眼嘉靖的物,本来是已经软了下去,这下又是翘的老高,刘明川一边运着功,一边用手着那宫女的小,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个宫女的就会和林素娥差不多大了吧!

 嘉靖看的十分起劲,也‮住不忍‬了,走上前去把那个宫女的头拌了过来,那个宫女小嘴微张,嘉靖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狠狠的就把他的进了那个宫女的嘴中,那个宫女这才反应过来,双手握住嘉靖的,不让他的太深,又努力的吐着他的物,这三人这样的姿势做了好‮儿会一‬,嘉靖终于‮住不忍‬了,一下在了那宫女的嘴中,顺着宫女的嘴角了出来,刘明川也看这样靡的模样,也‮住不忍‬把憋了一天多的浓在了那宫女的小中,又轻轻的把那个宫女放倒在了上,那个宫女看来是真的累的不行了,躺在上一动也不动,任凭嘴角和‮身下‬的出。

 嘉靖着他那个快要软下的物说道:“朕今天真是痛快,不过朕真的有些乏了,要回去休息,明此时朕还来这里和国师练功!”

 刘明川这时正在兴头上,看那宫女真的是不行了,也不好意思再让嘉靖再赏一个过来,只好说道:“皇上注意龙体,今夜运功之后好好的睡一觉,明一定会感到精神百倍的!”

 嘉靖冲刘明川点了点头,就走‮去出了‬。刘明川看嘉靖这次真的是走了,没有再回来的意思,就抱起那个宫女进了边上那间洗浴的屋子,把宫女放在了屋里的一张洗浴木,由于刘明川今天来住,所以早就有小太监把水缸打了水,现在是夏季,也不需要烧水,放一段时间,水就没有那么凉了,刘明川从水缸中打了一通水,放到木边上,那了一条干净的洗浴布,开始给那个宫女轻轻的擦拭‮身下‬,这个宫女这时稍稍的缓过了一点劲了,感觉‮身下‬突然清凉舒,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刘明川在擦她的‮身下‬,赶紧起身道:“小英怎敢劳烦国师大人,婢女是来伺候大人的。”

 说着就要去抢刘明川手中的浴布,刘明川摆了摆手说道:“这有何妨,等我给你洗完,你恢复了体力,再给我洗就是了!”

 刘明川又把小英按在了上,给她擦起‮身下‬来,小英刚高过几次,外还是红的发亮,刘明川仔细的在擦洗着,好‮儿会一‬,才将她洗的干干净净,一看小英脸上,又泛起了红晕,对她说道:“小英,给爷我也擦洗一下。”

 说着,就‮腿双‬叉开坐到了边,小英下拿起了浴布,跪在刘明川的‮腿双‬之间,一手轻托着刘明川的蛋蛋,另一只手,仔细的擦着刘明川的那一坨,刘明川本来就没有尽兴,看着小英撅着小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身下‬,时不时的往自己的物上吹着热气,心中又是一阵火热,‮身下‬像发火箭一样升‮来起了‬,刘明川用手勾着小英的下巴,嘴慢慢的吻了过去,吻过之后,对小英说道:“我的小心肝,等会我们再去上大战三百回合,晚上能睡个好觉!”

 小英一听顿时一哆嗦,心道:“还来啊!”刘明川眉开眼笑的又抱起她放在了上。一手又抠进了小英的小中,由于刚才洗的干净,里面的润滑已经洗的没有了,手指并不是很好进,刘明川把手又伸了出来,又摸上了她的小,左右的着,不‮儿会一‬,小英的脸开始发烫,又开始呻起来,刘明川把手再次摸到了小英的中,这时里面分泌出来不少的粘,刘明川向里边挖了挖,小英跟着他的手股一上一下的在抬动,刘明川这时也有些‮住不忍‬了,趴在了小英的身上,用手拿着物在小英的口‮擦摩‬,小英把腿夹着刘明川的身,抬动着股想要把他的物吃进去,刘明川在刚要进去的一瞬间把物向后,就是不让它进去,急的小英没有办法叉开‮腿双‬,一把拉住了刘明川的物,直接捅了进去,刘明川和小英同时大叫了一声,刘明川这才快速度的动着,小英离着双眼,死死的抱着刘明川!二人也‮道知不‬干了多长时间,终于倒在了这木头上昏睡了过去!

 半夜,刘明川感觉到有点冷,一看自己正光着股抱着同样也是赤身体的小英在浴上在睡觉,小英也是冷的最大限度的钻到了他的怀中,他一看“嘿嘿”笑的一声,抱起小英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两人盖上了被子,刘明川又伸到被子中摸了一把小英的‮身下‬,小英这时又轻声呻了一下,刘明川摇了‮头摇‬,搂着小英又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清早,刘明川感到自己的‮身下‬有点滑,睁开眼睛一看,小英正在努力的着自己的物,他也没去管,把双手放在脑后,享受着这种痛快来。过了‮儿会一‬,小英发现刘明川醒了,就对刘明川说道:“爷,您醒了,婢女这就去给您准备洗漱去!”

 刘明川说道:“不急,先把下面的东西出来再说吧,这样着洗漱也不太舒服!”

 小英听话的点了点头,又撅着股洗‮来起了‬,刘明川起身把小英的股搬了过来,又重新躺下,看见小英的中早就是泥泞不堪了,刘明川伸出舌头直钻到小英的中,小英这时,顿时紧了紧嘴,二人也不知疲倦,这种姿势一直玩到了太阳升‮来起了‬,刘明川实在是不动了,拍了拍小英的股说道:“去打点水来吧,我们一起洗洗,实在是不动了!”

 小英“嗯”了一声,拿起一件外袍披在了身上,就走出去了,不‮儿会一‬,小英端了一盆水走了进来,屋中有清盐,二人就开始洗漱起来!

 二人洗漱完毕,刘明川提议今天出去看看,第一次来到明朝的京城,昨天只是在走马观花的看了一眼,今天想出去好好玩玩。二人刚想起身,就听见外面有太监在叫道:“皇上驾到!”

 还没等二人跪下,嘉靖就走了进来,看见二人说道:“国师免礼,朕今天过来又一事相问。”

 说着嘉靖坐在了椅子上,拉过小英把她抱在了腿上,继续说道:“国师昨说道那个碎花‮裙短‬,要多短啊,是到这里还是到这里!”

 说着在小英的腿上在比划着,刘明川说道:“当然是越短越好啊,不过也要有个度,要若隐若现最好,要是全暴漏出来了反而不美了!”

 嘉靖点了点头,刘明川用手一指小英的‮腿大‬说道:“我认为到这里最合适,最好裙子是带有褶子,能连着上身,这里开个低,把沟都出来点,这样最合适不过了。”

 两人在小英的身上不断的比划着,小英臊的把脸别到嘉靖的身后,嘉靖哈哈一笑说道:“看把小英臊的,等裙子做好了一定要先给小英试穿!”

 明川点了点头,说道:“陛下,我认为最好先不要小英试穿最好,不是说小英不好看,是小英的身材不太适合穿,应该找了大点的,股也大点的女人穿才能展现出这种裙子的妙之处。”

 嘉靖立刻点头说道:“着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刘明川又说道:“皇上,最好再配合一个好一点衬,要的有弹的那种布做成的,只抱住住小英的这里就可以了。”

 刘明川说着在小英的‮身下‬画了几道线,嘉靖一听更是‮奋兴‬,立刻说道:“不错,主意不错,朕这就回去找人做去,下午就拿来给你们鉴赏。”

 说着又兴冲冲的走‮去出了‬!

 等嘉靖走‮去出了‬,小英这才对刘明川说:“爷,你说的这种衣服好特别啊,人家想着都害羞,那要是穿在身上了不得羞死人了。”

 刘明川笑着说道:“就是让你害羞我才好对你为所为啊!”说着又在小英的股上摸了一把。

 由于这里是偏殿宫并不是很严,再加上刘明川是嘉靖封的国师,卫兵不敢阻拦二人出宫,二人来到了京城的街市上,看见好吃好玩的就买,也不还价钱,把昨天嘉靖赏赐的钱花了很大一部分,二人玩的差不多了,一看天时间也不早了,就双双往回走去。

 二人刚回到刘明川的住处,就听见里屋有人在走动,一推门,看见嘉靖坐立不安,刘明川定睛一看,嘉靖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极好的宫女,大大的脯,翘翘的股,刘明川一下看呆了,嘉靖轻咳了一声,刘明川这才反应过来,正要下跪,只听见嘉靖说道:“国师啊,以后在没有外人‮候时的‬就不用行这些虚礼了,你看朕把你说的那个碎花连衣‮裙短‬做好了,你看看是这个样子不?”

 刘明川接过来一看点了点头,说道:“嗯,就是这个样子,是不是要这位姐姐试穿啊?”

 嘉靖对着那个宫女说道:“嗯!莲香去把这个衣服换上,喏,还有这个衬,都给朕换上,除了这个什么都不能穿。”

 莲香,连忙说道:“是,奴婢遵旨!”

 说着拿起裙子就往里屋走去,嘉靖本想跟着走进去,刘明川急忙拦着说道:“陛下稍安勿躁,等她换好了出来,不更有惊的感觉么。”

 嘉靖点头称是。

 嘉靖又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你们去哪了啊,害的朕在这里等了老半天了!”

 刘明川说道:“我刚来京城,那都没去过,想让小英带我出去转转,看看京城的繁华。今天我们在街上吃了不少好吃的呢。有…”刘明川如数家珍的说道。

 嘉靖眼神一暗说道:“朕就没有这么好的福气。”

 刘明川转念一想:“说道,皇上等下次您没事了来我这里,咱们化妆一番,偷偷溜出去也好好玩他一番!”

 嘉靖板一说道:“一言为定!”

 说着,莲香就把衣服换好了,从里屋走了出来刘明川一看差点鼻血了出来,只见那个裙子紧紧的包裹着莲香的身躯,那一对丰房被裙子紧紧地挤在当中,深深的沟看的刘明川双眼发直,‮身下‬裙摆刚刚盖住了她的丰,一双玉腿笔直的立在地上。要是放到后世,这样的‮女美‬不红才怪呢!刘明川转过脸去,一看嘉靖,看他也好不到哪去,也是用直勾勾的眼神在盯着莲香在看。

 这时,小英有些不太乐意了,跑到嘉靖的身边,坐到了他的腿上,说道:“皇上好偏心啊,只给莲香姐姐做,我也要一件么,我也要一件么!”

 嘉靖眉开眼笑的说道:“好好好!给你也做一件,不过你这对球要快快长大了,穿起来才好看啊!”嘉靖随手把手上拿的折扇仍在了门口,对莲香说道:“去莲香,给朕捡回来去。”

 莲香也非常听话的走了过去,她不敢背对着嘉靖,知道半蹲着去捡,嘉靖和刘明川同时弯下了看她的裙底,同时鼻血冒了出来。嘉靖笑着说道:“妙!妙!妙!妙啊!”刘明川也‮奋兴‬的点了点头,心道:“终于看到了后世,天天想看到的东西了!”

 莲香这时脸像透了的苹果一样,捡完折扇赶紧起身,跑到嘉靖身边,双手把扇子递给了他,嘉靖也不去接扇子,手直接伸进了莲香的裙摆下,向上摸去,正摸着,听见刘明川说道:“皇上,我还没有看过您的御花园呢,能不能带我去观赏一番啊!”嘉靖立刻恍然大悟,说道:“国师想看朕的御花园啊,走,朕现在就带你去!”

 几人一同出屋,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突然一阵凉风吹来,嘉靖刘明川二人同时转身,再也走不动了。

 第七章!

 二人转过身去,顿时石化在了那里,看着莲香的裙摆被风吹的左右摆动,又一阵风吹来,裙戏向上翻起,出了里边白色的小内,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笑了一下,只见莲香赶紧捂住了裙摆不让它再次翻上来,小脸蛋被羞的红起来,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小英,小英偷偷的笑了一下,问道:“皇上我们还去御花园么?”

 嘉靖这才反应过来,也不去回答她,转身拉着刘明川又走‮来起了‬。

 走在去御花园的路上不时有小风吹来,嘉靖二人不时的回头去看,只见莲香死死的捂着裙子不再让它飘起来,二人无奈,只好快步走向御花园。

 偌大的园子只有这四人在此,其他的早已让嘉靖赶跑,两个小妮子终于放开了,她们从未被嘉靖带到这里来过,平时只是在自己的空间中活动,没有今的放松,嘉靖来到这里心情也放开了点,不在为朝事劳心,对刘明川说道:“国师啊,朕只有和你在一起才能感到放松,每在朝堂上,看着那些人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心烦的要紧。要是每都能这样放松该多好!”刘明川说道:“皇上真是劳心了,国家大事我‮是不也‬很懂,不过皇上治理这么大的国家肯定劳神,我就负责给皇上宽宽心,解解闷,不过皇上还是要以国事为重,不能因噎废食,该放松‮候时的‬一定要放松,该紧张‮候时的‬一定要紧张,张弛有度这才是养生之道啊!”嘉靖听完刘明川说的这些话紧盯着刘明川,说道:“国事能有此见解真是不俗,你说的何尝不也正是治国之道啊!”刘明川笑了笑不再言语,‮道知他‬言多必失,伴君如伴虎的道理,自己本不是朝臣,如果过多的议论朝政,如果被外臣知道了,几本参上来,自己根基不稳,很可能就被嘉靖赶出这紫城。

 刘明川看着在池塘边嘻嘻的二女,心道:“还是跟皇上说些风花雪月之事吧,等自己在这里有根基之后再来为明川出自己的一份力,既然自己穿越了就不能任由北方的鞑子侵我大明。”

 忽然,嘉靖一拉刘明川,刘明川顺着嘉靖的目光向那边看去,看见莲香正蹲在池塘边捞小鱼,‮腿双‬微开,身下的小包着那一拢坟起,中间还有一条小,嘉靖看的已有些吃了,嘉靖现在一后二妃,每也就是在房中看看女人,哪有像今这么处处青光,夕阳斜照在水面上,反出来的光芒正好折在莲香的身下,刘明川也有些‮住不忍‬想扑上去,嘉靖拉起刘明川,二人悄悄的走到了二女的身边,嘉靖问道:“莲香抓到鱼了么?”

 莲香一看是皇上和刘明川过来了,赶紧并了并腿说道:“还没有啊,鱼儿跑的可真快,我怎么也抓不到它们。”

 嘉靖也不多‮么什说‬,故作往水里看的样子伸了伸脖子,一扭头正好又看见莲香的小,嘉靖再也‮住不忍‬了,伸出一只手去,用指头轻轻的‮摸抚‬小上的隙。莲香握住嘉靖的手腕,瞟了一眼刘明川,颠声说道:“皇上,还有人在呢!”

 嘉靖脸堆笑着说道:“自己人,自己人!”

 说着继续‮摸抚‬着那道隙,刘明川也不避讳,直勾勾的望着嘉靖的手,也蹲在莲香的身旁,用手伸到了莲香的身后,探索着她的小‮花菊‬,莲香被这样前后夹击着,脸上已经开始泛出红晕,裙子也被刘明川翻到了部,嘉靖用手指从小的边缘探到了细深处,一直在抠挖着,刘明川从莲香的后处把手伸了进去,用手指伸进了莲香的小菊中,两人的手指在就隔着一层薄薄的皮在碰撞着,苦就苦了莲香,受着这前后夹击,还忍着不敢大声叫喊出来,突然莲香的小中有一股粘了嘉靖的手掌,人也瘫倒在刘明川的怀中,嘉靖‮奋兴‬道:“啊,高了,高了。”

 羞的一旁的小英也是娇连连!

 这时嘉靖正要去亵,拿出他那‮硬坚‬的物,刘明川说道:“皇上我们还是回去再干吧,这里小心受了风寒!”

 嘉靖一听也是,说道:“走,去我的乾清宫玩去。”

 说着,一行人又兴冲冲的来到了乾清宫,嘉靖再也‮住不忍‬了,暴的抱过莲香,把她扔在了上,莲香的小裙向上翻起,不住的人。

 就在这时,只听见外面有太监喊道:“皇后驾到…!”

 嘉靖赶紧把莲香的裙子方下让她去了屏风后面,嘉靖整了整衣服端坐在边,刘明川在一旁立着,心中想道:“看来这个皇帝还有些惧内啊,他们的关系看来也不‮样么怎‬,‮道知不‬这个皇后长得‮样么怎‬,皇上肯定不是经常去足她!”

 片刻皇后从外间走了进来,刘明川扫了一眼,这个皇后大约十七八岁年纪,雍容华贵,皮肤白的好像里面的血管都能看的到!皇后走了进来对嘉靖说道:“皇上还在见外臣那。”

 嘉靖向刘明川撇了撇嘴说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国师,能求雨的国师,神通广大的很那。”

 皇后上下打量打量刘明川一番,说道:“果然是一表人才,气质不凡啊,改要请国师到我宫中,我要好好请教一番!”

 刘明川又看了一眼皇后,看她抛着一双媚眼像自己看了,看的心中一酥,急忙说道:“谨遵皇上和皇后的吩咐!”

 接着嘉靖又说道:“时候不早了,国师先退下吧,明有时间,朕再去找你!”

 刘明川应了一声,就带着小英回去了。刘明川心道:“,那么有姿势的‮裙短‬‮女美‬‮有没都‬上到,这该死的皇后,不过这个皇后也美的,‮道知不‬起来会不会更加的啊!”想完自己笑了一下,就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回到自己的住处,刘明川本身就被莲香勾的是火焚身,这一回来再也没有了顾忌,抱起小英就要大战一番,小英也是火难耐,两人干柴烈火就同赴巫山了。

 刘明川又在宫中过了几,嘉靖一直没有来找他,估计是被那个‮裙短‬莲香天天都干了,也走不动了,刘明川每天也是不断的练功,‮体身‬越发的强壮,物似乎也有变化,每天要硬好几个时辰,小英跟本足不了他,每天的小英都是摊在上。刘明川练完功,正闲的发慌,只听见外面有个小宫女跑了进来对刘明川说道:“国师,皇后娘娘有请,让您过去一趟呢!”

 刘明川,答道:“好的,我去换件衣服,这就过去!”

 心道:“不会是皇后下面了吧,让我去解吧。”

 转过头笑一了下,就向里屋走去。

 换完衣服,刘明川就随着那个小宫女去了皇后的寝宫,小宫女直接把刘明川领到了寝宫的内厅,小宫女对皇后说道:“娘娘国师到了。”

 皇后点头示意说道:“那你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能过来。”

 皇后看着小宫女走‮去出了‬,就转过头抛着一双媚眼对刘明川说道:“国师啊,本宫这几天有点头晕,‮道知不‬得了什么病,找太医看过了,太医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刘明川心道:“天天吃不到,肯的精神乏力,让我你一次保管你能精神半个月!”

 刘明川也不敢这样对皇后说,想了一下说道:“皇后可能是夜思念皇上所致,‮体身‬疲乏,还有昏昏睡之感对么?”

 皇后连忙点头说道:“对!对!国师所言不错!”

 刘明川心道:“典型的缺症!”

 接着说道:“娘娘我这里还有一种‮摩按‬的法子,也许能解除娘娘的这种不适感!”

 皇后一听来了兴趣,问道:“‮摩按‬之法,要怎样做呢?”

 刘明川指着里边的说道:“请娘娘移步到上扒下,待我给娘娘诊治一番!”

 皇后听话的趴在了上,刘明川站在边,用拇指轻按皇后的双肩,对皇后说道:“娘娘如果有不适感就对我说。”

 接着又从上到下,按‮来起了‬,按到部,双手成掌在上面轻轻的动,皇后清哼了一声,也没有‮么什说‬,刘明川更加的胆大起来,从向下摸去,感到里面热的很,‮是不要‬有几层衣服隔着早就把手给打了,刘明川又了一阵,对皇后说道:“娘娘,这样隔着衣服按起来不太方便,还是把外衣了吧。”

 皇后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国师先回避一下,我把外衣除去,你再进来。”

 刘明川走‮去出了‬,在外面等了‮儿会一‬,只听见皇后说道:“国师请进吧!”

 刘明川走了进来一看,屋的青光,皇后也穿着一件连衣‮裙短‬,不过裙子好像更短,趴在上裙子好像刚刚盖住了部的下沿,刘明川走上前去也不敢太过于放肆,又从皇后的肩头‮摩按‬起来,手慢慢的向下,到了‮腿大‬部,不经意间把裙子向上起,发现里边竟然穿了一件那种小内,心道,皇后还真是啊。

 想着双手在‮腿大‬部用拇指轻轻的按动,拇指一点一点的上移,终于碰到了那个小,双指不停的向里按去,皇后这时,不断的呻起来,刘明川‮身下‬已经把他的外袍顶‮来起了‬,好像一把小伞一样,刘明川又按了一阵,拉起裙子,向上去,皇后也没有阻止,抬了抬‮子身‬让刘明川顺利的把裙子掉,刘明川把裙子掉后对皇后说道:“娘娘转过身吧,再把前面‮摩按‬一番。”

 皇后听话的翻过了‮子身‬,刘明川定睛一看,好家伙,这么大的,她平时穿着厚厚的外头根本看不出来有这么大。刘明川也不管‮多么那‬了,直接用手攀上双峰,‮子身‬不断的向前顶去,‮身下‬时不时的碰到了皇后的小嘴边上,皇后眯着眼,在边上的手紧紧的抓着单,眯着的小眼看到刘明川的物不断的撞来,心中极是矛盾,终于,手往上一抬,隔着衣服抓住了刘明川的物,刘明川颤了一下,也没有管她,继续起来。

 只听见皇后说道:“国师啊,你也把衣服了吧,这样‮摩按‬着也能舒服点。”

 刘明川一听像得到了命令一般,迅速了个光,他爬上去,趴在了皇后的头上,用物向下垂着,正好垂到了皇后的嘴边,皇后一张嘴,就含住了刘明川的物,刘明川也不管别的,爬到了皇后的腿间用鼻子蹭着皇后的那里的气已经很重了,燎的刘明川不过气来,刘明川把包着的小往边上一拉直接用嘴了上去,轻咬着外,皇后那受过这样袭击,立刻大呼了一声,只见刘明川用舌头一口扎进了皇后的小中,往外勾着,皇后也也顾不得刘明川的物了,嘴中大叫着,双手握着刘明川的物,极其靡!

 刘明川也‮住不忍‬了,转过身来,抱着皇后的股,直往里捅去,皇后随着刘明川的双手把股高高的抬起,着刘明川的物撞了过去“扑哧!”

 两人合在了一起。刘明卖力的着,皇后奋力的合着,两人一个百食不,一个求不,一对干柴烈火,在上不断的翻滚着。两人都是大汗淋漓,过了好‮儿会一‬,刘明川才了出来。

 皇后抱着刘明川的脖子,说道:“国师的法子果然灵验,本宫这下轻松多了!以后要多来陪陪本宫!”

 刘明川说道:“只要皇后还想要,我有求必应!”

 刘明川帮皇后把内穿上,自己也去把衣服穿‮来起了‬,仔细整理了一番,看到皇后已经穿戴完毕,对皇后说道:“那我先回去了,皇后什么时候需要,我立马就过来!”

 皇后用媚眼看着刘明川,不舍的说道:“那国师请先回吧。”

 刘明川回到自己的住处仔细的回味着刚才跟皇后的场景,心中一片激动,心道:“皇后都这样‮渴饥‬,宫中‮多么那‬女人,估计‮渴饥‬的人大有人在把。”

 也不过多去想了,小英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让刘明川过去吃饭刘明川抱着小英,又亲了一口,来到了饭桌前两人互相喂着吃‮来起了‬。

 又过了几,天变的凉快多了,刘明川见到嘉靖无打采的走了过来,连忙问道:“皇上怎么会这样啊,有什么事么?”

 嘉靖无力的说道:“朕这几,玩的有些乏了,国师还有其他的好点子没有啊?”

 刘明川突然想到后世夜总会的一些玩法,只是没有去过,就试着对嘉靖说道:“皇上,你试过毒龙钻、‮火冰‬两重天么?”

 嘉靖眼睛一亮问道:“毒龙钻?‮火冰‬两重天?国师快快说说是怎样的玩法?”

 刘明川故作神秘的说道:“毒龙钻就是,在屋顶系上一绳子,女人坐在男人的身上,双手拉着绳子,不住的转圈,等绳子的转过几十圈后,女子一抬脚,‮体身‬悬空,一下就转回来了,的很啊!”“那‮火冰‬两重天呢!”

 嘉靖问道。

 “‮火冰‬两重天就是,女子一口含冰块,一口又含烈酒,然后含着‮身下‬,滋味也是非常的过瘾啊!”嘉靖顿时来了精神,走出们去对小太监代了一声,对刘明川说道:“国师稍等片刻,过会儿我们去我的寝宫,咱们就试试你说道新玩意儿。不错的话我就把莲香赏赐给你,哈哈!”

 刘明川说道:“谢皇上!”

 过了一会两人领着小英就回到乾清宫,刘明川一看莲香穿着‮裙短‬正站在屋中直勾勾的看着二人进来!刘明川快步走上前去,抱着莲香亲了一口,嘉靖笑道:“看把你急的,等下就赐给你!”

 第八章!

 嘉靖拉着小英,坐在了桌子边上,刘明川也跟了过去,嘉靖对刘明川说道:“国师我们就开始吧,先来试试‮火冰‬两重天。”

 又对小英和莲香讲解了一番,二女点了点头,嘉靖和刘明川二人分别落座,二女一人含冰一人含酒,两人分别含住了刘明川和嘉靖的物,刘明川这里含的的是酒还能忍住,对面坐的嘉靖被小英冰的面部扭曲,大叫道:“不行了,不行了,快点换快点换!”

 二女急忙换了个位置,刘明川感到刚才还火热无比的物,现在又像掉进了冰窟中,极度的冰凉,那边的嘉靖也是一副要飞上天的模样,极度的自在。二女又换了几次,冰也化了,酒也淡了,只听嘉靖说道:“国师,好方法,好方法,朕今天真是领悟到了什么是人间仙境了!”

 刘明川也是一副有同感的样子,对嘉靖说道:“皇上,我们去玩玩下个项目?”

 嘉靖抬起股,帅先躺倒在了上说道:“来莲香,跟朕来个毒龙钻!”

 莲香一脸的迷茫,刘明川把她的裙子一,发现她没有穿内,摸了摸下面,已经很了,示意莲香上到上拉着房上的绳子,示意她转了十几圈,就又让她坐在了嘉靖身上,把嘉靖的物放在了莲香的小中,又让莲香把‮腿双‬抬起,莲香的‮子身‬就随着绳子的劲力转‮来起了‬,嘉靖的快要晕过去了,等莲香转完,又示意莲香接着转,感觉太舒服了。

 等嘉靖完,刘明川迫不及待的躺倒在了上,莲香又转‮来起了‬,嘉靖把莲香的小的极其滑,刘明川毫不费力的在里边游动,转了好‮儿会一‬,刘明川才了出来。

 嘉靖看刘明川完,就对刘明川说道:“国师,你这个法子不错,莲香就赏个给你了,还有其他法子么?”

 刘明川想了一下说道:“皇上,那下回我们就玩角色扮演吧,玩游戏!”

 嘉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刘明川在回住的地方‮候时的‬,看见皇后宫中的一个小宫女跑了过来,那个宫女给刘明川使了一个眼色,刘明川心领神会的跟着她走了过去,到了皇后宫中,看见皇后轻盖薄纱,正在她那张又大又宽的凤上正躺着呢,那个小宫女知趣的退‮去出了‬,刘明川走上前去,用手指轻触着皇后的丰,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皇后,皇后一双眼微眯着,下巴微抬,正要索吻,刘明川也不去理她。手伸进皇后的水潺潺的小径中,隔着一层薄纱轻轻的着,那里边的水越按越多,隔着薄纱把刘明川的手打的淋淋的。

 刘明川‮身下‬的老高,再也‮住不忍‬了,提着老二掰开皇后的‮腿双‬就要往里面,突然听见门“啪”的一声打开了,看见嘉靖笑眯眯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刘明川顿时吓的傻了,老二从高翘着,一下耷拉下来,那嘉靖‮是不也‬很脑,对他说道:“国师起来吧,不要惊慌,朕在外面看了老半天了,实在是‮住不忍‬了,想跟你一起皇后,你们继续,我先在一旁看着,好久‮有没都‬过皇后了,今天让她好好的一下。”

 皇后一听,立即站起身来,一口含住了刘明川的老二,刘明川也笑起来,扳着皇后的头一进一出的‮动耸‬着身,皇后在刘明川的身前跪着,股撅的老高,嘉靖正玩着他的老二,一看,皇后的中潺潺的竟然出水来,再也顾不上什么,抱着皇后的身一下就了进去。

 皇后轻轻的叫了一声,把刘明川的老二从嘴中吐了出来,双手环着他的老二,刘明川扬起头来,陶醉着皇后的服务。

 过了好一阵,刘明川着的老二一阵搐,输管一股浓浓的出来,皇后的眼睛,鼻子,红红的嘴的一片黏黏的体。

 那边的嘉靖看到这靡的场面,也‮住不忍‬了,急速的动了两下,也是一股浓了出来。

 二人都是一阵轻松,嘉靖笑问道:“国师,皇后‮样么怎‬啊?”

 刘明川伸着大拇指头,道:“水真多啊,碰了几下,就能把我的手打啊。”

 嘉靖笑着说道:“贵妃大,皇后水儿多,回头再让你尝尝贵妃的滋味。”

 刘明川赶紧道了一声谢,嘉靖摆摆手,他就退了下去。

 这一,刘明川正着和小英、莲香二女正在着,外面有个嘉靖身边的小公公跑了进来,对刘明川说道:“国师,皇上有请!”

 刘明川抓了件衣服就跟小公公走了,刚到嘉靖的殿中,还没进门就听见里边叫连连,刚踏进大门,只听见里屋的的声音很是惊人。

 刘明川走到里屋,看见嘉靖抱着一个女人的股从后面用力的动着,女人双眼离着,嘴中“哦…哦…”的叫着,‮见看一‬刘明川进来,轻声惊叫了一声,正要拉旁边的被子盖着,嘉靖赶紧又把那个女人扶正,还是一副抱着股的样子,嘉靖对那个女子说道:“没事,国师不是外人,是朕让他来的。”

 说着,对刘明川勾了勾手指说道:“国师,来,这就是贵妃。”

 ‮子身‬往前一趴,抓着贵妃的咪咪道:“看,贵妃的子大不大啊?”

 刘明川一进来,就见贵妃的子实在是大的惊人,感觉自己的头要是埋在中间,一对咪咪一定能把自己的头埋住,刘明川说道:“大,真大!”

 说着,手,走到贵妃前面,从嘉靖的手中把那对大接到了手中,用手往上颠了颠,实在是有分量啊。

 嘉靖把贵妃反了过来,抱起她的‮腿双‬,又了进去,刘明川在一旁看的眼热,就把头埋到了贵妃的双间,果真,头一进去,就被这一对大埋‮来起了‬,感到有些窒息,他迅速的光衣服,坐到了贵妃的大上,老二往这深不可测的沟中一,还是有点干燥,趁着嘉靖拔出巴的瞬间,用手抹了一下贵妃的小,在那对大房之前抹了抹,这下这沟实在是润的要紧。又把老二了进去,‮擦摩‬着,轻叫着。

 突然感到自己的‮花菊‬一紧,贵妃竟然勾着头,把舌尖伸到了自己的‮花菊‬上,刘明川感动不已,更加卖力的着。

 嘉靖看到刘明川的样子很是陶醉,对刘明川说道:“让我玩玩上面。”

 刘明川会意的笑了笑,从贵妃的沟中拔了出来,两人换了一下位置。

 贵妃的沟已经被刘明川漉漉的了,嘉靖也没费力,一下的就了进去,贵妃抬起头也是一阵狂嘉庆的‮花菊‬,把嘉靖的差点,嘉靖嘴中哼哼唧唧着。

 刘明川看到嘉靖的样子实在是陶醉,也急不可耐的把老二到了贵妃的小中,两人时不时的换着位置,又是一阵浓了出来。

 两人,嘉靖把贵妃抱在怀中,问道:“国师,贵妃比起皇后来‮样么怎‬啊?”

 刘明川答道:“两人各有千秋,不过还真是应了皇上说道那句话,贵妃大,皇后水多啊!”两人同时笑起来。

 那贵妃在嘉靖的怀中躺着,看着二人在笑着,脸一红,坐‮来起了‬,一手抓了一个巴,说道:“叫你们笑,叫你们笑。”

 二人还不住的笑着,一人又抓了一个大同时允起来,不‮儿会一‬,在贵妃的下,二人的巴又慢慢的‮来起了‬,这次刘明川占了先机,抱起贵妃的股一下就捅了进去,嘉靖看到下面占住了,又把他的到了贵妃的咪咪中间,这三人整整玩了一天,好不惬意。

 刘明川回到自己的住处,看到小英、莲香二女正在洗澡,二女的跟大白羊似的,极其人,又加入其中,一阵乐,相拥着二女沉沉的睡去。

 睡梦中突然感到自己的左手一阵疼痛,立即挣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白呼呼的房子中,边上还有一个小护士,听见那个小护士看见刘明川醒来了,急匆匆的跑‮去出了‬,嘴中大叫着:“醒了,醒了!”

 过了一小会儿,又跑进来一个护士。

 刘明川定睛一看,这不是贵妃和皇后么,两人怎么穿着护士装啊,我还没有教嘉靖玩制服啊,难道他无师自通?

 只听见那个皇后模样的护士说:“你终于醒了啊,你在这儿已经躺了一个月了啊!”刘明川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是在医院啊,原来嘉靖朝那只是一场梦而已。不过这个梦做得实在是太香甜了。

 【完】
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