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4.第3则
  X月X

 昨天夜里,我梦见你了,晴儿!那怎么就不是现实啊?

 昨天下午,舅舅离开后,替你进食的时候,我就想给你洗个澡。这两个月,住在医院里,每天只能给你擦擦,那能洗干净什么呀!你那么爱清洁,你一定早就受不了了吧?

 打完了最后的一点食物,用温水冲了胃管,揩干净了你嘴边刚出的口涎,我站起身来,端着食具盘出去搁下,一会儿又进来,端详着你的脸,笑着对你说:“你现在成了馋猫了,一天得吃六七次呢,晚上都还要隔两个小时进食一次,呵呵,来,先躺会儿,我去清洁清洁浴缸,准备热水…还真得感谢妈妈呀,我们的热水器居然没卖,浴霸居然还能用,浴缸也好好地躺在那里呢,我记得这些好东西好像都是她老人家坚决反对才保住的哟。现在看来,当初她保住的任何一样家具,对我们来说,都不啻一笔丰厚的财富呀!”

 你听听,我是不是特罗嗦呀?

 我照例亲了亲你的额头,就出去洗浴缸。

 我很是仔细地擦洗了浴缸,一点污垢也不肯落下。等到的很干净了,我才去放水,放好了水,我又到阳台上去,从花钵里掐了些‮花菊‬来撒在水里,试了试水温,这才去卧室。

 晴儿,我够仔细了吧?

 我先替你准备好换洗衣服,然后才将被子揭开,慢慢给你衣服。

 你洁白的**依然动人!

 这是和脸部的丑陋很不相称的女人的‮子身‬啊!

 洁白的脯,两座雪一样的山峰,红的晕,樱桃般的**,平坦的‮腹小‬,雪白修长的‮腿双‬,无一处不现出青春的气息,无一处不显出鲜活的生的活力!

 晴儿,你还是这样美!

 可是,这又分明就是一具植物人的躯体!

 它已经不知道用坚的**来引导我的双手去温情‮摩抚‬了,也不知道用平坦的‮腹小‬惑我的眼球含情地凝视了,它更不知道‮动扭‬雪白光洁的‮腿双‬来接纳我的原始的冲动了…它明明就是一具没有任何思想,没有任何情感,没有任何**冲动的植物人的躯体!

 光了你的衣服子,清理干净了你身上的秽物,我才抱了你便往浴室去。

 我将你轻轻地放进了浴缸,把你的头高高地仰放在缸沿,先替你洗了头。晴儿,真惭愧呀,让你成了短头发!不过,现在总比刚做完手术好,那时你还是个光头呢,呵呵!

 等我用吹风吹干了你的头发,我才开始为你洗‮子身‬。我洗得很仔细,因为你不会动,洗来很是吃力。好不容易洗干净了,把你站起来,擦拭干了,又抱了去卧室。

 将你平放在上,我的眼睛注视着你的‮子身‬,仅仅一秒钟不到,便闭上了。我深了一口气,心的陶醉。我能真切地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热,既而发烫,呼吸也跟着急促了,心跳也加快了。我明白,看了你仍然动人的**,尤其是闻到了混合着沐浴的你特有的体香之后,我那压抑已久的男人的**已经被活了。

 刚出浴的你的‮子身‬有着‮大巨‬的杀伤力啊!

 记得吗,只要你将**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眼睛便会发出贪婪的绿光(这可是你笑话我说的),都会忍不住把你抱住,然后从头一路狂吻到脚,直吻得我们两人狂合在一起,狂泻了原始的**方才作罢。

 晴儿,你知道我喜欢你缎子般光滑的皮肤,喜欢你玲珑优美的曲线,更喜欢你感的双峰和两峰之间的人的沟。以前,你还拥有一张让女人嫉妒得要命的脸。那时的你,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仙子。你还记得我常问你的问题吗?你为什么要让我拣这么大的便宜?你一朵鲜花在我这堆牛粪上是不是不划算?按说来,你应该找个人帅钱多的主儿才对得起你的这张脸和这副身材!我除了人长得还差强人意之外,钱,可是太少了点啊!你每次都笑着不肯回答,实在急了,就会忍不住地骂我:“死相,人家喜欢你裆里的玩意儿,你听了是不是特高兴呀!”我捞了个没趣,便总会一把将你按倒在上,狂吻一气,然后一溜了之,气得你把上的枕头、被子一阵扔,我便在客厅或者另一间卧室哈哈大笑。

 想起以前的种种欢乐,再看看眼前你的**,我长了一口气后。晴儿,你知道我从强烈的**冲突中挣脱出来,有多艰难么?

 给你穿衣服的时候,我将你的上半身扶起来,先替你穿‮衣内‬,手指却不小心触到了你的**,我的手便不由得一颤,其实,心颤抖得更厉害。我害怕自己干蠢事,连忙帮你穿好,又熟练地帮你穿上睡衣,平放下后,又为你穿好贴了的内

 我的手在你的‮身下‬停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知道你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我有感觉。

 我双眼微闭,微微仰起头,醉在一片混沌里。我的双手留恋地在你的‮腿大‬内侧游移‮摩抚‬,好一阵后,突然感到一阵惊悸,双手像触了电似的,迅速地了出来。

 我憎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到哭无泪,心里空空地,有一阵甚至感觉到内脏也都被掏空了,自己已经成了一具空壳。

 后来的一阵大恸,似乎涌自心脏,然后向全身扩散,我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可是梗在咽喉部位的痛楚,几乎在好几十秒之后,才哇地被吐出。我一头埋在了你的手掌里,用一种痛到极点的感觉呼喊:“晴儿哪,你醒醒吧,我都快要疯了…”

 晴儿,你都听见了吗?

 也许男人天生眼泪少,哭了一会,我便收住了泪,将被子拉过来替你盖上了,然后便收拾了换下的衣服子走出了卧室,进洗手间去了。

 等衣洗出来,拿去阳台晾了,我便又去另两间卧室收拾破旧,整理归纳,一直忙到华灯初上,好歹收拾得整齐了。

 “该做晚饭了!”我回头对你说,可是好一阵,我站在窗前都一动不动,并不去厨房,而是去看着窗外的城市。我看那些密集的灯火怎样像星星一样撒天空和大地,看那些动的车灯打出的光柱怎样在大街上汇成明亮的河,觉得一切都那么生机盎然,就连黑夜也遮挡不住城市的生命的动。晴儿,那些没有生命的事物都充了生机,你还有生命,怎么就没有了活力呢?

 站了一阵,我最后还是到厨房去了。

 当我忙完我们的饮食,又为你擦了一遍已经被脏了的‮身下‬,再为你做了头面部和四肢的‮摩按‬,这才捶了捶后,揭开被子躺了下去。

 也许是太累,我‮子身‬一沾便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看见你向我走来,我心头大喜,忙翻身爬了起来,而且一下子就把你拉了过来!

 “晴儿,晴儿,原来你好了!”我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奋兴‬地说,一双大手紧握着你的小手,生怕你会突然飞走了似的。

 “萧可,你疼我了!”你娇嗔地道“萧可,想我了么?”

 “想,想死我了!”我说,手松了些,但却不肯放“我的乖晴儿,你都知道这两个月来,我是怎么过的么?白天,我守在你的病前,晚上,我一个人独自入睡,没有你的日子,天都是灰的呀。”

 “我知道你的苦,我都知道!”你呢喃着说,一边就将‮子身‬偎依在了我怀里。

 朦胧中,我感觉到自己充实地拥抱着你了,你的‮子身‬是那么温软,那么香气馥郁,那么拨人的热情。我的压抑已久的**一下子就被你点燃了。

 这种久违了的冲动,奔向了我的脑门,我不顾一切地解开你的衣服,将手伸向你的怀里,将嘴凑近了你的小嘴。

 我感觉你立即了上来,而且用你的叩开了我的

 一阵热烈的亲吻,我分明感觉你将环扣在我项上的双手滑了下去,一手‮摩抚‬着我脯,另一只手还牵引着我的手,伸进你的‮腹小‬下面去…我已经把持不住,双手在你的前和‮腹小‬下面游移,嘴也从你的边下移,经你月光般白亮的颈项,一直到你白玉般的脯…

 一阵狂合,一阵畅意的生命本能的泻,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一种从未有过的放下千斤重担的深长的慵懒…

 可是裆里的一阵冰凉感觉却吓了我一跳。

 一个灵,我醒了。醒过来才知道,我这不是和真正的你在合,而是自溢了!

 晴儿,我是一个已婚男人啊,晴儿!我怎么就只能梦遗了呢?

 晴儿,你感觉到了吗,我翻身坐起,一长身跪在上,看着睡中的你的目光,是不是特别深情?我眼角不期然下的滚热的泪水,是不是在黎明格外晶莹?

 我的眼前,城市的灯火映照着雪白的墙壁,正一闪一闪地淌,窗外,东边的第一道亮,正缓缓唤醒睡的城市。

 晴儿,我就是那你生命中的那一抹亮睡的你,就由我来唤醒吧!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