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11.第10则
  X月X

 昨天放学后,许朵赶了回来,急火火地问我:“姐夫,钱呢?有吗?”

 我知道欠帐到期了。不由觉得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你出院就近一个月了。

 “我已经凑了六千块钱,拿去吧。”我说,一边将苏姐给我的五千块钱和这段时间得的小费一千块一起递给了她“我陪你去还吧!”

 “不用了,才几千块,未必还怕我掉了?”许朵笑着道。

 我不再说什么。

 今天一大早,许朵便匆匆走了。等我晚上下班回来,她却给家里打来个电话,叫我到‮民人‬花园去见她。

 接到她的电话我就有一种心惊跳的不祥之感。难道是途中丢了钱?

 我跟爸爸妈妈说了声许朵找我有事,便急忙下楼打的赶到了‮民人‬花园。

 ‮民人‬花园位于许朵学校附近,以前这里要凭门票才能进去,现在这里完全开放,成了市民免费休闲的一个去处。

 许朵在花园门外正焦急地徘徊,见我从车上下来,立即便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不再动了。

 我见她一身完好,放下了提到嗓子眼里的心。心想:最坏的消息可能是钱掉了,或者被窃,或者被抢,好在人没事!

 “许朵,什么事?”我上前去问。

 “先别问,这里人多,我们到里面去说。”许朵神色慌张地对我说。

 我觉得问题可能出在其他地方了,便跟着她往里走。

 许朵在前,走过一段冬青夹道的卵石甬道,又转过一片竹林,最后来到了一株紫藤下,见四周没人,她终于停了下来,我们便坐在了紫藤架下的石凳上。

 “现在说吧。”我催促道。

 许朵望着我,脸上晴不定,忽悲忽喜的样子,令人捉摸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姐夫,我…”她终于开口,但却言又止。

 我急了,冲她大声地说:“许朵,你也是大人了,你应该知道我晚上时间很宝贵的,有什么你还不快说,难道你要你姐姐在家里瞎等!”

 “姐夫…”许朵听我说话声音大了,竟然眼泪直滚,伤心地哭了。

 我慌了。许朵这是怎么了?她以前可从不扭捏,也从不哭鼻子呀!

 “对不起呀,许朵。姐夫不再大声说你了,可是,有什么你得说呀,你知道你姐夫没空啊!”我小心地安慰道。

 “姐夫…”许朵哭得更大声了,而且‮子身‬一歪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她将头埋在我的怀里,手不由自主似的伸过来,抱住了我的。我忙伸出双臂去,抱着她的肩背,莫名其妙地拍着她,一边问:“许朵,是不是钱被人偷了?钱掉了是小事,你不必这样伤心!”

 “不是,姐夫!”许朵哭着说“钱还在,我没敢让人偷去。”

 “那…会是什么事?什么事能够让我们的朵大‮姐小‬哭鼻子?”我笑了,既然钱没掉,应该就没啥大不了的事,我想。

 “姐夫,我…”许朵依然言又止。

 “说啊,我都急死了!”我是真急了。许朵今天反常得真是稀奇古怪。

 “姐夫,我没还钱。”许朵说。

 “没还钱?那有什么好哭的?”我笑道“反正还没过期,我们现在就去还了得了!”

 “我,我,我是用‮子身‬抵了债…”

 我猛然把她掀开,惊得都呆了。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她,见她泪眼婆娑,楚楚可怜,双肩还因为哭泣而不停地*动。我心中一阵难过,不由得又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喃喃地道:“许朵,你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

 晴儿,请原谅我将妹妹揽在了怀里,我没有别的企图,我只是毫无意识地把她揽进怀里的,我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思考。

 “我只想让姐夫能有多点钱,好好过正常人的日子…呜…”许朵在我怀里终于大声地哭了起来。

 我的眼泪也了下来,我没想到,许朵为了我竟然会这样做。我不知道该吝惜她还是该责备她,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我的颜面已经然无存了。

 晴儿,我可以对不起你,因为我和你共着一条命,但我有什么资格让自己的小姨子做出这样的牺牲啊?

 许朵偎依在我怀里哭泣,我们暂时就像一对情侣,搂抱着坐在紫藤架下的石凳上,冰凉的石凳并没能使我有多冷静。我忘了自己怀里抱的人的小姨子‮份身‬,我甚至去‮摩抚‬她的秀发,用下巴去蹭她的额头,喃喃地告诉她:“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傻到这种地步!你要你姐夫如何来偿还对你的亏欠!”

 许朵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望着我说:“姐夫,你没有欠我什么,你没有,是我自己堕落,是我自己不好…呜…呜…”

 我把她紧紧地抱住,让我们‮体身‬能够紧紧地贴着。我知道,这时候什么有声语言也不及无声的‮体身‬语言能表达我内心的愧疚。

 “姐夫,我就想你对姐姐好点,好好照顾她,别让她离开我们!我不要你亏欠我什么,我要你好好对我和姐姐…”许朵的嘴搁在我的肩膀上,一边哭泣一边说,声音凄楚到了极点。

 晴儿,记住,这就是你的妹妹,一个能为姐姐和姐夫牺牲自己的人!

 我感觉到肩膀上的动,仰起脸来,让眼泪吧嗒吧嗒地下,掉进她如云的秀发里。突然,我感觉我的脖子上一阵冰凉,然后有一点微微发。我心里一阵悸动,我明白,许朵正用她那冰凉的轻轻地吻我的脖子!

 “许朵,不要这样…”我吃力地说。

 她的嘴立即从我的脖子上离开了,但是却马上覆盖到了我的脸上!她还将她的脯死死地抵住了我的脯,两团柔软的东西顶得我心里像被猫爪子挠一样,手上便不由自主地用上了力。我的双手原本抱着她的肩背,现在我的手竟然开始在她的背上‮摩抚‬开来,甚至下滑到她的间,而且还有下滑的趋势。

 她将嘴在我脸上轻吻了一阵,见我虽然嘴上没有反应,双手却在动作,竟然将嘴移到了我的边,双手突然用劲将我的头往她身前一揽,就将我的嘴和她的嘴对接上了。

 我似乎很久没有品尝过接吻的滋味了,很久很久了。一种重新获得的冲动在我心头涌起,我的双手猛地抱住许朵的头,和她热烈地吻在了一起。

 一阵大汗淋漓,一阵神智混乱…

 晴儿,我正走向一条让自己都害怕的不归路,现在,我连乞求你宽恕的勇气都没有!

 正在我们犯着傻,越过了姐夫和小姨子的基本防线的时候,一对恋人从我们身边经过,吓得我猛地挣脱了许朵,陡地站了起来。

 “许朵,我们不能!”我喃喃地说,尽管没有得到释放,整个‮子身‬像快要爆炸似地痛苦,但我还是强抑下了。

 许朵深深地了一口气,然后又长长地呼了出来,之后,脸上涌上了足与幸福。

 “姐夫,我是不是很下?”她站起来,挽着我的手臂,头靠着我的肩膀,慵懒地问。

 “许朵,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我没有拒绝她挽我的手臂“姐夫才是下,对不对?”

 “不!姐夫,不!”许朵几乎要大叫起来“我更不许你这样说自己!我不许!你是我的好姐夫,只有你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和我想要回什么!也只有你,才肯为了姐姐做出那么大的牺牲!”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我知道她失去了什么,也知道她要什么,可我却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晴儿,你告诉我,我失去的是什么,我需要的又是什么!

 “姐夫,送我回学校去吧,有点晚了!”

 “好吧,我送你!”

 送许朵回学校后,许朵将我给她的六千块钱还给了我,说是她在学校拿那么多钱没法保管,我打的回了家。妈妈见我回来,便问:“许朵叫你什么事?”

 “一点小事。”我淡淡地说“她上次帮我借的钱到期了,要我拿钱去还。”

 “还了吗?”妈妈关心地问。

 “还了。”我说。

 “你才上班二十来天,哪来的钱?”

 “向公司借的。”

 “唉,帐都还完了吗?”妈妈叹息着问,咳了一声。

 “还完了。”我说“妈,你生病了?”

 “一点感冒,没事!”妈妈说。

 “吃药了吗?”我问“你带备用药了没有?”

 “人老了,容易生病,我当然带了备用药的,已经吃了,会好的。你去休息吧,别太累着自己了。”妈妈关心地说。

 “好,你也早些睡。”我说着,就进了我们的卧室。晴儿,忙完你身上的事,都快十二点了呢。

 晴儿,今天和许朵的事,我不求你能原谅,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