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36.第20则(2)
  门外是皓洁。

 我现在怕的就是被身边的人看见自己这副模样,害怕他们问起受伤的原因,哪里肯让她进来:“皓洁,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到这里来做什么?”

 “可哥哥,开门啊,进屋和你说。”皓洁在门外说。

 “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不肯开门。

 “可哥哥,今天怎么啦,连妹妹都不让进屋啦?”皓洁娇嗔着道“是不是带什么不该带的人回家了哇?做得这么神秘!”

 “没有哇,我很累了,已经睡了!”我说,就怕她这么歪说。

 “没有?不会吧?那怎么不敢开门?”皓洁是有倔脾气的,她那魔鬼似的手指竟然按在门铃上不拿下来,害得我耳边难受极了。

 “皓洁,你真调皮,害你哥瞌睡都得不到好睡!”我无奈地打开门,对这个疯丫头说“你真是不懂事!”

 “可哥哥,人家不放心你和晴姐姐嘛!”皓洁见我打开了门,‮子身‬一偏就进了门。

 这丫头一进门就往我们卧室里去了,并没发现我脸上的伤。我暗自庆幸。我不敢进卧室去,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开了电视来看。

 皓洁一会儿便从卧室出来了,她站在我身后,双手搭在我肩头道:“可哥哥,今天怎么没从门市过啊?是不是真带人回来了?”

 “疯丫头,想哪去了?”我笑着道“我有那本事嘛我?”

 “切,我可哥哥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呵呵!”她双手在我肩头突然用了一下力。

 她这一用力,我立即痛得龇牙咧嘴,冷汗直冒,忍不住就发出了一声轻吁。

 “怎么啦,可哥哥?疼你了哇?”皓洁听我轻吁,立即关心地问。

 我哪能让她看出破绽,连忙道:“没,没事!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好的‮摩按‬技术了,按得我浑身舒坦!”我违心地说,真怕她再让我的肩头“舒坦”一下。

 好在她并没有再在我肩头用力了,而是股一抬,就侧身坐在了我背靠着的沙发背上了。

 “可哥哥,我今天刺晴姐姐的感点,她好像又没有反应了,这是怎么回事呢?”皓洁问。

 “不是吧?我刚才还找到了其他感点了呢!”我说“她的两个**,轻轻地掐,她脯的肌就会有反应。”

 “真的?”皓洁不肯相信。

 “真的!”我说“不信你去试试,注意要轻点,别掐破皮了发炎!”

 “看你说的,我还那么没轻重?”皓洁笑道“你和我一起去!”

 “我不,我看电视,你自己去吧!”我说,哪里敢去。

 “不嘛,我要你和我一起去!”皓洁一边说,一边从沙发背上下来,双手就来拉我的手。

 我的手上虽然没有明伤,可是手臂上却有好几处瘀伤,她这一拉,牵扯得我的手臂立即钻心地痛。我嘴里不能发出声音,只得连忙忍着站起来。

 此时皓洁已经转过身去,所以并没正眼看见我的伤。她拉着我,我们走进了卧室。到了你的前,她才松开我,去揭开被子,解你的纽扣。

 皓洁把你的衣服扒开了些,用她那纤细的手指,掐住你的头轻轻一捻,我便见你脯的肌,包括**四周,全都颤抖了一下。她再捻了一下,那些肌就再一次颤抖了一下。

 我已经知道这个效果了,心里都仍然十分激动,皓洁内心的激动就更别说了,她松了手,顾不得盖好被子,回头就抱住了我的头,在我的脸上‮奋兴‬地吻了起来。

 她的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头,由于太用力,我脸颊上的伤被她的颧骨顶着,生生地痛。我不由自主地想将自己的伤移开她的颧骨,她哪里知道我的苦处,以为我要拒绝和她亲吻,竟然抱得更紧了,嘴在我脸上吻过,又转移到了我的边。

 “别这样!”我艰难地说“皓洁,你晴姐姐看着呢,别这样!”

 “我不管!”皓洁松了口,眼睛死死地闭着道“眼看晴姐姐就要醒了,一旦醒了你就完完整整地是她的人了,我要趁现在她不知情,好好地吻吻你!”

 说着,她的嘴再不客气,直接就盖在了我的嘴上。她用她小巧灵活的舌尖叩开我的,又来叩我紧咬着的牙齿。我没有让她进一步深入,她便将双手从我头上滑下,用力捧着我的两颊,舌头尽力往里伸,就像攻击敌人死守的城门一样又有耐心又顽强。

 我的两颊给她这样一捧,痛得难以忍受,不期然地张开了嘴,还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晴儿,说实在话,这不是快乐的呻,而是痛苦的呻,可是皓洁却当成了是我快乐的表现,吻得就更热烈了。她的舌头尽力伸进我的口腔里,寻找着我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绞在一起,用舌头传达着她热烈奔放的漏*点,无私而强烈的爱意,我能明确地感觉得出来,皓洁并无意得到我的人,更无意要和我一辈子厮守,否则她不会尽心尽意地帮我伺候你,见了你病情好转还这样‮奋兴‬的。我感觉我对她的亏欠,就如对许朵的亏欠一样,我将永远也偿还不清。

 她的吻从我的边移开了,双手不再捧我的脸,却移到我的肩膀上,轻轻地搭着,将自己的头温柔地埋在我怀里,侧着耳朵似乎在听我的心跳。

 “可哥哥,我真想一辈子就这样靠着你,可是,我却不能!”皓洁在我口喃喃地说“你永远属于晴姐姐,我知道。”

 我‮摩抚‬着她的背,伤感地道;“皓洁,你是一个好姑娘,应该找一个好小伙子,不要把感情浪费在我身上,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皓洁说着,右手伸进了我怀里,小手指掐住了我的**,捻了一下。我的脯一阵快乐的颤抖,但迅疾又被牵扯着的疼痛代替了,一时间,我感到冷汗直冒。

 她现在专心地在我脯‮摩抚‬着,我双手抱着了她的,我说;“皓洁,我们出去,我不能让你晴姐姐看见我们这样!”

 皓洁点点头同意了,我们就这样拥着出去,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电视还在演着,也不知都演些什么。皓洁的心思全部放在了我的身上,哪里管电视里演什么。她一直都微闭着眼睛,就连刚才走出卧室都这样。她的眼睑合着,长长的睫覆盖着双瞳,给人以极美的感觉。她的鼻子渗出了点薄汗,发出晶莹的亮光,急促的呼吸,快速起伏的脯,给我极大的冲击,我忍不住就在她的小鼻子上吻了一下。我主动的亲吻让她快乐地战栗了起来,她的嘴又了上来,堵住了我的嘴。

 我们的嘴再次疯狂地媾,我的双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在她的脯探寻她坚的双峰,在痛苦中极力地寻找快乐。皓洁没有拿掉我的手,任由我张狂。

 我的意志濒于崩溃,一只手竟然径直探向了她的‮身下‬!

 只一瞬,我摸到了茂密的草,又探到了泛滥着的沼泽地。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把将她放倒在了沙发上,几乎是鲁地去着她的衣服,扒着她的子…

 “可哥哥,不要!”皓洁突然尖叫了起来。

 “好妹妹,给我吧!”我已经忍不住了,见她尖叫,心凉了凉,可是心头的火哪里有这么容易熄灭的呢。

 “不行,可哥哥!”皓洁挣脱我,翻身爬了起来。

 “为什么?”我一把抱住她,让她无法逃走。

 “我,我,我不能毁了你和晴姐姐啊!”皓洁几乎是带着哭腔地说。

 一听到“晴姐姐”三个字,我熊熊燃烧的火顿时像遇到了暴雨一样,一下子被浇灭得只剩了点残烟。

 我松开皓洁,喟然长叹,一股坐在了沙发上。

 “可哥哥,对不起啊!”皓洁泪水涟涟地说“不是妹妹不愿意,是,是,是我真心为你好哇!我不想你以后无法坦然地面对晴姐姐,不想你以后受到良心的谴责!”

 “可是,你这不是作践你自己吗?”我爱怜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说。

 “可哥哥,你得原谅我,我幼稚,我无知嘛!”皓洁连忙道。

 “疯丫头!”我痛苦地说“你这样会害死我的,你知道吗?”

 “你身上怎么有伤?”当我站起来时,在电视昏暗的荧光下,我在外的小臂上的伤痕被她发现了。

 “这是我发疯掐的!”我说,心里明显地有些恼她刚才对我的拒绝。

 可是皓洁却听不出来:“你怎么会自己掐自己呢?你怎么会这么傻?去看看医生,这怎么行,伤这么多地方!”

 “算了吧,没事!”我说“皓洁,下去吧,我怕我再次发疯!”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是好人!”皓洁道。

 “去吧,好人有时也会变坏的。”我说着,将皓洁拉起来,送到了门边,开门将她推了出去。

 皓洁下去了。我回到卧室,见你睁着眼睛,无神地看着我,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一把抓住你的手,‮腿双‬扑通就跪了下去,呜咽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晴儿,请你宽恕我,我也是因为受了点委屈,才这样放纵自己的啊!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