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37.第21则(1)
  X月X

 一早起来打电话想再向余辉请半天假,以便把行李先运到促醒中心去,哪知道那家伙死活不肯,说是我昨天请假顾客都有意见了,尤其是我的那些老顾客意见非常大,要我无论如何都得克服一下。

 到了公司,先做了两个钟点,中途休息时,余辉到休息室来找我。我一见这家伙就来了火,骂道:“死鱼,你不想活了是不是?竟然这个情都不通!”

 余辉呵呵笑道:“谁他娘的叫你技术那么牛!”

 “我,我是正事呀!”我气恼地道。

 “正事也得忍着,中午去不可以?”余辉笑道。

 “可以个球!”我恨恨地说“在城北耶,中午时间短了!”

 “要是有我的车送会怎么样?”余辉得意地望着我,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我眼睛一亮:“好哇,你小子说话要不算话,哥们阉了你!”

 “别的事老哥开你玩笑,这事我能开你玩笑吗!”余辉正道“我帮你忙了,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的忙?”

 “得了,我说怎么觉得你小子刚才笑得那么阴险,原来是有图谋的!”我佯怒道。

 “公司的事要你做!”余辉收起了笑意道。

 “什么事?”我问。

 “我怕你不肯做,可是人家点名要你…”“什么事,你干脆些,别磨磨蹭蹭的让我难受!”我催促道。

 “有个、有个、有个男同志要你给他做!”余辉吐吐地道。

 “!男的要我做?他不知道找你的那些‮姐小‬快活?”我呵呵笑道。

 “他是同志,你没听明白?”余辉问。

 “同志?”我惊讶地道“做一般‮摩按‬我就做,要是做深入的‮摩按‬,我拒绝!”

 “人家要做一般‮摩按‬找你干啥?人家就是慕你名而来的!”余辉道“我本来想不接这笔生意,可是这不符合公司的规定,接了,又怕你为难,这得我也很为难啊!”“阿辉,一想起男人给男人自,我就他娘的想恶心呕吐!”我气愤愤地说“别找我!”

 “萧可,就当是帮同学,或者当是帮苏姐!你还是做吧,啊?我请示一下苏姐,把这个客人的服务费全部给你!这个客人愿意出很高的价钱买你一次舒服哇!”

 “多少钱?”我问,想到钱,我的心就活络了。

 “这个数。怎么样?”余辉伸出几指头比了比道“要做得好,我相信小费肯定是少不了的!”

 “说好那个数全给我!”我咬牙道。

 “说好了!就当你为公司解决了难题给你的奖金,下一个安排他上了!”余辉说。

 “我要现钱!”我说“这几天许晴就要进促醒中心,钱少了不够周转。”

 “没问题,我已经叫出纳别入帐了,开始是担心你不做,现在看样子你小子为了钱是什么事都敢干的了!”余辉笑道。

 “杀人放火贩卖支‮品毒‬我还是不干的!之所以干‮摩按‬这个职业,一为他娘的享受,二为公司是大公司,干了犯法的事也是不犯法的,呵呵!”我开心地笑道。

 “你他娘别整天‘犯法’、‘犯法’地挂在嘴上,在苏姐手下做事,保你‮全安‬就是!只是如果觉得自己憋屈,就早点别干,你和我毕竟不是一路人!”余辉真诚地道。

 “等晴儿病好了再说吧,”我轻喟道“为了她,老子当鸭子都可以,别说搞‮摩按‬了!”

 “好哥们!要不我怎么说你是天下最重情重义的呢!好,我走了,你给那个同志舒服点,哈哈!”余辉笑着,又在我肩膀上重重一拍,立即痛得我龇牙咧嘴的好生难受。

 我走进‮摩按‬室,见一个身材修长,留着披肩长发的女子,得只剩一条衩,背对着我站着。从背影看,无论是皮肤还是身材,简直就是一个性感十足的妙龄女郎!我心里暗自纳罕,余辉何等样的老巨滑,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便宜让我捡呢?我正纳罕,那“女人”似乎是听得我进来的声音了吧“她”转过了身来。

 一见“她”那副模样,我就不住想吐了!

 原来“她”根本就不是女人,而是一个女化的男人!

 他面目清秀,眉毛修长,也算是明眸皓齿,下巴也很小巧,整体上给人的感觉是这“女人”长得还真不错。可是他和每一个男人一样,颈项上长着大的喉结,脯没有任何隆起,因为有点偏瘦,他的肋骨影子显得很突出。我注意地看了看他的衩,发现他裆里那男人吃饭的家伙正蠢蠢动。

 晴儿,你老公将要做的就是让这个男人快乐!一想到我将要为他做那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我的胃就直翻,心里堵得慌。可是看在钱的份上,我还得装出很高兴的样子,对这个顾主说:“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居然点名叫我!”

 他嫣然一笑,一副妩媚的样子,嗲着声音道:“人家听说你很牛嘛!”

 他要一副男人的模样,男人的腔调,也许我还能忍受,可是他完全是女人那种媚态,那种调调,我简直受不了了,心里一阵一阵地难受。就这样的人,我还要给他‮摩按‬,要‮摩按‬到他舒服为止!晴儿,我这罪受的可大了!

 我默默地念叨,为了晴儿,你就忍着吧,一个小时也不算长,再说习惯了就好了!为了晴儿,你连鸭子都敢当,这总比当鸭子要好点吧?忍着点吧,一会儿,只需一会儿!

 我心里默然念叨,那哥们可就享受上了!我的手指一落到他身上,他便“哎哟哟”地叫唤了起来,那声音绝对的女化,闭着眼睛听也不失为一种享受。而我手上的感觉也很不错,手指滑过的地方其实也很细腻滑,和以往的感觉没有不同。可是我偏生只能睁着眼睛做事!看着他的男人特有的体征,看着他渐渐隆起的衩,一面听他女人般的**,我难受得岂止是想吐,我简直就想一拳把他打晕在上!

 这种难受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

 我帮他解决了问题,他心满意足地给了一张鲜红的‮民人‬币作小费。我拿着钱的手颤抖得厉害,眼泪几乎模糊了视线。

 不过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的。医学上不是说同恋也是人的正常的心理嘛,只是和异恋不同而已,为他们服务,有什么觉得委屈的呢?何况人家有钱!现在这个社会,有钱的是大爷,为有钱的大爷服务,你才能挣到更多的钱!

 我做完这个钟点,余辉早在休息室等我了:“怎么样?”他似乎很是看重这件事,一脸的关心。

 “什么怎么样?”我没好气地道。

 “呵呵,你小子和我装糊涂!当然是顾客的反应啊!”余辉笑着说“别给我说他没有快哈!”

 “,他和其他顾客没什么两样!”我说“钱呢?拿来!”

 “真的一样?”余辉似乎还是不放心。

 “哄你小子就能得到钱吗?”我恨恨地道“那家伙都走了,又没找你退钱,你还不把钱给我!”

 “呵呵,看样子从你小子的手下走出去的人,没一个他娘的不享受的!给,马上给!”余辉一边说一边从钱夹子里拿钱给我。

 我点了点,还好,这一个钟点的罪受的还值得。

 “以后还做不做?”余辉问。

 “做他娘个鸟!”我笑骂道“要做你小子自己做,我他娘今天是受够了,不做了!”

 “万一以后又遇到这事,尤其是刚才那家伙成了回头客,且点名要你,怎么办?”余辉笑着问。

 “那是你当经理的事!”我笑道“我喜欢看你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呵呵!”

 “嘿嘿,我他娘以后就公事公办,嘿嘿!”余辉笑得很阴险,这厮,眼睛都眯成他娘的一条了。

 “你要是敢再打我的主意,小心我阉了你!”

 “哈哈,到时再说吧,哈哈!”余辉笑着说,边说边往外走“准备好,下班先吃饭,吃完饭到你家搬东西去促醒中心。”

 果然,下班后,我刚吃完饭,余辉就来叫我上车了。

 我们回家搬了用品,赶到促醒中心,用许朵借来暂时还没动用的那几万块钱了入院费,‮理办‬了入住手续,将行李搬去院子里。同院的其他三家病人亲属见又有病人住进来,就都来帮忙。他们听说你还要等几天才过来,就都说,要趁早来,早来好早出去。他们还说,医院不久前又出去了一个,这对他们都是一个鼓舞哇,他们现在是特别有信心,他们还要我也要坚定信心。和他们说了几句话,我便觉得,这世上只要还有不幸的人,那么好心人就不会少。

 和余辉回到公司,已经快上班了。我想起自己毕竟动用了许朵的钱,总得告知她一声,便又一次拨出了她的电话号码。

 仍然是关机!

 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把卡扔了!可是她为什么要扔呢?是不想让我知道她的去向,还是不想让我去扰她?我也没扰过她呀,那肯定就是不想让我知道她的去向了!

 晴儿,你说我是不是该时间去看看她?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