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41.第22则(3)
  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在皓洁那里站了一会儿,见她生意并不忙,我便回家来了。

 回到家里,我习惯地进卧室,要去吻吻你。可是,进入我的眼帘的却是空空的铺,你已经不在那里了。我喟然长叹,你离开了,去了那个充希望的促醒中心。我快步走到窗前,向城北方向望去,痴心妄想着能够望见中心那些四合院落,或者看见院子外生命力顽强的松柏。可是,我眼前见到的只是林立的高楼和高楼上边灰色的天空。

 一时间,我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了,而偌大的腔里,我的心似乎也变得特别的渺小,变得特别地孤单零落。

 我久久地站在窗前,也不想去做饭,整个人突然变得懒懒地不想动了。

 正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间的‮机手‬唱了起来。我懒洋洋地接过来看,见是一个顾客的号码,便不由得精神一震。

 这个顾客不是那种有老公的主儿,可以放心地去上门服务。

 我从楼上下来,经过门市时,皓洁问道:“可哥哥,你去哪?”

 皓洁不是许朵,我当然不可能让她知道我去干什么,于是撒谎道:“公司有急事找我!”

 “你还真忙耶!”皓洁笑着说“什么时候回来?我请你吃饺子。”

 “真请我?”我笑着问。

 “当然!我早就说过要请你吃饭的。”

 “好吧,两个小时后。”

 “两个小时后?你开玩笑吧?那还不把我肚皮饿得贴到背脊上去哇?”皓洁笑着道“一听就知道你没有诚心!”

 “我说的是真的,你能等就等,不能等呢,呵呵,你就自己先解决吧。”我笑着,出小巷打的去了。

 客人年轻美貌,体态婀娜,我做得很轻松,她也享受得很充分。她的快乐情绪不时地感染着我,让我一直抑郁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给客人做完,许是要奖赏我周到的服务,她热情地邀请我吃饭,我想起皓洁请我吃饺子的事,不敢停留,便匆匆打的回来了。

 我担心皓洁的倔脾气上来,真就拼着肚子捱饿苦等我两个小时。要是我先吃了饭,那到时她还不伤心得要死?等我回到她的门市,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了,她已经关了门,只是没上锁,门出雪一样白的灯光,里面还嘟嘟地响着QQ聊天的声音。

 我轻轻拍了拍门道:“皓洁,你吃饭没有?还要不要请我,我可是回来了!”

 皓洁听说我回来了,似乎是正忙乎着:“你自己开门进来就是!”我于是开门进去,见她正聊得起劲,又问:“吃了吗?”

 “吃了,我能等你两个小时吗?饿都饿死我!”她笑着,手上啪啪地敲打着键盘,一刻也不肯停。

 “那好,我上去自己去。”我见她已经吃了,便要回去。心里便有一种感慨,毕竟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在意识层面,我们存在太大的差距。

 “你还没吃?”皓洁回过头来,非常惊讶。

 “你说过要请我吃饺子的,我怎么能先吃了呢?”我笑道。

 “你真傻!”皓洁嗔怪道“都怪我不好,没想到你还真就等了两个小时!你就在这玩一会儿电脑,我给你到店里去份饭来!”

 “算了,我自己回去!”我说。

 “今天是我的不对,该罚我亲自给你做才对!”她站起来,对我说“你千万别走,走了我会骂人的!”

 她往外去了,我心想,谁叫你不守诺言了,你就破点费也是应该的,于是就心安理得地坐下,去玩她的QQ地主。

 我玩QQ地主不太在行,没几局下来,就帮她输了十多分。于是我退出了游戏房间。我看见已经隐身了的QQ头像处闪动着嘟嘟地叫,知道有信息来,不知道是什么心态,竟然点了开来。

 一个叫“成男人”的发了个心形图片,还有一张红的嘴,打了两个字:吻别!

 看了这个图片,我心里很不舒服,鼠标一点就关了。恨恨地想找那小子出气,却见皓洁端了一大碗面条进来,边将面条递给我边说:“几个店饭都卖完了,只有让你吃面了。牛面,喜欢吗?”

 我见有吃的了,肚子不由得呱呱直叫,哪管它什么面,接过来就狼虎咽开了。

 “你慢点!又没人和你抢!”皓洁嗔道。

 “我太饿了!都怪你,要说什么请客的话,害我空等!”我边吃边咕哝。

 “人家知道错了嘛,这碗面算赔你一个不是了!”皓洁又坐到了电脑边,玩她的地主去了。

 我实在是饿极了,连面是什么味道都不知道就把一碗面全倒进了胃里去。吃完后,我畅快地出了一口气,笑道:“,这下了!”

 “真了?没我再去给你买去。”皓洁一边玩一边说。

 “真了!”我说“在哪家买的?我去还碗!”

 “得了,我好事做到底,还是我去吧。”皓洁站起来,叫我等她一会儿,便端碗匆匆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见她回来了,我说:“谢谢你的牛面,我回去睡觉了。”

 “一吃完饭就睡觉,你不觉得那样的动物是猪吗?坐会儿吧,反正回去一个人也没意思!”皓洁挽留着。

 我想也是,回去干什么呢?你没病以前,我惟恐回去晚了,想的是早回去就可以早搂着你风花雪月;你生病住院后,我是害怕回家,怕回家见不到你心里慌;你出院回家后,我又是惟恐回去晚了,怕你得不到好的照顾。现在,我害怕回家了。

 我现在就好像断了线的风筝,在遥远的天空中飘摇,漫无目的,没有挂牵,不是显得自由了,而是显得无所事事了。能够在皓洁这里坐坐,好歹心里少些空落落的那种感觉。

 我就坐在皓洁身边看她玩斗地主。

 见她斗了一会,又觉得没有意思,心想还是回家吧,于是站起身道:“皓洁,我累了,上去休息了!”

 皓洁不明白原因,疑惑地望着我道:“才坐一会儿呢,怎么就要走?”

 我淡淡地道:“累了!”

 我走出门市,觉得心情格外沮丧。进了搂,也不进电梯,竟然懒懒地走楼梯,一步三捱,只想着怎样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等回到家门,发现门竟然开着,我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记得我临走时,是把门关了的,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被盗了?一想到被盗,我发疯似的往屋里冲,没想到竟然一头撞到了皓洁的身上!

 “哎哟!”皓洁一声惊叫“可哥哥,你怎么才回来?我后走还先到,真是!”我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皓洁先到了。

 “皓洁,你不在门市上网,上我这里来做什么?”我问。

 “见你寂寞,上来陪陪你!”皓洁说。

 “下去吧,我哪寂寞了?真是孩子气!”

 “可哥哥,我看出来,晴姐姐走了,你很痛苦!”

 “既然来了,就陪我看电视吧。”我无打采地道。

 “我才不看电视呢,看你也出不了大事,我还是下去上网吧。”

 “那就下去,顺手把门关上啊!”皓洁下去了,我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竟然迷糊了过去。刚一迷糊,便见你朝我走来。想死我了,晴儿!我说着,一把把你揽在了怀里。

 你着泪,把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又打量,然后说,萧,这些天可真苦了你啊,看你累的,都不成*人形了!

 我便说没事没事,只要能见到你,见到你站起来,见到你还能和我说话我就觉得很好就好了。

 你便偎依着我,喃喃地说,萧,这么多个夜夜,你可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呀?背着我找女人了吧?

 我便竖了指头,指天发誓,我要找女人了,我就天打五雷轰!别扯了,你说,别扯了!现在这个社会,你说这些,谁信?现在的男人,老婆没成植物人他都要找二,何况我成了植物人呢!说你没找女人,嘿嘿,打死我我也不信哇!

 我便笑,笑着笑着就流泪了。我说,那你还要不要我?你便也笑,笑过了说,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你是我的全部啊!

 我说我是你全部,你也是我的全部啊。然后我们便开始亲吻,很疯狂地,吻得天昏地暗。

 我们最后终于合在了一起,我的原始**再一次得到了快意的泻。一阵快意的痉挛之后,又是一阵凉冰冰的感觉。

 我惊愕地睁开眼,客厅里白亮亮的,哪里有你的影子!

 我呼地翻身坐起来,裆里一阵难受的粘紧贴在‮腿大‬上。我起身到洗手间去,换了内,冲洗了一下,关了电视,躺上去想努力睡去,却睁大了眼睛再也睡不着了。

 窗外的亮光透进来,淡淡的,或紫或蓝,梦幻一般。屋子里飘着一种淡淡的忧伤气息,在死寂中发酵,越酿越浓,一直浓到我的鼻子酸酸地,眼泪止不住的下,让咸进嘴里。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