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42.第23则(1)
  X月X

 今天,刚到公司楼下,便见很多同事聚在一起唧唧呱呱,走过去问,才知道公司出了点事,今天看样子不上班了,因为临时公告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我想起昨天苏姐接电话的事,连好事都没做完就匆匆地来了,那一定是余辉当时解决不了的事。我想上楼去余辉那里问个明白,却听一阵汽车喇叭鸣叫,苏姐那辆宝马在人丛中停下了,余辉先下了车,去开另一边的车门,接着苏姐便从车里下来了。

 苏姐的目光朝大家扫了一眼,轻声说:“大家今天回家休息一天,明天再来上班,都散了吧,散了。”

 余辉也朝大家挥手,意思是叫大家各自回家去。

 我正想和大家一块散了,苏姐把我叫住道:“小萧,你留下。”

 我疑惑地望着苏姐,苏姐似乎很焦躁,神色间很是不安。我又向余辉望去,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余辉却将眼睛避开了我。

 我于是只好一头雾水地跟着他们上楼去。

 余辉叫我先回休息室去休息,等他和苏姐的吩咐,他们两人则去了余辉的办公室。我想他们肯定是研究公司的事情。

 我不知道公司到底怎么了,看他们忧戚的样子,估计是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了。可是,大家都走了,为什么把我留下呢?留下我未必能帮他们什么忙?真搞不懂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无聊地躺在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过了好一阵,余辉过来说:“萧可,你就在公司守着,我和苏姐去办一件事,可能随时要你帮忙。”

 我看那家伙一脸的庄严,感觉他这是在分派工作,于是正道:“余经理说的,我照办就是。”

 “真是哥们!”余辉强笑说。

 我看了他那勉强的笑,觉得很麻,连忙说:“好好好,我等你们就是,你们去吧。”

 于是我就见余辉和苏姐出去。苏姐上得楼来,都没拿正眼瞧我一下,我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临走,她终于回了一次头,但眼里没有那浅浅的笑,也没有回眸的幽怨与妩媚,她是职业地和我道了个别:“小萧,你就好好留下等,啊,别走开了!”

 我便不走开,回休息室尸去。

 中午的时候,余辉给我来了个电话,要我自己先去吃饭,吃了后继续回公司等。我有些不耐烦了,朝‮机手‬吼道:“死鱼,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我都睡得痛了耶!”

 “知道你辛苦!你再等等,苏姐说了,今天你为公司办好了,给你奖金!”余辉说。

 “叫我做什么?”我问“我除了‮摩按‬,可是什么都不会。”

 “就是叫你‮摩按‬!”余辉恼火地道“奖给你一千,你等不等?”

 “我!”我笑骂道“奖给老子一百我都等!”

 “那还罗嗦个!”余辉也笑道。

 “好好,我不罗嗦了!记得奖金兑现就是!”我关了‮机手‬,先去吃饭。吃了后又在街上游逛了一会,‮机手‬又叫了。

 还是余辉打来的:“哥们,赶快回公司,准备工作!苏姐说了,做好这个顾客,奖你两万!”

 我朝着‮机手‬笑道:“死鱼,你再耍我,我他娘就不回公司了,你信不信?两万,抢呀?那是钱啊!”“你爱信则信,不信拉倒!我们已经上车了,你务必在我们回公司之前准备好!”余辉说着,不容我再罗嗦,迅速地关了‮机手‬。

 我对着‮机手‬发了阵呆,心里疑惑,做一个顾客奖两万?天上掉馅过了哇?

 等我回到公司,洗净了手,准备好了一切,就坐在休息室里静等。

 过了二十来分钟,余辉和苏姐便上来了。一同上来的,还有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女人。余辉和苏姐对那女人都很客气,苏姐亲自带着她进了一间‮摩按‬房,余辉则来跟我说:“哥们,搞定这个客人,两万就是你的了!”

 我疑惑地望了望余辉道:“阿辉,别是要我当鸭子吧?”

 “我!你小子想哪里去了?”余辉作出恼火的样子,后来又低声音道“人家是城南‮安公‬分局廖局长的小,我们请她搞定廖局长,饭吃了,红包给了,现在就看你的了。有一点,人家是不全的,你有把握做得好吗?”

 我心里的疑惑大致能够解了,想必是城南‮安公‬局昨天对公司做了点什么手脚,所以公司要疏通局长。又可能直接疏通局长不方便,于是走了局长小的后门。公司老总和经理直接出面,请吃饭,送红包,然后请休闲。

 现在难的是我了。

 “我该怎样把握‮摩按‬的度呢?”我问“如果像‮摩按‬其他顾客那样,万一画虎不成反类犬,我可就拖累公司了。”

 “这就看你的临场应变了!”余辉道“你要看准她需要什么,然后你就给她什么!总之,要让她满意,否则,你我就都等着失业吧,哥们!”

 “这么严重?”我惊讶不已。

 “不严重好意思叫苏姐亲自出马?真是!”余辉说着,烦躁不已“快去,等你信呢!”

 我忐忑不安地去‮摩按‬房,苏姐和那女人都在。苏姐已经用一条浴巾裹住那女人的‮子身‬,让那女人躺在上,见我进去,便朝我浅笑道:“萧师傅,你可得好好服侍这位漂亮的贾‮姐小‬哦!”她对我说了,又转身对那个贾‮姐小‬道:“贾‮姐小‬,我出去了。”

 苏姐朝我使了个眼色,便出去了。我关了门,这才到前去。

 “师傅,我这几天浑身不舒服,你给我好好按按。”女人扑在上瓮声瓮气地说。

 “好的。”我应着,心里想,最好你只希望来个保健‮摩按‬,要是来休闲点的,隔着浴巾可真有点难度。

 我依然从她的头部做起,一边做一边听她说话:“你们老总人可真不错!”

 “那是!”我说“人热情,没有架子,对我们当员工的特别好!”“这些都是其次,”女人说“我是说她是真正的女中巾帼,大手笔!”

 “那是,她一个人经营着拥有四十来个分店的指连锁公司,本市有谁不知道‘苏姐指连锁’的呀?”我从心里佩服着苏姐的气魄,说的话便带着由衷的赞美。

 “看得出来,这样的女人是干大事的女人,我佩服!”女人说“哟…师傅的手法真不错!”

 我刚刚才在她的头上经营,她便有了点反应。我于是相信,即使隔着浴巾,我也能把她走火,就看她愿意不愿意了。

 做她的背部的时候,她哼哼唧唧地抒发着愉快的心情。做正面了,她便闭了眼,一脸的红,我隔着浴巾在她的脯上轻捻慢摩,将她带向了一个放松、放松、再放松的境界,她双眼微闭,一片茫然的样子。我感觉她的呼吸急促了,心跳加速了,便加大了‮摩按‬力度,将她进一步推向了**的边缘。等到她想控制自己都难了的时候,我又减小了力度,转为了正常的保健‮摩按‬。

 我想,我要识别你的需要,只好试试你了。

 果然,她很快就主动地来找我的手,找到了就将我的手直朝她的感点放去!

 我既知道了她的需求,工作就顺利了,在一个小时内,让她获得了极大的享受,让她走进了辉煌的殿堂。

 出门时,见余辉焦急地等在门边,我便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余辉拉着我便走,然后我就见苏姐进了‮摩按‬房。

 当余辉听说我做得还顺利。脸上便出了今天少有的笑容。

 一会儿苏姐和那个贾‮姐小‬也来了,那‮姐小‬看了我一眼,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咬着嘴。苏姐便笑着说:“贾‮姐小‬以后常来,我们免费接待,你愿意挑哪个‮摩按‬师都可以!”

 贾‮姐小‬笑了笑,说:“苏总,我想回去了,你送送我吧。”

 苏姐连忙应道:“好,我们一起下去!”

 大家都散了,我便下楼去乘公车去城北的促醒中心。才转得两次车,‮机手‬又响了。

 “小萧吗?我是苏姐!”原来是苏姐打来的。

 “我是啊,苏姐,有什么事吗?”我问。

 “为了奖赏你给公司立下的大功,除了奖给你现金两万,另外呢,奖给你一次和我共进晚餐的机会!”苏姐在电话里暧昧地道。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