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01.一种犯罪的冲动
  我一听便知道她想干什么,心里顿时升起一种犯罪的冲动,心也不由得咚咚地跳起来。晴儿,我突然发现,我内心里其实一直想得到她的**,这太可怕了!

 好在我想到这是正朝你身边赶去,还是强抑下了这种冲动,淡淡地说:“苏姐,谢谢你的好意,改天吧,我今天要去看看我子。”我刻意把“老婆”改成“子”而且还加了重音,也不知道是为了拒绝她,还是拒绝自己的恶浊冲动。

 “小萧,我可是真心诚意地想弥补昨天对你的亏欠哟!”苏姐在电话里媚笑着。

 我见车上人多,实在不是和她说这些话的地方,便直接地道:“苏姐,我现在正赶去促醒中心照顾我的子,没时间,车上人多嘈杂,听你说话很费劲,这样吧,改天,改天你要怎样弥补都行!”

 苏姐许是见我意思坚决,便道:“你既然没空,那就改天,可是得说好,改天你可得让我弥补哦!”我心里一听这样麻的话,早就跳的心跳得更加没有规律了。艰难地下一口唾,我结巴着说:“随,随你啦,我,我无所谓!”

 “那就这样说定!”苏姐说。

 “说定就说定!”我咬牙说,额头上几乎冒出了汗水。

 与苏姐对完话,我就后悔了起来了。我怎么轻易就答应她这个了呢?这可是玩真刀真啊!要是和她玩真格的了,有一天你醒过来了,问我“我睡着了的时候,你找没找别的女人”我该怎么回答?我难道能说“我当然找了”?

 我后悔得要死啊,晴儿!假设你能够醒过来,你会问这个问题吗?你会计较这个吗?你不会的,对不对?你不会忍心让自己的男人苦熬几个月甚至几年,是吗?

 晴儿,你看我多恶浊,我竟然开始为即将开始的遇而心驰神摇,悠悠然甚是得意了!好在得意的心理并没持续多久,我就又被自责和愧疚笼罩了。晴儿,你都那样子了,我不想想怎样尽快让你醒过来,竟然成天注意这些污七八糟的事,难道我除了就没了其他可追求的了?难道我就这种德行了?

 我这样一会儿‮奋兴‬,一会儿懊丧,一会儿得意,一会儿自责,心里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弯,汽车才把我送到促醒中心外的站台。

 我朝你住的院子走去,老远便听见院子里声声深情的呼唤。那三家也是女儿生病,父母来照顾的,听他们介绍,有两个才十多岁,有一个已经结婚了,但因为三年没醒过来,她老公已经和她离婚了。一想到和植物人老婆离婚,我就心里寒战不已,不愿意也不敢去想。上次在网上查资料时,我也见过这样的离婚例子,我不想知道与植物人离婚的法律的合理性,也不想知道在道德上的非合理性。我只想记住,在我牵着你的手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我曾经对你许下过的诺言!

 “我愿意一生一世和你相守!”当时,我们都这样许下过诺言。

 婚姻不是一个简单的词语,它需要夫两人共同的惨淡经营,它需要双方都有强烈的责任意识。一旦我们在婚姻的殿堂合影,合影时的承诺就必须终生践行!

 晴儿,我居然突然感觉我很崇高,你说可不可笑?

 妈妈见我到了,感到很奇怪:“小萧,今天没上班呀?”

 我说:“公司出了点事故,临时放假一天。上午经理叫住了,没法过来,下午一有空我就来了。晴儿怎样?”

 “还能怎么样?老样子!”妈妈叹着气道。

 “妈,别着急,慢慢来!”我安慰着她,一边关心她的‮体身‬“妈,你‮体身‬还没完全康复,你要多保重。我看能不能和公司老总商量商量,让她把我调城北来工作,那样的话,我来看护就方便多了。”

 “得了,你还是安心在城南做吧,再说,你才进公司多久,人家老总是谁说不定都不知道,你还商量!”妈妈以为我在吹牛,显得有些不屑。我也不好说明自己和老总都啥关系,更不希望她知道我干的是不地道的职业,我也就这么一说而已,并没当真,哪里愿意和她争。

 “现在照顾晴儿比在家轻松多了。”妈妈说“一来呢,中心有专业护理定时来翻身,‮摩按‬,进食,不需要我们太多心;二来呢,这里有仨老姐妹,有共同的话题,休息时我们都在一起交流心得,也不觉得闷了。”

 “只要你们生活上习惯,我也就放心了。”我说,一边将昨天带来的那些小玩意儿拿出来,屋子挂,得整个屋子像卖小玩意儿的商店一样。

 “你到处挂这些做什么?”妈妈疑惑地问。

 “晴儿喜欢!”我说“她一定会喜欢的!”

 “挂这么多,看上去是好看的!”妈妈并不反对我这样做。

 “妈,以后呼唤晴儿的时候,你把这些小玩意儿拿着,在她眼前晃动,这样对她的刺可能会大一些。”我说,一边拿了个小熊,在你眼前晃动,引得你的眼珠跟着小熊转动,便一边和你说话玩。

 这时医生带着护理来了,见屋子里挂了很多小玩意儿,就笑道:“萧先生真是个精细的人!连这都想到了,相信萧夫人不久就会醒过来的!”

 听医生这样说,我心里很是高兴,觉得希望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医生开始给你做促醒治疗了,我正想好好看看,电话却不识时务地响了。

 我拿出‮机手‬,看了看号码,见是客人打来的,心里就高兴,忙出了屋子,到院子里去接听。

 这是一个离异了的女人,二十**岁的样子,身边没有子女,还没有找好对象,寂寞难耐时偶尔想放松放松。

 我尊重这样的女人甚过了尊重我自己,她们在苦熬苦等中打发着寂寞的时光,生理的和心理的荷尔蒙积郁过多,却得不到正常的排解。但她们没有搞‮夜一‬情来放纵自己,而是以这种‮全安‬的方式,证实着自己生命的原始内涵的存在。我都快从她们的选择中,觉得自己其实做了件多么了不起的事了!

 不过我很快就会大骂自己虚伪。因为自己明明讨厌干这种有伤风化的职业,还要编造各种理由来让自己喜欢,让自己的道德良知在天长久中麻痹。

 我心里想着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一边扯了个谎,骗过妈妈,急匆匆走了。

 因为坐公太慢,我打了个的士直奔城南客人的家,反正已经说好在价钱上加上车费的。

 这个顾客大约是很久没有过这种体验了,当那个高峰来临时,她的声音和动作都特别夸张,呼吸之急促,声音之越,动作幅度之大,全身肌收缩之剧烈,得我跟着激动,激动得火难,差点没一口把她吃了。要不是我一再强忍,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当我鼓着‮身下‬出来,在熟悉的城南大街上游逛,我的心思便集中在了自己的生理上,再不肯去想其他的。偏巧这时一辆小车停在了我身旁,余辉那家伙从车里下来,说:“好家伙,今天终于给我逮着了!走,陪哥们喝酒去!”

 我看了看他的车,见里面没其他人,便收拾起心问:“就我们两个?”

 “两个你嫌少,我找他娘几个‮姐小‬陪你喝!”余辉笑道“今天不准推辞,哥们高兴,你要敢扫哥们的兴,你以后就不是我兄弟!”

 余辉看上去确实很高兴,我既不想扫他的兴,也不想浪费他的一番好意。这吃白食是不吃白不吃,不吃还得罪人的事,我凭什么要推辞?

 我于是就上了他的车。

 余辉发动了汽车,就拨号打电话:“苏姐吗?我是余辉!”

 因为汽车引擎声音的干扰,苏姐在电话里说什么,我也听不见。想是那边说知道了一类的话吧,余辉又道:“我帮你逮了个人,你说要犒劳犒劳他的!你说是我给你送家里呢,还是送酒楼?”

 苏姐似乎又说了些什么,余辉连忙说了几声“是”关了机,然后对我说:“去香格里拉喝洋酒,,老子都好久没喝洋酒了!”

 我笑道:“你小子请我喝酒,闹了半天是宰苏姐呀?”

 “这你就不懂了!”余辉道“苏姐请喝酒,那肯定就是喝好酒;我请呢,就只能国产的对付着喝,你愿意喝哪种?”

 “我愿意喝老白干!”我说“一口一个辣,才够味!”

 “就知道你小子一辈子穷命!”余辉笑道“看人家苏姐那个富得油的光景,那才叫滋润哇!”

 “她反正寡居,你也鳏夫一个,搞定她你不就和她一样富了?”我讥讽道。

 “搞定她?”余辉嘿嘿地笑道“只有她搞定别人的,哪有别人能搞定她的!”

 “难道她就没想过要讨个老公?”我嘻嘻笑道。

 “鬼知道!…不过,看样子你小子还没被她搞定的,哈哈!”余辉开心地笑。

 “你小子笑得真他娘阴险!”我皱眉道。心里有一种奇怪的念头,竟然是迫切地想在今晚被她搞定!

 我们很快就到了香格里拉,余辉带我跟着服务生进了一个包间。服务生上了茶,先让我们喝着等人。余辉又用‮机手‬去联系苏姐,得知她一会就能到时,便去点菜。

 我说:“是不是等苏姐来了再点?”

 “我知道她喜欢什么菜,你小子别担心!”余辉道。

 “看样子你小子早就被她搞定了,连她喜欢吃什么都一清二楚!”我笑着说,心里酸溜溜地。

 余辉并没有听出我的醋劲,呵呵笑道:“可惜,苏姐是个喜新厌旧的女人,没人能和她长得了的!”

 余辉这样说,我很不以为然。

 在我的印象中,苏姐是很恋旧的那种女人。她手植楠木和香樟,以此怀念自己的丈夫,这是多么感人的事情啊,能说她喜新厌旧吗?尽管她多次在我手下排遣着生理的积郁,但我认为那是很正常的,我自己也希望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释放一下;就算她昨天有意识地想和我苟合,我也觉得那是一个寡居女人的生理和心理的正常求,虽然与道德相悖,却与情理相合。她心中的怀念是‮实真‬的,几乎触手可及。

 余辉哪里知道我心里想什么,愤愤地道:“苏姐与她手下的每一个男经理都有过接触,但又都保持着距离。大家都亡命地为她挣钱,与这一点不无关系!我们充当着她挣钱的工具的同时,还他娘的充当着她的工具!…萧可,这话他娘的马上就忘记哈,我们是哥们,我才口没遮拦的!”

 我朝他裂嘴笑了笑,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来苏姐还这样啊!难道寂寞真就这么可怕?那为什么不找个好男人把自己嫁了?不过我又想开来,在还没把自己嫁出去之前,她愿意怎样解决自己生理问题,找谁解决,外人没资格指手画脚。汉哪知饿汉饥,我现在是饿汉,什么是“饥饿”我最清楚。苏姐能将自己生理的需要和工作需要紧密结合起来,她确实是天才!不知这天才的背后,隐藏了多少辛酸。

 我正胡思想,一仰头间,就见苏姐笑地来了。

 “好啊,小萧!我请你吃饭,你说你要照顾你老婆,结果在大街上游逛,被同学给逮住了,罚自己三杯吧!”苏姐还没坐下,就要罚我的酒。

 她将手袋挂在墙壁上的挂钩上,又要外套。我连忙上前去帮她,接住她下的衣服,挂在衣架上。余辉见苏姐来了,朝服务生一挥手道:“上菜!”

 苏姐笑着对我道:“你今天得说清楚,为什么我请你,你要推说照顾老婆,而事实上却是在大街上游逛,说不清楚,这三杯酒就是你的了!”

 我看了看余辉正在倒酒的杯子,是那种小巧玲珑型的,一杯酒还不够我一口,心想三杯酒算个什么,可不能叫她知道自己搞上门服务的事,喝就喝吧。

 我于是笑着说:“我该罚,我该罚,我喝!”说着,一仰脖子就倒了一杯下去。

 苏姐妩媚地看着我,浅笑着,笑意里是暧昧,一点都不避讳旁边的余辉。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