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02.让人提防的淫贼
  我干了三杯酒,没尝出酒的味道,却想起了昨天喝酒的情景,心里滚热的感觉开始升起,发晕的头脑便开始想一些与喝酒无关的事。

 苏姐似乎对我特别照顾,忙乎着给我夹菜,殷勤得像个小情人,在余辉面前享受这样规格的待遇,我很有点局促不安。好在余辉只顾劝我和苏姐喝酒,根本就没在意。

 我知道苏姐的心思,但我还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思。有时候我确实很想放纵一下自己,为着排遣生理的郁积,也为着排遣心理的郁积。我甚至为自己找了很多很多的理由。当今社会,老婆正常得跟老虎似的,老公却仍然要养小、去**、搞网恋或‮夜一‬情的比比皆是,而我的老婆是植物人,我偶尔放纵一下也应该无可厚非呀!可是,我似乎始终做不到完全放开,就好像有一道高高的门槛拦在前面,在我即将跨越它的时候,总会有一颗突然冒出来的钉子挂住我,让我罢不能,却又不得不罢。

 苏姐夸了夸我的‮摩按‬技艺,又说我今天立了大功,作为奖赏和感谢,她要敬我三杯。我是海量,也不太在乎,说着诸如借花献佛的话,来多少酒我就喝多少。当然我也得找各种理由回敬苏姐和余辉,直到将酒倒进他们的嘴里,大家喝个对等。到中途,余辉出去了几次,我也不知道他出去干什么,等到我们都喝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余辉趁苏姐去洗手间时神秘地对我说:“我给苏姐定了房间了,我们想办法让她喝醉!”

 我立即便反对:“喝醉有什么好?女人喝醉了容易出事!”

 “说你不懂嘛!”余辉笑着说“要想从老板那里得到好处,首先就是要让她高兴,知道不?苏姐今天解决了公司的事,心里正高兴,需要朋友分享,你要不让她尽兴,她心里会不舒服,知道不?”

 我似懂非懂,胡乱地点头。等苏姐转来,余辉果然就不遗余力地劝苏姐喝,苏姐要不喝,他就会找出无数个要她喝酒的理由,总得要苏姐喝了,他才肯甘休。那厮还不停地朝我递眼色,要我倒酒,要我劝酒,我只好在一旁跟虫似地劝。苏姐也奇怪,余辉劝她喝酒她会百般推辞,轮到我劝她时,却非常干脆,往往和我对碰对地干。她一个女子,酒量哪赶得上我呀!

 最后,余辉走路快要倒了,苏姐则几乎瘫在了椅子上。两人都直喊痛快,还要要酒喝。我一人清醒着,可不敢再让他们喝,在服务生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将苏姐到卧室去,余辉便朝我一挥手道:“萧、萧可,你、你打的回去吧,我、我会照顾好苏、苏姐的!”

 我见他说话舌头都直了,哪里放心得下,正要坚持留下,余辉忽然狠着脸低声音说:“死萧可,别不识像哇,快滚吧!”

 我立即明白,这厮他娘的装醉呢!看他眼神中的暧昧味道,我就知道,我他娘上了这厮的当了。

 我不便留下当什么电灯泡,尽管心里酸酸的,但我还是乖乖地走了。出了酒店,我站在大街上等的士,才发觉天很晚了,而且下起了小雨,还吹着点风。风带着雨的腥味,拂过脸颊,凉凉的。我的有些晕晕乎乎的脑子经这凉风一吹,变得便清醒了些。我开始用它来思考:余辉把我支使开,他想干什么?这当然不用说,一定是献殷勤!献什么样的殷勤?那就要看苏姐需要什么样的殷勤了!

 眼前晃动着苏姐那曼妙的‮子身‬,感十足的双峰,自己几乎就要进去了的桃源府…一想到这一切都将是余辉的精美大餐,我就恨得牙的,什么**都熄灭在了秋尽时的冷风凄雨中了。

 经过皓洁门市时,见门里仍然透着亮光,我便知道皓洁一定又在网上。本想不去惊扰她的,可是手却不由自主地拍响了她的门。

 “谁呀?”皓洁在里面问。

 “我,萧可!”我说,似乎觉得一股酒气直往上冲。

 “可哥哥?这么晚了才回来?”皓洁惊讶不已,连忙来开门。

 我将敲门的手撑在门上,让它支撑着‮体身‬的重量,大口地着酒气。我这才知道,其实我也喝多了。

 皓洁开门的时候,将卷帘门向上一拉,得我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差点倒下去。

 “可哥哥,你喝醉了?”皓洁惊讶地道。

 “我没醉!”我强辩道“我没醉,我会醉!嘿嘿!”

 “皓洁,谁喝醉了?”我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在里面问道。

 我的刚刚涌上来的酒意一下子就没有了,吓得浑身冒出了冷汗:“皓洁,舅妈来了?”

 “可哥哥,你喝醉了,我送你上去吧…”皓洁对我说,一边朝我使眼色“妈,我送可哥哥回去,马上就下来!”

 “他喝得有多醉?要你当什么好人!”舅母冷冷地道“你不许去!”

 “妈!可哥哥都站不稳了,我送送就回来!”皓洁说着,扶着我出门,然后拉下卷帘门锁了,对我说:“走!”

 我只好老老实实往前走,根本就不用谁扶。皓洁紧跟上来问:“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你妈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下午!”皓洁说“正要给你说呢,我妈今天来看姑姑和晴姐姐,回来就拉长了脸。她本来就没想留下的,不知道哪个嚼舌,说我和你…”我四处看了看,见夜深了,四处无人,就说:“人家没嚼舌,是我们自己本身就有问题!”

 “你也这样说!”皓洁道“我妈明里说是来帮我的忙,实则是来监视我的,我怨不怨啊我!”

 “你怨什么呀怨?”我笑着说“你妈妈来帮你是好事!省得你在城里胡来,大家都不放心!”

 “不和你说了,人家和你说真的!”皓洁嗔道。

 “你妈睡了吗?”我问,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似乎害怕她老人家在后面跟踪。

 “她早睡了,你不听我QQ声音都开得很小吗?”

 “我真醉了,不知道。”

 “你装醉!”皓洁笑道。

 “我是被你妈妈的声音吓醒了的!”我心有余悸地说。

 “为什么怕我妈妈?”皓洁狡黠地问。

 “不知道!”我感觉冷汗又开始出来了。好在马上就到家了,我开了门,让她进去,她不肯,转身走了。

 我望着她走进电梯去的背影,心里怅然若失,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的感觉,让我顿时泪面。

 X月X

 公司歇业一天后,今天又开业了。在佩服苏姐的运作能力时,我也不得不佩服那个叫“贾‮姐小‬”的女人。女人在这个世上,确实能办成许多大事,这些大事甚至可能是男人办不成的,不佩服她们的办事能力,就是对事实的抹杀。我真希望你马上醒过来,因为就支撑我们这个家来说,你比我可强多了。

 因为心里记着奖金,我去了余辉办公室一趟。余辉正在办公室里发呆,看上去很有点不对头,眼神呆呆的,脸上还有点伤,像抓伤。见我进去,他问:“你来做什么?”

 我笑着说:“我来看看你昨天说的话算不算数!”

 “我昨天说什么话了?”

 “奖金啊!”我说“反正是公司出钱,你小子就别克扣我的了!”

 “奖金的事好说!”余辉说“萧可,问你个问题,你他娘得给哥们老实说!”

 “什么问题,用得着这么正经吗?”我奇怪地问。

 “你说,一个女人只是让男人摸她,却不肯让男人上她,这样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余辉问。

 “不懂。”我说“你小子摸了谁?谁不肯让你上?呵呵!”

 “哥们和你说正经的!”余辉正道。

 我也一板脸道:“我也是说真的,这种女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

 “,问你等于白问!”余辉悻悻地道。

 “钱呢?怎么去领?”我问。我关心的只是这“孔方兄”哪管他什么女人。

 “找苏姐要去!”余辉气呼呼地道。

 “得了!”我愤愤地道“当初我就没当真,以为奖个一百两百的还可能,奖一千两千都像在做梦,奖一万两万,嘿嘿,我他娘是傻子,我居然当真!我!”

 “昨晚苏姐说了,叫你自己上她那领去,她私人奖给你,不从公司帐上出!”余辉懒洋洋地说。

 “她私人奖?”我嗤笑道“她昨晚奖给你什么了?呵呵!”

 “小子,别说!”余辉瞪眼道“说要出人命的哈!”

 我呵呵笑着,不想和他说这事,知道奖金的事他娘的是写在水瓢上的字,说没就没了,不能当真,便悻悻地出了他的办公室。

 一出办公室我心里就恨恨不已,我怨不怨哇,两万呢,说没就没了!两万呀,可以还苏姐的帐了。

 不过,我马上心里就求得了平衡,人家也就说说而已,你也没付出什么,就‮摩按‬了一个钟点而已,凭什么给两万呀?再说,没到手的钱,也不是自己的,你失落什么呀!

 我回去继续干自己的工作,这样干一个钟点就有一个钟点的收入,少想那些不切实际的,少生许多烦恼。

 下班回家,照常去皓洁门市存放单车。皓洁正忙,舅妈出来拦住我说:“小萧,自行车就推回去吧,我们这里窄,搁辆单车,连过路上下都不方便。”

 我羞得脸都滚烫了,连连道:“好,好,我推回去,我推回去!”

 皓洁听她妈叫我把车推回去,娇声道:“妈!你做什么呀!”

 我连忙推了车走,感觉特别难受。

 单车没停放地点了,我只得推回家。好在屋子也空,哪里还放不下一辆破车呀!回到家里,我心情郁闷至极,一股躺下去,窝在沙发里再不想起来了。

 正在自己跟自己生气的时候,妈妈打来了电话,她显得很‮奋兴‬:“小萧哇,好消息呀,晴儿的感点越来越多了,刚才医生又发现了两处!”

 “好啊!妈!”我高兴极了,‮奋兴‬得眼泪都下了“妈,尽量照顾好晴儿啊!你也要保重‮体身‬呀!”

 “妈会的。”妈妈说“晴儿舅妈来了,住下没有?”

 “应该是住下了吧!”我说,心里就知道是妈妈的主意,但我不能说明。

 晴儿,你明白吗,我并不恨妈妈这样做!她有她的苦衷,这么长一段时间,她能没听到些关于我和皓洁的风言风语?这毕竟事关她的女儿的幸福和她的侄女的名声,早提防是应该的。我也暗自庆幸,要继续让我和皓洁这样不清不白地下去,难说不伤害我们其中的一个。皓洁单纯,她即使喜欢我,也是懵懂的,不可能是真正的爱。而我对皓洁,除了喜欢她的纯洁可爱,更多的则是**上的求!很多时候,我只要一想起皓洁清纯可爱的样子,就会火上炽,熏烤得自己焦躁不已。如果继续下去,我和她迟早会突破最后的防线的。现在舅妈来了,老大一双眼睛盯着,我们没了机会,应该‮全安‬了不少!

 晴儿,现在我都成什么人了?居然会成了让人提防的贼!而且是一个让人不得不提防的贼!

 我是一个贼!

 晴儿,我是贼吗?我的那些同事,他们哪个没被包过夜呀?又挣钱又“享受”能保住清白的,整个指城,除了我还有谁呀?他们是贼吗?我从没认为他们是啊!那些难兄难弟们,据说出去‮夜一‬,钱是不少挣,可是一旦遇到‮态变‬狂,那就有得受的了。前晚一个同事跟一个客人出去‮夜包‬,回来还跟几个弟兄诉苦呢,说是那客人人肥也就算了,偏偏**旺盛得不得了,硬要他吃了**和她大战三四个回合,结果得他第二天起的力气都没有了。于是他们都来羡慕我,说我是最清纯的老哥们,居然能不用自己的老二就能将女人服帖,他们怎么就没那本事。我便傻傻地笑,心想,我也上门服务的,只是和你们不同,我的底线就是不和客人上

 可我老想着和你的小表妹上!我这不是‮态变‬吗?

 妈妈后来还说了些什么,我已经没在意听了。得知你有了起,我心里高兴了不少,立即跳起来去做饭吃去。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