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03.奖金的刺激条件
  X月X

 奖金的事很快就有了消息。

 我本来已经忘了那件事,觉得那钱本也就不是我的,得不得都无所谓。可是今天苏姐打来电话说,她前段时间忙,既没有叫我去还“利息”又没有想起让我去领奖金。这个周末她刚好有空,于是叫我去“还息”和领奖金。

 今天,下起了小雨。从立冬那天开始,这雨就开始下,都下了好几天了。绵绵不绝的小雨被西北风搅着,麻一般,没完没了,让人心里很是烦躁抑郁。不过听得奖金成真,我心情一下子就开朗了。钱呀,好东西呀,能像吗啡一样振奋人的精神。

 下午下班后,我乘公车去苏姐那里,一路转了几站方才到达。坐小车只半个小时的路程,乘公车却花了近一小时。

 我下了车,沿公路步行。风不是很大,但是很冷,我的鼻子都快冻酸了。进得苏姐家,顿时感觉到春天般的温暖。富人家就是不同,室内的气温都比我们穷人家的高。

 小艾将我带上楼,敲门告诉苏姐说我来了。苏姐便叫小艾下去,没事不要上来。小艾下去了,苏姐给我开了门。

 苏姐穿得很少,完全不像是过冬,似乎还在享受春天的阳光。她的脸还是那么光洁有魅力,还是带着那样的浅笑。她叫我在沙发上坐下,拉着我的手,搁在她的‮腿大‬上说:“上周本来想把奖金给你的,可是出了趟远差,就把这事落下了,苏姐给你道歉!”

 “苏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连忙道“我只是给一个顾客‮摩按‬了一个钟点而已,你大可叫余辉按一个钟点给我记上就行了。”

 “呵呵,小萧,你以为那是给普通人‮摩按‬呀?”苏姐笑着说“那可是我们的救星啊!”“还不都一样‮摩按‬!”我说“顾客都一个心理,就是能‮摩按‬到最佳状况为最好,救星也不例外!”

 “所以说你干得很漂亮啊!”苏姐将我的手拽得紧了些,拉进了她的‮腹小‬处“我应该奖赏有功之臣呀!再说,两万块也不多。”

 “两万块不多?”我惊得嘴巴大张,心里嘀咕,好哇,不多就不多吧,我也不客气了。

 苏姐说:“比起给贾‮姐小‬的红包,你的两万块,小意思了!”

 我当然不知道她给贾‮姐小‬多少,也不会去问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不过可以想象得出,‮安公‬局长大动干戈要为小找点收入,给少了还能成?

 我还想谦让一下,又怕再谦让她就把奖金给收回去,便转移话题道:“苏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是啊!”苏姐笑道“你说你该怎样报答我呢?”

 苏姐一边说,一边用眼角妩媚地看着我,那淌着无限情意的眼睛里,似乎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我干咽了一口,不知道怎样回答她。

 苏姐见我不回答,只是低了头害羞,便又将我的手一紧道:“宝贝,那天我酒喝醉了,你怎么就走了?也不留下来照顾我!”

 我心想不是有余辉陪吗?看余辉脸上的伤痕,就知道是怎么伤的,就是不知道他得手了没有。一想到苏姐和余辉可能做的事,我心里就老大不舒服,心情怪怪的。

 “不过还好,余辉很懂得照顾我的!”苏姐笑着说“那家伙和你一样,手法了得!”

 听这话我就明白,余辉也和我一样,也在干着讨老板喜欢的事呢。就不知道老板是不是全要他用手或者口,而不准用其他的器官。想着自己为了借两万块钱,都沦落成这样了,自己和那些被‮夜包‬的兄弟们还有什么区别!得了,奖金就抵帐吧,我也不领走了,免得被征用来做这种服务!

 于是我结巴着说:“苏姐,奖金就还你的借帐吧,我就不领走了。”

 “不行!”苏姐依然笑着说“奖金你拿走,你借我的钱也不要你还。我说过,我按公司的价格付给你工钱,什么时候付完了,你就什么时候不用来还利息了。”

 “苏姐,这…”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了。

 “小萧,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摩按‬师,我对你是格外器重的,我需要你的服务!”苏姐将我的手握住,捧到了她的脯上去。

 我感觉到了她脯的柔软,也感到了她心脏跳动的节律,很均匀的节律。

 “苏姐,我…”我想我肯定是一脸的无奈。

 晴儿,苏姐漂亮感,每次见她,我都会为她的美貌所陶醉,为她人的体香所惑,为她热烈的期盼所俘获。我其实在内心里早就将她意过无数遍了,为她服务也成了我潜意识某个角落里的期盼。

 可是,清醒的意识往往会阻碍内心里的原始期盼的表达,阻碍原始冲动的爆发,我艰难地说着不。

 “小萧,是不是感觉给苏姐做‮摩按‬很委屈?”苏姐问。

 “不是,苏姐,你怎么这样想呢?”我连忙解释说“给你做我非常高兴,你这么漂亮,全身每一处都美不可言,我…喜欢都来不及呢!”

 “那就这样说定!”苏姐说“给你奖金的前提,就是你必须接受我给你的那笔两万块的服务业务。你要把它当作业务来做或者把它当作为朋友服务都可以,反正我们的买卖关系成立。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对我有什么亏欠了。另外,我虽然不要求像其他顾客‮夜包‬一样享受你的全方位的服务,但是我要是酒后控制不住自己,强*了你,你不能上法院告我!”

 我惊讶地看着苏姐,苏姐也看着我,呵呵笑着:“所以,以后你要敢再劝我喝酒,那就是你自找晦气!好在我通常不会醉酒的,不至于经常让你遭遇不明袭击,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呵呵!”

 我傻傻地笑:“苏姐,你要敢强*我,我就舒服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到时反悔!”苏姐笑道。

 晴儿,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也不可避免地走进了同事们的行列。要想挣钱多,不作出点牺牲是不可能的。牺牲就牺牲吧,反正我这段时间也心火旺,得不到发。只要能挣到大把的票子,就算给她吃掉老二又怎样?又享受又挣钱,我哪里亏了?

 苏姐可能是见我呆呆地想问题,也不再和我说话,而是用她那纤细的手指,在我的手上摩挲。有种很细腻的温热感觉从她的手上传到我的手上,我觉得热力开始在我身上淌了的时候,她却放下了我的手,说:“我去倒点酒来喝,好不好?”

 “你真要酒后强*我呀?”我嘻嘻笑道。

 “别说得那么危险,我少喝点就是!”苏姐浅笑着说。

 晴儿,酒壮胆,我现在一时还怕敢越过那条线,喝点酒兴许就有胆了!

 没等我点头,苏姐很快就拿来了酒瓶和杯子,倒了两杯,她知道我喝大口酒,给我的杯子倒得的,她的杯子却少得多。

 我喝了几杯,酒劲开始上来了,浑身燥热不堪。

 苏姐变着花样劝我喝酒,当她用嘴啜了酒,口对口来喂我时,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把她揽在了怀里。

 我们疯狂地吻着,直到我将她的全身衣服光,她竟然拦住了我即将进入的家伙道:“三个程序,先手后嘴,最后才是这个。”

 我干咽了一口,侍侯女人急不得,要在女人‮体身‬里发更是他娘的不能急!要是**,几分钟就把自己搞定。不过,男人都喜欢侍侯女人,在侍侯中获得快乐的极至。只有那种不尊重女人的汉,才不懂得这些。

 可是,经她这一拦,我的酒醒了不少。看着自己浑身赤条条的样子,我一阵羞愧,连忙拉上了衩,艰难地道:“苏、苏姐,就两个程序吧,我,我,不能做第三道!”

 “不能做是你的事,快给我按按…”苏姐其实已经醉了,呢喃中,柔媚娇弱的样子就像献出初夜的新娘。我渐渐冷静的头脑又开始发热起来,眼前旎的风光,几乎成了一把杀人的尖刀,直刺得我的心脏生生地疼。

 我只得用我魔鬼似的双手,提高她呻的分贝,让她在上手舞足蹈,狂翻滚。等她瘫软地静下来,娇吁吁地,妩媚地说:“小萧,就你这功夫,我真想娶你当我老公!你真是害死人不偿命呀!”

 我已经很累,而且‮身下‬十分难受,艰难地笑笑说:“苏姐,我去趟洗手间!”

 苏姐慵懒地道:“你去吧,转来给我进行第二步!”

 我几乎是冲进洗手间的,我现在只想让自己的老二软下来,这种持续近一个小时的鼓要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我用冷水先洗了把脸,再用冷水浇那该死的家伙,可是不管用,没法,用手套吧,让它发算了。

 当我从洗手间出来,我好受多了。苏姐却又在上招手说:“小萧,第二步!”

 第二步工作并不是我的强项,而且苏姐经刚才的疯狂后体力明显下降,我怎么努力都无法让她呻,她最后只好说:“算了吧,小萧,不做了!”

 我如得到了一道大赦令,忙下了,穿好衣服。又去扶苏姐起,她说她要沐浴,问我有没有兴趣陪她洗鸳鸯浴,我婉言拒绝了,其实,苏姐已经是近四十岁的人了,尽管保养得很好,毕竟岁月不饶人,哪里经得起多番折腾?她见我没有陪她的意思,也不勉强,要我自己开电视看,自己就去沐浴去了。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