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06.来的都是不幸人
  X月X

 晴儿,我真奇怪,今天我的精神怎么会这么好?

 清晨,打开窗子,我大口呼吸着室外新鲜的空气。经过入冬以后第一场小雨的洗濯,城市的空气变得润清凉,甚至还带上了泥土的芬芳,我仿佛就站在发出芬芳的泥土上,这是一种塌实自在的感觉。好像心里的所有包袱全扔在了昨天夜里,今天从上爬起来的,是我,…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精神的而非**的人!

 这种感觉很奇妙,既轻松‮悦愉‬,又飘逸洒。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一时又捕捉不到任何痕迹。

 我懒得去捕捉,因为捕捉这种灵魂的顿悟是很累人的事。我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便去准备早餐。

 上班路上,昨天约我的客人又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昨天真是不好意思,为了弥补过失,她今天专门到公司来请我做。我谢了她,并笑道:“这次你可别再失言了啊!”客人也笑道:“不会的,因为我已经在车上了!”

 今天一早起便觉得高兴,现在又接到一个女人的道歉电话,我这心情就更加好了,骑着车竟然吹起了口哨,这可是几个月来从没有的事!

 这个顾客成了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我进‮摩按‬室的时候,她还没衣服。我问她怎么还呆着,她笑着说:“为了表示抱歉,我让你帮我!”

 我也笑了:“你这哪里是表示抱歉,你这简直就是加重我的劳动强度!”

 说笑归说笑,顾客要求的我还真不能拒绝。我帮她完衣服,不由得惊呆了!

 客人的‮体身‬原本很白,白得就像粉团一样。可是,今天她的上身却有好几处乌青,是瘀伤。可恨的是,她的**上竟然也有伤痕,是掐伤。见了这些与她美好‮体身‬极不和谐的乌青,我皱着眉道:“谁这么狠心,竟然舍得在你这么娇的身上下重手!”

 “还会有谁!”客人嘟着嘴道“那个‮态变‬呗!”

 我不好意思管人家的私事,让她躺好了,给她盖上了浴巾道:“我仔细给你这些瘀伤‮摩按‬‮摩按‬,可惜没有药酒,要不会好得快些!”

 客人道:“得了吧,萧师傅!要治伤我上医院去了。我拿钱到你这里来,人家要什么你还不知道?”

 我尴尬地笑了笑。原来我表错了情:“不好意思,我也是好意!”

 “我知道!来吧,让我好好舒服一下!去他的‮态变‬狂,自己不行,还不准老娘找‮摩按‬师,!”客人一边叫我快进行,一边自顾自骂娘。

 我放弃了要为他仔细‮摩按‬瘀伤的想法,但还是捎带为她‮摩按‬了一下那些瘀伤,以便它们早些散瘀。当我‮摩按‬那些瘀伤时,她感觉有些痛,轻轻地呻着:“萧师傅,虽然痛,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听她这样说,我很高兴,专心在她身上经营,好歹让浑身是伤的她也享受到了奔向巅峰的快乐。

 她给了我双倍的小费,说是对昨天的失约表示歉意。我劝她以后进公司找我,别再冒险。她说,以后会注意的,我打不过他嘛!

 晴儿,她这样做女人,冤枉不冤枉啊!

 中午,没有客人叫我,我便躺在上休息。

 我正拿了份报纸浏览新闻,房门却被狠狠地敲响了,一听那狠劲就知道是余辉。

 我开了门,气呼呼地道:“老大,求求你让我好好休息一个中午行不行?”

 余辉进得屋来,一副收租的样子:“咳、咳,我说萧可哇…”

 “得了!”我恨恨地道“现在是休息时间,少给哥们打你那该死的官腔!”

 “哈哈,你这厮,让我在你面前显摆一次都不行!”余辉终于放下了架子。

 “有话就说,有就放,我要休息!”我装着不耐烦地道。

 “,大冬天的躺上,亏你想得出!”余辉笑道。

 “你家伙办公室有空调倒是好,我们有什么?有西北风!躺上他娘的暖和,你要不要也来躺躺?”我嬉闹着问。

 “算了,有个事问你。”余辉正道。

 “什么鸟事,要你这么严肃?”我还是嬉皮笑脸的。

 “奖金得到了吗?”余辉问。

 “得是得到了,不过先申明,我可是不分给你的哈!”我狡黠地道。

 “切!我没见过钱?”余辉不屑地说“她附加什么条件没有?”

 “条件?”我默然了,怎么没有条件哇,我,条件优厚得惊人呢!

 “我就知道有条件!”余辉道。

 “你知道个!”我冷叱道。

 “得了,哥们!”余辉道“你那点德行,心里什么事早写在脸上了,还瞒得了我!”

 “知道了你还说!”我瞪眼道。

 “老哥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余辉笑道。

 “得了,就你?切!”这家伙,能拉人下水,能催人老命,关心人?瞧他上次催我还钱那德行!

 “你别把好心当驴肝肺!”余辉道“苏姐开出的条件,我想都能想得到!”

 “你想得到的是什么?”我问。

 “三年前我也得过她的一次奖赏,就是奖给这个经理职位。不过有条件。”余辉悠悠地道。

 “什么条件?”我对别人的**虽不是特别感兴趣,但对余辉的**却特别想了解。

 “她叫我每周给她‮摩按‬一次,一直到我帮她找到一个比我更优秀的‮摩按‬师!”余辉闭上了眼睛“三年啊,我!你知道这三年我每到周末都是怎么过的吗?”

 我不知道他们还有这样的易,再看看余辉,感觉他也很可怜的,尽管平时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私下里原来也和我一样,为了生计而干着出卖自己的勾当。

 “现在我终于给她找到了一个比我好的‮摩按‬师,真是谢天谢地呀!”余辉笑着说“哥们,你就先接替我吧,就算你为老哥我做了件好事!”

 我呆呆地望着余辉,没想到这厮极力把我引荐给苏姐,原来是这么个企图!我!不过,也幸好得他的引荐,我的所谓一技之长才给我“借”来了大笔的钱,既了妈妈的住院费,又能供你进促醒中心。我应该感激他才是,可是我又实在感激不起来,感觉自己一开始便跌入了他们事先设置的陷阱。

 “她给你提的条件是什么?”余辉说完自己,便转而来榨我的话。

 “和你一样!不过…”我故意卖着关子道。

 “不过什么?快说!”余辉似乎很在乎我得到的条件。

 我吃吃笑道:“没什么!就是可以动点真格的…”

 “啊…”余辉睁大了眼,不信道“鬼才信!”

 “我!”我骂道“你不是嚷嚷说苏姐都和你们这些狗经理有过那个的吗?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哥们,那是说着玩的呢!真相就是,我们每个人都为她干过‮摩按‬服务!苏姐是何等人物,能要我们这种臭男人沾她‮子身‬?切!”余辉忿忿说“你小子别也是跟我说的假话吧?”

 我还真没想到余辉那天说的会是假的,也真没想到苏姐居然会不让他们沾她的‮子身‬。呆了一呆,我尴尬地笑道:“我以为我造个假你家伙会信呢!”

 说谎不是我的专长,但我这样说,余辉却信了。他长出了一口气,似乎觉得公平了似的,神秘叨叨地道:“哥们,告诉你哈,千万别打她的歪主意!…那天她喝醉酒,我以为…!她居然在那种时候都能守得住,把我脸都抓出了血!她还警告我说,再有下次,她便让我经理都没得当!”

 我想起余辉第二天的脸,心里暗笑,原来是这么回事,真是活该!

 “哥们,想舒服的时候,让客人包你‮夜一‬都可以,千万别上了不该上的,呵呵!听哥们的没错!”余辉地笑道。

 “死鱼,教人学坏呀!”我恼了“信不信我把你的丑事讲给兄弟们听!”

 “别,别!”余辉双手直晃道“哪里说哪里丢,谁他娘说出去,我杀了谁!你小子我知道,嘴巴他娘的严实得跟烧过焊似的!”

 我笑了,可能这是我唯一值得余辉信任的地方。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