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07.要你做激情情人
  我等小柳起后,和他一起下去。

 天色又变得阴沉了,还飞着细细的雨丝,着脸凉凉的。可是今天我心里很是熨贴,像刚烤了火出来似的,浑身暖暖的。

 许朵终于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永远地不睬我,而是为了妈妈的病暂时回避,她的心里是装着我的。

 她的心里是装着我的?我突然一个灵,我怎么会因为她心里装着我就这样‮奋兴‬?难道自己…我不敢再窥视自己的心理,急急地蹬着单车朝公司去。路过“苏姐指连锁”城南盲人保健‮摩按‬院时,我停了停,仔细看了看那高大的建筑,气派的招牌,喉咙里咕噜地响,这就是苏姐将要给我的保健‮摩按‬院吗?这可是个正规的保健中心,不带一点***彩哇!在我的潜意识里,竟然把它看成是我自己的了。

 我恋恋不舍地骑上单车,继续朝公司去,不住地回头。我想,今天我一定要和苏姐把话说明白,该给我的,就要给我!

 刚到公司,苏姐就打来电话,要我晚上到她那里去,到时她叫小文来接我。我想,会是给我报酬的时候了吧?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人格和尊严、灵魂和**全没有了,全作价卖了,是该收款的时候了,我不会和买主有任何客气举动的!

 苏姐把卧室整得很有情调,带有玫瑰调的灯光,温暖如三月的阳光的室温,让人醉的空谷幽兰香味,这些都能让人想起春天。可是,我已经没了什么情致,我就是来做一笔易的,环境的刻意渲染并不能改变这样的实质,决定不了易的质。我想,我该得到的,我绝对不会手软。

 我们先是喝酒,然后是简单的**,再然后就是给她‮摩按‬,媾,没有漏*点,只有生理反应。苏姐想是感觉出了不对劲,叹了口气说:“小萧,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到此为止。我要的不是一个木头人!你前几次的漏*点哪里去了?你太令我失望了!”

 我惊愕在望着她,见她皱着眉,一脸的不快,心里顿时忐忑起来:“苏姐,我,可能还不太习惯,你别急啊,让我慢慢适应吧!”

 “算了!”苏姐长叹道“勉强来的情人是不可靠的!”

 我吃了一惊:“苏姐,你不要我了?”

 “是的!”苏姐淡淡地道“我要一个活生生的男人,而不是你这样的木头!”

 “我…”我语了,自己就这样卖了自己,最后却被买主轻易地给扔了!

 “虽然你不做我的情人,但我们的生意还在,你仍然要为我‮摩按‬还帐!我答应过送你去培训并让你办培训部的事,仍然作数,我也会给你一笔钱,就当我买了一个高价了!原来还答应你送保健‮摩按‬院给你的,那个就算了吧!”

 我灰溜溜地坐起身,穿了衣服,就准备下

 “你干啥?”苏姐疑惑地问。

 “苏姐,你不要我了,我得回去呀!”我酸溜溜地道。

 “你呀!我说你什么好哇!”苏姐一把拉住我,爱怜地道“你看你,老婆都病了半年了,你居然还忍得住,你就不可以放纵一下自己?你苦不苦啊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委屈了你?你说哇!”

 苏姐抓住我的手臂,努力地攘着我,我突然感到她似乎很在意我,心中顿时升起一股百折柔情,一回身就把她抱住了,将我的嘴疯狂地吻上了她的脸、她的,她的下巴、她的颈项…苏姐没提防我突然的疯狂,开始还拒绝着,后来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全身便起了一阵痉挛,也跟着疯狂了起来。

 等我们都平静下来,苏姐轻抚着我**的脯,喃喃地道:“小萧,我明知道得不到你的心,可是,我就是想得到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你,我自己都奇怪自己为什么会选中你!”

 我抱着她的肩,紧了紧:“苏姐,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

 “小萧,我知道让你这样做,让你非常为难,可是你得原谅我,因为我是这么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你信吗?”苏姐像个小女人,躺在我的的臂弯里,喃喃地,梦呓般地道。

 我再次紧了紧手臂,表示我明白她的意思。

 “小萧,我刚才说的都是气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啊!我把城南的两个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转让给你,你坐收股份分红好了,你不适合独挡一面经营公司,还是让我的那些经理去经营吧,你就负责你的培训部好了!”苏姐摩挲着我的脸说。

 我握住了她的小手,吻了吻:“随你怎样给都行,都行!”

 我也知道自己不是经营公司的料,乐得坐享其成。不过,我很想知道她准备给我的下半辈子的钱到底有多少,便嗫嚅道:“苏姐,你,你,准备给我多少钱呢?”

 苏姐将她的食指竖在我的嘴边,地笑:“只要你把漏*点拿出来,小萧,我给你这个数!”

 “十万?”我惊讶地问,感觉有点多。

 “十万?”苏姐笑着假装恼道“苏姐在你心目中就这么小气?”

 我心里一阵狂喜:“那是多少?”

 “一百万吧。”苏姐吃吃地笑道“关键是你要把漏*点拿出来!”

 听得这话,我脑袋嗡地闹开了,嘴上便结巴得厉害:“苏,苏姐,你,你说,说的,是,是,是真,真的?”

 “我骗你干啥呀,宝贝!”苏姐吻了吻我的脸,悠悠地道“你要愿意陪我一辈子,我的全部家当就都是你的!就看你愿意不愿意!”

 我了一口唾,狠狠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我,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放心吧,不过,我可得说好,陪我一年,十万;十年,一百万。你什么时候退出这笔生意都行!有意见吗”苏姐还是吃吃地笑。

 我听说十年这话,心又不由得凉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陪自己不爱的人过十年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日子,还不如杀了我!好吧,现在只有自己给自己一个底线了:“苏姐,十年,恐怕是不现实的了,以我老婆恢复正常为限吧,到时你不能阻挡我回到她身边去!”

 “好啦,听你的!”苏姐笑道“别说这个啦,多没趣呀,来,我还要要…”

 回家时经过皓洁门市,见门市里只皓洁一人,舅妈和小柳都不在,便有些好奇,但又不方便询问。正要径直回去时,皓洁看见了我,出声喊道:“可哥哥,等会等会!”

 我停下脚步,回转身问:“什么事?”

 “我把钥匙给你呀!”皓洁笑着说“还有个事想问你。”

 “舅妈和小柳呢?怎么不在?”我问。

 “小柳回家去了,妈妈到姑姑那里去了。”皓洁说“有个事,你要老实回答我!”

 皓洁脸色变得很严肃,我看了觉得好笑:“什么事,看你的样子像要吃人!”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你上面去!”皓洁左右望望,一边拉下卷帘门,一边锁。

 “什么事,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奇怪地道。

 “走吧,不会心虚不让我上去吧?”皓洁道。

 我苦笑笑:“就这里说吧,不然,待会儿你妈回来,又惹闲话!”

 “哼哼,她哪来那么多闲话?走吧!”皓洁冷哼了哼,拉着我便往巷子深处走。

 进了家门,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时,便见皓洁气呼呼地躺在沙发上,瞪着眼睛。

 “说,你前晚和谁睡在一起?昨晚又到哪里去了?”皓洁洁劈头便问。

 “我能和谁睡一起?”我惊愕了,心想这丫头问这个干啥呢。

 “和朵姐姐睡一起了吧?”皓洁怒视着我道。

 “别瞎说!”我惊道“不知道就别瞎说!”

 “嘿嘿。怕了?”皓洁冷笑道“小柳都告诉我了,我妈都跑促醒中心告诉我姑去了!”

 我脑袋嗡地一下,心中只留了一个念头:糟了,岳母听了这个消息,只怕又要脑溢血了!

 “皓洁,你那个小柳是什么人啊?一个男人,用得着嚼舌吗?真是!”我气哼哼地道。

 “他是嚼的吗?你告诉我,他是嚼的!”皓洁站起来身来,拉着我的胳膊剧烈摇晃着道“可哥哥,我希望他说的都是假的!你告诉我真相,快告诉我!”

 我挣脱皓洁的手,平静地道:“皓洁,这些话,不论真假,都不能告诉你姑姑。你姑姑已经突发过脑溢血了,最忌讳再次引发脑溢血,要是再次发生,她就可能就活不了了!”

 “我不管,我只想知道,小柳说的是不是真的!”皓洁尖叫道。

 “他都说什么了?”我冷冷地问,心里非常鄙视这样的男人,像女人一样好搬是非,算什么男人!

 “他说,他半夜起来上厕所,听见你和朵姐姐说话,心里感到奇怪,便偷偷地听了你们说的全部丑事!”皓洁横眉竖眼地道。

 “都说什么了,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我冷哼道。

 “他先听见朵姐姐说,她为了五万块钱就包给了什么鸽子,又听你说,你也被什么人包了。他觉得你们两人,简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皓洁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我默然。

 小柳虽然值得鄙视,但是他说得没错,我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我不许人侮辱许朵!我恨恨地道:“皓洁,告诉你那个同学,别叫我再看到他!”

 “你还有理?你做得人家说都说不得?”皓洁涨红了脸怒冲冲地道。

 “说我不是东西没关系,可是要说许朵不是东西,我杀人都可以!”我发狠地道。

 “我就知道你和许朵扯不清!还杀人都可以,也不觉得丢人!”皓洁冷笑着道。

 “皓洁,你什么都不懂,别瞎参合!”我哀伤地道。

 “不,我懂!你就是忍不住寂寞,又是和朵姐姐混,又是和外人混!枉我把你当成情圣,当成偶像,你原来却是这样子的人!你卑鄙,你无!你下!”皓洁哭闹着,一边用她的柔弱的拳头,捶着我的口。

 我站着不动,梦呓般地道:“皓洁,你打吧,你骂吧,怎么打,怎么骂都行,你的可哥哥原本就是一个坏到骨子里去了的人,打死骂死他算了!”

 “可哥哥,为什么,为什么啊!”皓洁打累了,终于停了手。

 “皓洁,我这样做,有我这样做的苦衷,你朵姐姐那样做,更有她那样做的难处,你不会理解的,你也不必理解。这件事原本与你无关,你就不要参合进来,啊!”我轻轻地劝说着,一边就去拉她的手。

 “别碰我!”我的手刚刚碰到皓洁的手,皓洁突然尖叫起来“别碰我!你的手太脏了!太肮脏了!”

 皓洁一边说,一边往门边退,胆怯地望着我:“你别过来,我,我下去了,下去了!”

 从她眼里,我居然看出了恐惧!我的心一寒,天,我在皓洁心里已经成了什么人了!

 皓洁去了,关门的声音,像崩山一样,吓得我心惊跳。

 我回身躺进沙发,发了一阵呆,突然一阵惊悸,赶忙摸出‮机手‬,匆忙拨了几个号码,接过来听时,却发现匆忙间竟然拨了个空号。等我重新拨了号,就听许朵在那边低了声音问:“姐夫吗?什么事?”

 “许朵,舅妈走了吗?”我着急地问。

 “走了,怎么哪?”许朵问。

 “走了?妈妈没事吧?”我急着问。

 “没事,到底怎么啦?急死我了!”许朵焦躁起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连连道“许朵,以后舅妈来了,你千万盯着点,别让她在妈妈面前说我们的事!”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许朵疑惑地道“有什么你就好好说,别别藏着掖着!”

 许朵的声音明显变大了。

 “你那么大声干革命啥,想让妈妈听见吗?”我急了。

 “我已经出院子了,他们听不见的。”许朵焦躁地道“详细说,谁耐烦听你半截话!”

 “好好,我说,”我清了清嗓子,接着说“我们晚上说的话,被那个叫什么小柳的全听去了,而且告诉了皓洁和舅妈,舅妈今天到你们那里来就是要告诉妈妈这事的,幸好她今天没告诉,要不然,妈妈再犯病,我们捅的漏子可就大了!”

 “那个小柳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怎么生就这么个女人嘴?真是!”许朵气愤地道。

 “总之,你防着点,别让她和妈妈单独呆在一起。舅妈会以为是为妈妈好,为你好,为你姐姐好,殊不知那样会害了妈妈。”

 “以后我注意点就是,可是,嘴长在她身上,防是防不住的,要给舅妈提个醒才是!”许朵说。

 “怎么个提法。我都觉得没脸见人了,还提什么醒!”我咕哝道。

 “我明天就去,省得夜长梦多!”许朵最后说“好了,就这样,妈妈喊我呢”

 关了电话,我的心理稍安了一些。站起身来去厨房做饭时,突然感觉手心里凉凉地,原来自己手心里居然全是汗!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在意什么人似的,到底是在意岳母的‮体身‬健康,还是在意许朵的名声?我不得而知,不过,我不希望她们任何一个人出什么意外,却是肯定的。

 吃了饭,想起大年就要到了,年货却还没置办,我心里便急。往年过节都是晴儿负责置办年货,自己从没经过手,今年她突然倒下了,也不知道这年该怎么过。好在现在大家对过年也不是太在意了,到时去餐厅胡乱吃一顿就算吃了团圆饭了吧,唉!

 胡思想着,我看了会儿电视,因为许久都没看过了,觉得所有的电视剧都是没头没尾的,看了没劲,倒不如睡觉去。

 和苏姐的‮夜一‬疯狂,耗费了我不少的精力,人早就有些犯困,这一倒下去,沾枕头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