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17.探医院喜过新年
  岳父、岳母和许朵今天果真很早就来了。

 我跟晴儿说昨晚来看我们的苏姐出车祸了,我想去看看,晴儿点头支持我去,岳母听说公司老总昨晚来看过我们,回去还出了车祸,

 也很是支持我去看望,而且一再强调,我们虽然是小百姓,可别失了礼数,礼品要尽可能别寒酸。

 得了他们的支持,我便乘车住苏姐住的医院赶去。

 苏姐住在离她家仅仅两条街的急救中心。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按余辉说的找到她的病房。

 我到病房的时候,几个医生和护士正好从里面出来。我问了问苏姐是不是住这里,得到他们确认后就进去了。

 余辉见我进去,笑着道:“你小子倒来得快的啊!"

 我没有回余辉的话,几步跨到病前,着急地问:“苏姐,你怎样了?"

 苏姐头上着绷带,脸色不太好,不过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她见我来了,淡淡地笑道:“小萧,昨晚还是我去看望你老婆,今早就换

 成了你来看望我了,这真够讽刺的了!"

 苏姐能说得这么轻松,我想,她大约是没有大碍的了,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苏姐,没有大碍吧?伤得重不重?”我关心地问。

 “不知道怎么样了,你问阿辉吧,医生肯告诉她也不肯告诉我!”苏姐笑着说。

 我便把眼睛转向余辉,余辉便清了清喉咙道:“苏姐头部受了点轻伤,伤得重的主要是‮腿大‬,粉碎骨折,看样子得好好地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了。”

 我听说她‮腿大‬粉碎骨折,就自责开了:“苏姐,都怪我,我要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会出这事!"

 苏姐便笑:“小萧,我出车祸只怪我自己不小心驾驶,关你什么事啊?别埋怨自己了!昨晚从你们那里出来,我便心神不宁,就知道要出事。到虹桥十字路口时,见车辆稀少,我竟然闯了红灯!你说我该不该出事?好在我和那辆被撞的车的速度都不快,不然,我这条小命怕都阎王那去了呢。其实,我还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及时给阿辉打电话,我住什么医院你们到现在恐怕都不知道呢,呵呵!"

 我见苏姐并不怪我打了电话,心里反而不好受。我倒是希望她能骂我一顿出出气、泻泻愤,这样我的心里还好受一些。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不知道是因为歉疚还是因为其他。

 “阿辉,你回避一下,我想和小萧说点事!”苏姐突然对余辉道。

 “好,”余辉应道,他疑惑地看了看我,迟疑地走出了病房。

 “小萧,来,到我这头来,来,坐下!”苏姐恢复了她作为一个情人的本,变得可亲而暖昧了起来。

 我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的脸。她今天没有化妆,脸便有些不太光泽,眼角的皱纹很明显,眼袋也显得松弛,脸颊没有红晕有些白得过分。

 “把手给我,小萧!”苏姐望着我道“让我握着你的手和你说话。”

 我把手伸给她,听她说:“小萧,你昨晚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啊!"

 我有些意外,迟疑地道:“苏姐,我给你上什么课了?"

 “你对你子的感情啊!你对她太好了,你抱着她靠在上的样子,太温馨了!以前樟楠也那样拥抱过我,但那是我们都没病没灾的时候,那只是甜蜜浪漫,却少了温馨宁静。在你们面前,虽然只站立了短短的十来分钟时间,但我仿佛看见了你们走过的所有的风风雨雨。我知道,我在你们之间,不经意间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我在车上就一直质问自己,我一直想着要凭我的本事保护你,可是,我对你会有这么好吗?我能给你像你给你子那样的爱吗?我显然不能!以前,我以为我很强,我要给我爱的人一切,保护他不受伤害。可是,一场车祸却轻易地就摧毁了我的狂妄!我发现,我需要的不是要保护别人,我需要的,恰恰是别人对我的保护!小萧,你猜,出事那一瞬,我想到的是什么?"

 我为难地笑道:“苏姐,我怎么能猜得到呢?你想的是什么?"

 “说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苏姐道“那一刻,我想到的居然不是要如何拽紧你,别让你从我手心里飞了,而是要放弃你,给你自由!"

 我紧紧抓住了苏姐的手,把它放到了自己的嘴边,堵住了我几乎就想哭出声的嘴。但我眼中的泪水却是止不住的,已经在放肆地泻了。

 “小萧,你干吗流泪啊?特感动吗?”苏姐笑着问,接着又叹了口气道“小萧,你说我到底该结束以前强加给你的一切可的买卖呢,还是要继续我们的见不得光的关系?我到现在突然发觉,自己以前那样做,是不是错得有些离谱?"

 我咬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糟糟的。我既怕继续我们的关系,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了结,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我渐渐恢复正常的子。我又怕中断我们的关系,一方面苏姐能给我工作,给我金钱,能够让我有余力给晴儿治病;另一方面她更能给我快乐,弥补我生理的缺失。

 “小萧,你说话呀,你说,我该放弃你吗?”苏姐见我久不说话,催促了起来。

 我嗫嚅道:“苏姐,我,我觉得你最好放弃…"

 苏姐疑惑地看着我,怔怔地道:“小萧,你是这样想的吗?"

 我艰难地点点头,叹息道:“这样对你、对我,都是好事!"

 苏姐默然地闭上了眼睛,像在极力思索什么,嘴角*动了好几下。好一阵过后,她突然睁开眼睛,定定地望着我道:“小萧,说完全放手,我怎么都舍不得。不过,在我还没恢复前,你是自由的!"

 苏姐做出这个决定似乎很难,说完这句话,她又闭上了眼。

 听得这个消息,我感觉心情轻松了不少。说实在话,我正不知道这个节该怎样在苏姐和晴儿之间周旋呢,苏姐能够暂时放我一马,我可真得感谢这场车祸!

 今天是腊月二十九了,年夜饭后,岳父岳母要给我们小辈发红包。岳母准备了三个红包,一个给她的二女儿许朵,一个给她的大女儿许晴,一个给我。边给边说些吉利的话,祝福许朵毕业找个好工作,祝愿许晴早康复,祝愿我工作顺利。我们也都回祝两位老人‮体身‬健康,长命百岁,一家子其乐融融。许朵接过红包,便要打开,岳母道:“许朵,今年连出两件大事,妈给你的岁钱少了点,来年一定多给!”许朵便不再打开,悄悄揣进了衣袋里去。

 我从衣袋里摸出了早己为许朵准备好了的红包,递给她道:“许朵,我和你姐姐祝你学业有成,创业顺利,吉星高照!"

 许朵接过红包,笑嘻嘻地道;“姐夫和姐姐给的一定少不了,我要当面验收!"

 我连忙制止道:“许朵,今晚别看,明天一早打开,得个惊喜,来年一年都喜气洋洋的。别看!"

 岳母也说:“对,今晚就先留个悬念,明天一早揭晓!"

 许朵疑惑地道:“姐夫,不会因为太少不好意思吧?没关系,我不在乎!我就想知道你给了多少!"

 我含笑道:“许朵,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就等明天开吧。明天凌晨零点,也就几个小时而已,呵呵!"

 许朵不再坚持,笑道:“就依你,晚结束时,你放爆竹我开红包,嘻嘻!"

 “就这样了!”我说,心里嘀咕,但愿岳父和岳母厌恶晚节目或者坚持不下去,早早睡觉,不然,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红包里的东西!

 新年的钟声敲响时,岳父和岳母果然坚持不住,早早地就睡了,晴儿‮体身‬弱,也先睡着了,只剩我和许朵守着电视津津有味地看节目。同院的三家先后燃放了烟花爆竹,我也到院子里去,要点燃辞旧新的巨响,将过去一年的晦气炸个烟消云散。

 许朵跟着我到院子去,说要在我点燃爆竹的时刻打开红包。

 我点燃了爆竹,在爆竹的炸裂声里,硝烟弥漫,空气里弥散着浓烈的硫磺味。许朵打开了父母给的红包,高兴地道:“一百!"

 我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心中感慨,许朵成了,去年岳母给一千块岁钱,也没见她这么高兴过。

 “看看姐夫和姐姐有多疼爱自己的妹妹一张纸?姐夫,你也太抠门了吧?”许朵笑道。

 屋外只能借屋内漏出的一点光线看清纸张的颜色,看不清纸张的内容,难怪许朵要惊奇。

 “不过,只要是你们给的,就一定是最好的!”许朵说“姐夫,写的什么呀?"

 “你为什么不自己看?”我笑着说“看了不要尖叫就是了,刚才燃放爆竹,爸爸妈妈和你姐姐肯定都己经被吵醒了的,省得他们疑心!”

 许朵疑惑地拿着那张纸进屋去了。不一会儿,爆竹燃放完毕,我也跟着进去。一进屋,便看见许朵站在灯下,一手捂着嘴,一手拿着纸,拿着纸的手剧烈地颤抖。

 她果真没有发出尖叫。

 她的眼里,正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