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19.还股权苏姐反悔
  离开医院,我心里有一种获得自由的无穷快

 搭乘公,我第一次感到了如飞的感觉。头顶的车厢变成了一望空阔的蓝,身边拥挤的人们也变成了茂密的树林,车厢里本来混浊的空气似乎清醒得跟原野里得风一样,倒驰的建筑,给我无穷腾飞的**,我在这种**的驱使下,展开了翅膀,而且迅捷地冲向了蓝天…

 我没有想到,我和苏姐的关系竟然会这样结束,这似乎很不可思议。我甚至觉得,我和她的噩梦般的关系才刚刚开始,就像一个故事才刚刚拉开序幕,还没有充分展开,怎么可能就结束了呢?我不敢才引言!

 但这又明明是苏姐亲口对我说的!难道会是在做梦?

 不管怎么说,结束总是一件好事,

 经历好事,人总是忘形的。我似乎忘记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比如自己和苏姐的关系既然结束了,就应该把自己手里能够还给她的东西还给她,以便巩固这个结束。

 但我没有!

 这个新年似乎好事总是伴随着我,正所谓否极泰来。经过正月这十多天时间的艰苦训练,到今天,散元宵时,晴儿己经能够自己翻身,能够自己坐立,能够把话说得跟原先一样了。唯一让人不能释怀的,就是她‮腿双‬的力量似乎很弱,还不能下地行走。医生说,什么时候能够行走还说不准,但只要她坚持练习学走路,离站立行走那一天就总是不会远的。

 这期间我多次到医院去看望苏姐,每次去时,余辉都在。公司早就上班了,他们便都在医院办公。余辉的情况特殊一些,很多事要他亲自到场处理,但他操控下属的本事大,老有时间在医院。我明白这家伙正在打一场攻坚战,不全身心投入不容易攻克苏姐那坚固的堡垒。每次去,苏姐都要把余辉支使开,然后和我说说话,有时说着,还会习惯地拉过我的手去‮摩抚‬她的脸,或者让我去感受她的心跳。这些日子,她总跟我说那一句重复了千百次的话:“小萧,我,我怎么老是害怕把自己交给他呀?"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老是有这种担心害怕,因为我不是心理学家。我只是明白,余辉这家伙这场攻坚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缴获

 看看苏姐己经慢慢站起来,慢慢地练习行走,我真为扶着她练习的余辉担心,可别一腔心思都白费了。

 这期间,许朵忙自己的事去了,初二一过就回学校去了。许朵回学校是我和她的主意。我从岳母那一脸的忧郁神情中早猜透了她的心思,知道她不放心我们。我借口说让许朵回家住,给晴儿做成一个去经营杂货店的假象。以便让晴儿觉得,我们的杂货店还在。岳母便马上同意这样做。许朵便说,回家住,不如回学校去,回学校好好钻研一下学习,不是很好吗?岳母虽然有些不舍得女儿这么早就离开,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就这样,许朵带着我给她的七十万,走了。

 因为我就要去另外一座城市培训,我跟岳母商量道:“妈,公司派我去H市学习培训,回来会有提升,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但又放心不下晴儿,你看我是不是要去?"

 “学习培训是好事,当然要去!能提升更好,男人嘛,就是要以事业为重,你去吧,家里有我和你爸,你就放心吧!看晴儿这样子,出院的时间就快了!”岳母一听说我要去培训,便觉得是好事,毫不犹豫就叫我去,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可是,我去学习的时间长达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晴儿见不到我,她一定会问我去哪里了。你们总不能说我在看门市吧?如果说我培训学习去了,杂货店的事就肯定会馅的,我不知道晴儿她受不受得了这个事实?”我是真担心,一直放不下来。但我又不想再回余辉那里去上班了,我再干那种游离在*情边缘的服务工作,让晴儿听了,她一定不会饶过我的。

 “小萧,你安心地去吧。”岳母有成竹地道“晴儿这里有我和你爸解释,相信没有问题的。再说,杂货店的事迟早得让她知道,她早晚得面对。倒是你早些混个模样来,也可以给她一点安慰。”

 我觉得岳母说的也对,便去跟晴儿说:“晴儿,许朵明天要去学校了,我要去门市了,以后就不能经常来看你了,你要好好地练习走路,早些站起来,回到你的门市去,知道吗?

 晴儿笑着道:“我也算过呢,朵妹就这两天就该去学校了,你也该过去了。只是还想见见她,你过去就叫她过来。”

 我说:“好的。今天是正月十六,明天就是她上学的日子,我这就打电话叫她过来陪陪你。我下午还要去办点事,明天才过去。你看好不好?"

 晴儿点点头道:“虽然门市离不开人,但我真的想见见妹妹,好好说说她,你就叫她把门市关半天吧。”

 我便去给许朵打电话,我向她说清了我的事,然后叫回来一趟。许朵说,开店正在节骨眼上,没时间身。我说,就是天塌了,你也先回来看看你姐姐。她便笑着说,你说了算,谁叫你是姐夫呢。

 给许朵打了电话,我便回家去取盲人‮摩按‬院的股权转让合同和苏姐给我的十万元存单。我想,既然我们的关系终结了,那么,不属于我的,我就该还回去。

 等我从家里把这两样东西取了去医院时,[我要书屋]苏姐正架着双拐在练习走路。余辉却不见了踪影。我奇怪地问;“余辉怎么不在?"

 苏姐坐回病,将双拐一扔道:“他为什么要在?"

 我一怔,结巴道:“不是他在陪护你吗?"

 “是,是他在陪护!”苏姐没有好气地道“我把他撵走了!"

 “撵走了?”我惊讶地道“为什么?苏姐,你不是…"

 “别提了,再提我跟你急!”苏姐一挥手道“我就没见过这种人,好像对付女人,除了那件事就没有别的了!"

 我似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我敢肯定余辉那小子没用他那蠢脑袋示爱。这家伙真他娘的蠢!他以为爱一个女人,可以像搂抱女那样,动不动就可以用小弟弟说爱!别说苏姐还在病中,就算没病,也得她主动提出来了才好开口要她呀。这厮真是!真他娘的是要把我葬身火海才心甘呀!

 我劝苏姐说:“你好好休息,你也不至于要撵他走啊,你还得要人陪护,别的人你放心?还是叫他转来吧。”

 “我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他,不是别人!”苏姐愤愤地道“你去把门关了我们说话,不然说大声了让别人听了笑话!"

 我去关了门,小心地道:“苏姐,我明天就要走了,你看…"

 “先别说这个!”苏姐道“先说余辉!你说,他是什么人?他怎么能那样?"

 “苏姐,什么那样?我,我不知道啊!”我轻轻地道。

 “我给他一点颜色,他就踩着鼻子上脸!”苏姐气冲冲地道“我对他稍微好点,他就放肆了,对我动手动脚!"

 “他对你动手动脚?”我故作惊讶“那该撵!难不成叫个狼来陪护?该撵!不过,他是怎样动手动脚的?"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苏姐转而笑道“打听这么清楚干啥?想学样?你有他那胆子吗?"

 我见苏姐笑了,挠了挠头道:“苏姐,男人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动手动脚,你该原谅他点。他要根本就不碰你,你还要他做什么?"

 “我就是不许他碰我!”苏姐道“小萧,别说他了,来挨我坐下。”

 苏姐坐在沿,我便找凳子过去挨她坐下。她又习惯地将我的手拉住道:“幸好有你在,我这心里还稍微能有塌实点的时候。”

 我见苏姐始终对我充暖昧,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连忙出手把合同和存单取出来道:“苏姐,余辉那个百分之五十我卖了做了急用,这个百分之五十还在,现在我还给你,连同分红和上次你给的十万存单,这些不属于我,还给你吧!"

 苏姐惊讶地望着我,呆了好一会儿道:“小萧,我把他们给了你,就没打算收回来,你给我赶快收起!"

 我急忙说:“苏姐,我们的关系己经结束了,我怎么能再要你的东西呢?你还是收回去吧!

 “谁说我们的关系结束了?谁说的?”苏姐暴怒道“没结束,没结束!怎么可能结束呢?不可能结束!"

 我痛苦地咬住自己的嘴,我就知道,我和苏姐的恶浊关系,怎么可能说结束就结束呢!

 但我不甘心啊,我得据理力争:“苏姐,你亲口对我说过的,你不能反悔啊!"

 “我没说!我没有说!”苏姐愤然地一挥手,一起身便要站起来,可是她怎么能站得稳?‮子身‬一歪,便向前要倒。我眼疾手快,连忙起身把她扶住道:“苏姐,你别生气,你坐下,坐下,别生气!"

 苏姐那一站,似乎腿上痛吧,她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双手抱住我的‮子身‬道:“小萧,他,我是要撵的,可是你却不能离开我。我需要你,小萧!我,我不能和你说结束就结束!"

 我把她扶回上坐下,自己则颓然地坐回凳子,把头埋在自己的手里,再不肯抬起来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