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06.堕落都是为了谁
  “为什么?”我惊讶地问。

 “因为他住我和丁香住的寝室去了!”兰玫道。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这都不明白?他们好上了呗!”

 “好上了?有这么快的吗?”我疑惑地问。

 “萧哥,你也不过就三十来岁,你怎么这么老士哇?现在的人,为了快乐就住在一起了,有什么好快不快,慢不慢的?今晚我是没睡的地方了,嘿嘿,就睡席未的了!”兰玫说着,将‮子身‬一仰就倒下去了。

 我急的大叫道:“兰玫,这是我的!”

 “睡的就是你的!”兰玫呵呵笑道“谁叫你不给我‮摩按‬!”

 我见今晚不是事,心想,得了,我还是去写旅社吧!,席未这厮,叫回寝室吧,我要去写旅社,出去泡同学吧,我还得去写旅社,这什么世道啊,真是!

 “兰玫,那你就早点睡,我先出去一趟。”我说,转身就去。

 “你去哪里?”兰玫问。

 “我去厕所,你不会跟来吧?”我笑道。

 “切!”兰玫切了一声,不支声了。

 我逃一般跑出中心去,写了旅社。

 这‮夜一‬哪里能够睡得好!先是为席未和兰玫生气,后来就想到了自己和苏姐的关系,想着怎么结束,设计各种方案,辗转反侧大半夜。

 一早起来,我怕敢回中心去,径直去了‮摩按‬院,在‮摩按‬院忙碌了一个整天,直到晚上十点,才懒懒地回宿舍去。

 席未见我回来便吃吃地笑。

 我瞪了他一眼,他住了嘴,可是没一会儿,他又吃吃地笑开了,而且越笑越狂。我恼怒地道:“你小子看着我笑什么?我有什么好笑的吗?”

 “没什么好笑的,哈哈!”席未笑得越发大声了。

 我不理睬他,洗漱了,自去上睡。

 上有一股女人的味道,一股素淡、轻柔、甜腻的味道。深深地呼吸着这种味道,我的眼前似乎看见晴儿洁白的脯,又似乎看见了苏姐的**,还有我的那些顾客…等我猛然回过神来,我才知道,兰玫昨晚果然就在这里睡了‮夜一‬。

 “萧哥,你猜,我们班同学都在传什么笑话?”席未想是自己笑着没劲,停了笑到我边搭讪着道。

 我嘻嘻地回敬道:“传什么?不会是传你小子和丁香那点点事吧?”

 “不是,怎么会传这个呢?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们那点破事,他们也都有的,不值得传为笑话。”席未道。

 “怪了哈,你和丁香也就认识不到七八天,一周下来科睡到一起去了,还不是笑话?”我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席未道。

 “老哥…”席未拉长声音道“那些‮女美‬都是发廊啊,洗脚城啊,休闲‮摩按‬院出来培训的,你以为有几个好货?大家干柴遇到烈火,点燃了烧他娘个快乐就行了,你何必这么看不开?人家兰玫主动找你,你倒好,跑出去写旅社去了!这下好了吧,传为笑话了!”

 “我写旅社被传为笑话了?”我惊奇地道“敢情你们搞倒是正当的,我不搞倒是错误的了?”

 “就是,就是!”席未地道“被一个小丫头得败下阵来,你莫非有难言之隐?”

 “你小子才有难言之隐!”我愤然道“好了,我不和你扯了,我要睡了!”

 席未似乎得了什么消息似的,又哈哈笑了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怎么了,什么都不尊重,连都可以不尊重了!

 人类最崇高的,就莫过于了!一方面它是种族繁衍的高尚行为,另一方面,它是爱情的终极体征,婚姻的强粘合剂!可是现在他们什么都不尊重,就算是

 其实,就人类发展历史来看,人类自身何曾尊重过啊!他们不是谈变,畏之如蛇蝎,就是放纵**,伦人为兽!现在这帮同学,竟然以为正常,这真是咄咄怪事!

 我胡思想着,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时间过得飞快。

 仿佛就一转眼,周末就到了。因为心里老是惦记着苏姐周末要来看我,所以我这神经就绷得特别地紧,我不知道苏姐来了,我将如何应对。

 是一如既往地和她苟合下去,还是向她挑明我要结束,我始终拿不定主意。

 星期五,苏姐来了电话,说星期六她自己驾车前来看我。我说你这也太费事了吧。她说,你别管,人家想你了嘛!

 我听了这话就头皮发炸,恨不得一把撕了自己,撕成两片,晾楼上去!

 考虑到苏姐星期六要来,我只好趁周五放学,赶到刘家去见玲子。玲子一家家门紧闭,我叫了老半天没人应。后来来了个当地人,我忙问:“这家人到哪去了?”

 那人道:“进城去了。”

 “他家不是有个小植物人吗?怎么不留人照顾?”我不解地道。

 “听说是小玲子前几天感冒了,我也不清楚。”那人道“都植物人了,怎么还会感冒,真是奇怪!”

 我脑袋嗡地一下,心想,这下糟了!植物人‮体身‬抵抗能力差,最怕感染其它疼病,这一感冒,小玲子还不凶多吉少!

 我想问明白玲子进了哪家医院,可是那人什么都不知道,问了也白问。我伤感地出了村,到村外的公路上去等公车。心里想着,是不是我叫爷爷为玲子‮摩按‬,让玲子着了凉啊?要真是那样,那我的罪可就大了!

 等了半天,也不见回城的公车,倒等来了出城的车。远远地看见汽车停斜对面的站台,下了一批人,又缓缓地开走了。下来的人里,我看见一个男人,怀里抱着个黑色的匣子,匣子上衬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后面跟着三个人,缓缓地向刘家所在的村子去。我正想会不会是刘大哥一家呢,却见回城的公车到了,停在我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此时暮色四合,我哪有时间去思量那些人到底是谁,只得匆忙上了车。

 车经过那几个人的身边时,我终于看清了他们,果然是刘大哥一家!我还看清了刘大哥怀里抱着的黑匣子上那黑白的照片,那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我没来得及向他们打个招呼,汽车便飞快地甩下他们远去了,就像甩下一群可怜的弃婴。

 坐在空的车上,感受着四面合拢的苍茫暮色,偶然向窗外望去,却见高楼之外的小块田地里,正有几条撒的狗,围着几株不知名的树嬉戏。那几株树,正开出的花,似乎要给寂寞的田野以一点欢乐。然而视野里,还是沉沉的死寂。死寂的田野,死寂的楼房,死寂的树木,以及死寂的我的内心!是的,春天早就到了,但春天的气息并没有降临到每一个事物身上。像我,曾经最早感受春天生的气息,可是有的人,在这个春天,也许只能感受到死亡的气息了。

 我感伤着,为玲子的最终离开下了眼泪,在朦胧中,我似乎看见了自己的黑匣子,也衬着白色的小花,贴着自己的黑白照片。我不知道捧着它的双手,到底是谁的…

 回到寝室,我郁郁寡,连晚饭都没吃就睡了。

 半夜里,听得门被打开,感觉灯被摁亮,然后感觉有人上了席未的。我朦胧地想:“席未这家伙可真能折腾,这都多半夜了才回来!”

 “萧哥,睡着了吗?”席未那边有声音问。

 我吃了一惊,忙睁开眼睛看,真是闯了鬼了,回来的竟然是兰玫!

 “怎么是你?”我恼怒地道。

 “怎么不可以是我?”兰玫反问道。

 “兰玫,你怎么可能有我们寝室的钥匙?席未那家伙不可能把钥匙给你吧?”

 “呵呵,怎么不可能?为了让我腾出那间屋,他可是什么多敢干的!”兰玫笑道“萧哥,我倒想知道,你今晚是不是还要出去写旅社,呵呵!”

 我想不出世上还有这么不要廉的人,就算是‮摩按‬女,也没必要作践自己到这个地步吧?

 我说:“兰玫,你这是何苦作践自己!难道一个人真的可以不要点名声?”

 “萧哥,就是你!让我好没面子!”兰玫气呼呼地道“人家好歹是个女孩子吧?主动找你就够委屈的了,可是你呢?还不要!难道我就这么差劲,全然入不得你得法眼?”

 我觉得这简直是荒唐:“兰玫,你人很漂亮,没理由闹这些闲气。我有我的做人的原则,你别给我添子了!你要在这里睡那是你的权利,对不起,请回避一下,我要起!”

 兰玫冷笑道:“你以为我没见过!男人不都长那玩意,有什么好回避的!”

 我听了这话很生气,心想这女人怎么能这样?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寝室睡觉就他妈惊世骇俗了,怎么还能这样?我想,得了,你不是见过吗?你都不怕我还怕呀!我坐起身,穿好衣服,呼地搂开被子,出我的光光的‮腿大‬,便去找子穿。

 “你起做什么?”兰玫望着我的‮腿大‬道。

 “你不是要我帮你‮摩按‬吗?我起来给你‮摩按‬!来吧,你都不怕,我怕个球!”我恨恨地道。

 “萧哥,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兰玫惊喜地道。

 我哪管那么多,穿好衣服子,走过去,一把把她按倒在了上…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