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
06.堕落的兰玫
  X月X

 算准许朵到站的时间,我提前了20分钟到火车站去。

 火车准点到达,许朵远远的一挥手,我便跑了过去。

 许朵穿了一身深的西装,打着暗红领结。我一上去就笑话道:“许朵,没几天不见,怎么穿这么老的衣服?你该穿浅色点的,方能衬得你年轻漂亮。”

 许朵笑笑道:“姐夫,我就是要这种效果。你看我像三十岁的女人吗?”

 我摇了‮头摇‬道:“衣着倒是像,可惜,眉宇间没有那种成的气质。”

 “我顾了不那么多了。”许朵笑道“成是一时半会装不出来的。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姐夫,这是东方予芊,我的助手;予芊,这是我姐夫,你们认识认识。”

 许朵身后站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姑娘,长得特水灵,打扮得也非常入时,相形之下,就把穿一套老西服的许朵给比下去了。她朝我笑了笑道:“萧哥多关照!”

 我对许朵道:“你们什么时候和对方谈生意?准备写什么样的旅社?”

 许朵笑道:“我们公司处于草创阶段,可不能住太豪华的宾馆,中等点的就行了。姐夫,你带我们去写吧,你都来这里近一个月了,地头要熟悉些。”

 我便头前领路,打的去培训中心附近为她们找了个宾馆让她们住下。许朵和对方联系了碰头的时间和地点,然后对我说:“姐夫,对方约我们下午3点到他们公司去谈,我和予芊再合计合计。12点半我们在餐厅里一起吃饭,现在11点,你可以自行方便一阵,呵呵!”

 我笑了笑道:“我到楼下胡乱逛逛,不影响你们谈工作。”

 许朵也不和我客气,看上去这丫头还真像当老总那么回事。

 我只好下楼去瞎转悠,还没等我走到楼下,我的‮机手‬便响了,我以为是许朵有事找,忙接过来看,却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而且是当地的座机。我怀疑是人家打错了,也吝啬自己的话费,哪里肯接。

 我继续往楼下去,该死,‮机手‬又叫了,看时,还是那个座机号!

 我心中有了些火气,接过电话就嚷道:“谁呀,不知道打错了么?”

 “你是萧可吗?”对方不理会我的无礼,淡淡地道。

 “是呀,你是谁?声音娇滴滴的,我好像没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玩笑道。

 “你当然没有我这样的朋友!”对方冷冷地道“你该有兰玫这样的朋友吧?”

 “兰玫?兰玫怎样了?”我漠然地道“好像还算不得朋友!”

 “好了,我懒得和你废话了。到石斛派出所来一趟吧。”

 “派出所?凭什么呀?我又没有犯法,我凭什么到派出所?”我咋呼道。

 “告诉你吧,你女朋友兰玫涉嫌卖,正扣在派出所,自己来领回去,别让她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兰玫?卖?我女朋友?娘的,这都哪跟哪呀!

 兰玫在派出所?我心里突然有点慌乱起来。兰玫并不是想象中的坏女孩,我还真应该去把她接出来。

 我给许朵打了个电话,说我可能不能陪她吃饭并去和那家公司谈判了。许朵似乎很意外,但也没多问,只是淡淡地道:“知道了,你去办你的事吧。”

 我匆匆到了石斛派出所,值班的民警是个女警,她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看我道:“你就是萧可?”

 我听出声音,她就是给我打电话的人。人的长相和声音的区别可大了,她有着娇滴滴的声音,却也有着短的身材,不小的年龄和起了皱纹的面容。

 “兰玫是怎么回事?”我问。

 “怎么回事?卖!”女警道“是你女朋友吗?”

 “是你女朋友!”我气呼呼地道“我能有这样的女朋友吗?我是她的同学。”

 “倒也是!我看上去也不像,兰玫那样的女人,你也招架不了!”女警道“经过我们的教育,兰玫深刻地认识了错误。念在她是初犯,认错态度又好,组织不予重处,了罚款就可以出去了。”

 “罚款?”我惊讶地道“意思是要我帮她出钱?”

 “对呀,不然,请你来坐席呀?”女警调笑道。

 “多少?”我无奈地道。

 “五千。”

 “五千?”我瞪大了眼睛道“坑人哟?我没有!”

 “说什么呢?愿吧,又不强迫,反正兰玫在这里也跑不了。”女警仰着头悠闲地道,连正眼都不看我了。

 “好,好,开‮票发‬,德行!”我不耐烦地道。

 “你不是没钱吗?开什么‮票发‬?”

 “愿开就开,不开我就走人!”我气呼呼地道,作势转身要走。

 “嘿,你别急呀,小气鬼!”女警笑道“你别说,你还真有意思哈!”

 我装着恼火地道:“我有意思个,红不沾黑不沾,凭什么五千块钱呀?”

 “把‮票发‬收着,到时找她要去!”女警递过‮票发‬来“你是刷卡还是现款?”

 “刷卡,好在还有卡!”我气呼呼地道“这一刷就是五千,我下月的生活费咋办?”

 “兄弟,没饭吃就到大姐家吃去!呵呵,可是今天还得公事公办!”女警笑着打趣我道。

 “算了,我这人最怕和‮民人‬‮察警‬打交道,我到街上卖大力丸去混饭吃吧。”我嘻嘻地笑道“‮察警‬同志,钱也了,是不是该把人让我领走了哇?”

 “好,走吧。”女‮察警‬站起身道。

 *****

 兰玫一直不支声,也不抬头,跟在我后面一点声息都没有。我也不睬她,自顾自地走。到了许朵入住的宾馆旁边时,我突然想起,许朵他们正在谈判呢,我是不是该去接她们呢。我看了看时间,才4点多点,估计她们也没谈完,此时打电话有些不妥。我想,干脆先把兰玫送回宿舍,自己再去接她们。于是我对兰玫道:“兰玫,我送你回宿舍,然后我就去接我妹妹,好不好?”

 “好…”兰玫还知道答应,这是好事。

 “回去好好反思一下,别再这样了!”我唧咕着道。

 “萧哥,你的钱,我会还你的,我卡没带在身上,我要带卡了,我也就不连累你了。”兰玫低声下气地道。

 “算了,那钱就算是我给你的补偿吧?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的,啊!”兰玫低声细气地道:“萧哥,你是好人,我以后不会再着你的,你放心。钱我是要还的,我知道你有个生病的老婆。以后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你放心吧。”

 我不想再和她说什么,我们也已经到了培训中心,我和她说了再见,转身便走。

 “萧哥…”兰玫叫住了我。

 “什么事?”我问。

 “能为我保密吗?”

 “当然能!”我说“进去吧,别瞎想!”

 “谢谢你,萧哥!”兰玫在身后说。

 我不再回答,因为我已经去得远了。 M.hEZxS.com
上章 男按摩师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