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法少女奈叶之天雨 下章
第十章 老伯你谁啊
 [[[cP|w:250|H:190|A:L|u:file2。qidian。/chapters/20134/3/2673116635006205509248750887639。jpg]]]三年A班的班房中,鈴鹿、奈葉和艾麗莎正圍在一起商討剛剛在鞋櫃時發生的事。

 “太奇怪了。”

 鈴鹿十分困擾地看着雨的坐位。

 “沒錯真是怪,那個性格惡劣的傢伙也會有人喜歡。”

 旁邊的艾麗莎十分認同的點頭,同樣聽著的奈葉則是無奈地干笑。

 奈葉完全不覺得有甚麼好奇怪,在她眼中雨可並不是甚麼奇怪的孩子。

 “當然奇怪,明明我都在四處散播小雨他性格惡劣的搖言,中二病啊、變態蘿莉控、跟蹤狂甚麼的全都傳過,但為什麼還會有人給他情信。”

 聽見鈴鹿的話奈葉和艾麗莎的頭上不下一陣陣冷汗。

 “鈴鹿你是說真的嗎?”

 為了保險起見艾麗莎還是決定再問一次。

 而她得到的是毫不猶豫的肯定。

 “當然,為了令小雨能在我掌控之中,我可是花了許多功夫。這些傳言便是小事了,我可是有小雨的觀察記哦,從五歲認識至今總共五本。”

 聽著鈴鹿的話艾麗莎和奈葉也大汗了,就連在旁邊不經意聽到的同班同學也感到壓力。

 很可怕。

 這個女孩很可怕。

 明明看上去是這麼和善猶如天使一樣的孩子。

 但是很可怕。

 這是大家一致的感想,同時也得出絕對不會得罪這位危險的鈴鹿。

 “不過還真是在意啊,到底寄情信的是哪位?”

 奈葉那對小辮子一抖一抖的,看上去興緻十足的樣子。

 “要不等那混蛋回來時供?”

 艾麗莎說的時候還舉起了自己的鐵拳,她同時還邀請杏和智代這兩位高強戰力協助。

 “嗯,幫忙不是問題。可是他會笨到自投羅網嗎?”

 杏表示能讓她扔字典完全oK,問題只是人到底能不能見到。

 “放心吧,小雨絕對會回來的。只要他還想‮全安‬無事地活下去。”

 頓時整個三年A班都沈默了,他們都在為長瀨雨這位同班同學默哀。

 嚴管真是可憐。

 另一方面逃命的雨來到學校的舊校舍里,他確認了周遭都沒有人時才安心地坐下來。

 “那麼讓我來確認一下來容吧。”

 雨已經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懷里的那封情信,這可是他九年來的第一封情信,當然要慎重對待。

 他緊張地打開那粉的信封,從中出一個…卷軸?

 “這是新式的情信書寫方法?還是其實一向都是這樣的…”

 雨現在可是十分想就這樣扔掉卷軸當沒事發生過的衝動。

 “嘛,反正都到這里再看下去吧。”

 雨打開了那一卷卷軸,然后便傻眼了。

 他的眼睛變成一顆白點,他整個完成愣住在開卷那一瞬間。

 因為卷軸上的是用筆以龍飛鳳舞體的字體寫成“放學天台見!”

 這麼霸氣的情書真令雨被它嚇到,雨更好奇的是到底是怎樣的女孩才會寫成這樣啊!

 “我怎麼感覺這比較像挑戰書的…”

 雨的嘴角已經開始不自然地搐,他有點后悔為什麼會擺脫鈴鹿這樣跑出來。

 他可是用拼死的覺悟走出來的,可是褲子都脫了卻讓他看這個。

 “現在回去,應該不會被殺掉吧…”

 看來少年已經完全被鈴鹿調教成功了。

 三年A班的班房,現在大家都在你眼望我眼的狀態,原因很簡單便是雨帶回來的卷軸所引起。

 雨剛一回來便遭受到字典重砲和艾麗莎火焰飛踢的猛攻,不過幸好昨天的訓練發揮到效果將這些都躲過去,並且在一下輪攻勢來之前把手中的卷軸出來。

 “一看便知道那個寫信的傢伙是白痴的,不是這樣的話便是看時代劇看傻了或是一位從深山出來的舊時代人。”

 這是艾麗莎中肯的評語,在場的大家也十分認同。

 “說不定是惡作劇。”

 鈴鹿作出合符她性格的推測,而奈葉則是想不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要今天放后學去見面就清楚了。”

 奈葉只能得出這個結論,而這個也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吶,大家一起去圍觀怎樣?”

 艾麗莎興致地問三年A班的大家,但是大家卻面面相覷不知該怎麼回答。

 大家當然會困惑,畢業他們可是約好今天一放學便到翠屋為艾麗莎辦生日會。

 “喂,你在胡說甚麼啊!我才不想被這麼大一群人來圍觀,我是動物園里的猩猩嗎!”

 雨的吐槽可謂解救了這尷尬的局面,可是不知情的艾麗莎可不會就此算數。

 “哼,你以為這樣說我便會放棄嗎?”

 “我會全力甩開你的。”

 “尽管看看是誰較厲害。”

 就是這樣,不知為了甚麼的比賽開始了。

 不過這樣正好把艾麗莎的目卷轉移到雨那邊,鈴鹿和奈葉她們這邊的計劃能夠如願進行。

 “總是有種不祥的預感。”

 鈴鹿的潛意識中還是對今天可能會發生的事感到擔憂,而幾個小時后她的憂慮成為事實。

 放學,夕陽西下,夕陽的餘光照著大地。雨便是在這樣的背景襯托下一步一步走上天台,現在他的心情就像慢步走上魔王城中boss的房間一樣,心跳到快掉出來。

 “話說艾麗莎那傢伙不是說要跟蹤我的嗎?怎麼不見人了。”

 雨環視一周並用魔力感應過后也發現不到艾麗莎在附近的樣子,鈴鹿那一邊的人馬也說沒有見過她。

 “總覺得會有事發生啊。”

 雨認為登上天台的這段路就像暴風雨來之前的前夕,宁靜得可怕。

 不過本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宗旨,他還是走到天台的門前。

 “要開了。”

 深呼吸一下后,雨便提起精神打開這道地獄之門。

 夕陽照之下天台都被染成緋紅,而在天台之上的確有人在。

 不過…那是一名穿著藍甲胄的老伯,老伯的脖子上還有一條串珠大得嚇人的佛鏈。

 “砰!”雨只是用0。1秒的時間便關門,並且氣定神閒地走下去。

 現在雨心里頭有的只有:

 “老伯你誰啊!”下一秒天台的門,不整個通往天台的樓梯和門被分割成兩份。

 “甚…”

 雨驚訝地回頭,看見那個老伯手中正拿著一枝長槍站到天台上俯視下來。

 “藍月的魔導師長瀨雨,難得老夫寫了封情書給你至少也讓我說上兩句啊。”

 “誰想和你這糟老頭說話啊!”雨毫不猶豫地啟動藍月,全副武裝地面向這個老伯。

 從剛剛的話便能得知這個老伯也是魔法世界的人,而且以對方的行動來看來者不善。

 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被盯上了,但是他還是覺得快點準備逃走比較好。

 剛剛那一擊絕對不是我能接下的。

 雨心跳速度比剛剛上來時跳得更快,雖然加速的原因完全不同了。

 “啊!”這時一聲悲嗚傳出,一個黑色的身影從對面的舊校舍飛出來,那個黑影從外觀上來看根本就是復仇者聯盟中的Ironman只不過塗變成黑紅相間。

 不過雨留意的不是這里,而是他懷中的那名女孩。

 “艾麗莎!”

 雨才剛踏出一步想救人時,老伯手里的槍突然伸出來到雨的面前,槍刃的刀面正反著自己驚慌的臉。

 這剎那未來視發動了,雨看見自己在下一秒便分屍的慘狀。

 【零時移動】

 “連接吧,蜻蜓切!”

 雨當機立斷地發動轉移魔法離開原地,然后他原本身處的位置和周圍的東西都被毫不留情地切斷。

 “這樣是怎麼一回事啊。”

 雨心有餘悸地看着已經被得殘缺不全的校舍,他覺得最近的自己總是在鬼門關前打轉。

 “直感嗎,不愧是后的s級魔導師。即使是小孩時代,但銳的戰鬥本能仍在嗎。”

 老伯一副賞識的樣子看着雨,這令雨渾身上下都發寒。

 “可惡。”

 雨咬牙切齒地看着眼前的這位老伯,他現在完全沒有心情想和他戰鬥,最要的是去救艾麗莎。

 “看來“藍月”你很想去救“閃耀之光”但是老夫可不會讓你去哦。”

 老伯十分猥瑣地盯著雨,雨現在的感覺就像被毒蛇盯上了一樣。

 “甚麼藍月、閃耀之光,我一句也聽不懂啊。”

 “沒關係,反正你們很快都會被我們捉住。”

 “我們?”

 雨錯愕地看着眼前這個老伯,照他的話來說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嗯,就是你們啊。未來的超一魔導師,AcE?oF?AcE的高町奈葉、同樣是AcE的菲特?泰斯塔羅沙和夜天之主八神疾風,還有紫魅影月村鈴鹿和剛剛的閃耀之光艾麗莎?巴宁斯。”

 老伯所說的名字雨差不多全部都認識,他開始很點害怕。這個不明來歷的老伯到底是甚麼來頭,為什麼要來捉他們,還有未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可是現況不容他考慮這麼多,他現在需要做的便是盡快解決眼前的老伯,然后去救艾麗莎。

 而鈴鹿和奈葉那邊只能祈求奈葉能以她AAA級的魔導師實力撐過去,而菲特和不認識的八神疾風只能聽天由命了。
上章 魔法少女奈叶之天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