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法少女奈叶之天雨 下章
第三十一章 绝望从来都不在我的餐单
 一处看似荒无的世界中,突然一道七的虹光闪现。

 闪耀的虹光之下有两名人类出现在这世界之中,那便是从时空庭园中离开的透也和奏。

 “不是回地球吗?”

 “我不认为你真的不去阻止她哦。”

 透也向奏笑一个,奏摆出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情。

 “老婆大人所想的我都知道哦。”

 “白痴,我们应该回去跟雨说一声先的。”

 “没关系的,反正有你老公我在,保证很快完事。”

 奏无奈地只好跟住这个自信心极高的人一起走下去,有时她会想自己‮么什为‬选了‮人个这‬做终生伴侣。

 “那么我们‮么什为‬会到这里来?”

 “金丝雀在信中不是提给了?普蕾希亚最近在有意无意地观察着这边世界的太古遗产发掘。”

 “你这样也太鲁莽,我们事前可是和发掘队伍并没有一点交流,你这样跑到人家面前说来作保镖,谁信啊。”

 “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奏又再一次感叹自己老公的鲁莽,而透也还是当作没看到奏的苦恼自顾自的前行。

 “果然要再多加约束。”

 “小奏,我刚刚好像听到一些很恐怖的事啊。”

 “没甚么,只是打算回去后把你的零用钱再减一半,然后限制你的行动范围。”

 “不要啊!”透也想到回去后的生活开始有点后悔,‮么什为‬自己要擅作主张地来到。

 不过一切都太迟了,既然已经来到也没法回头。

 “那么首先去接触一下吧。”

 透也乐观的喊叫,然后不等奏反应过来便抱起她高飞。

 “等等!你怎么突然抱起人。”

 奏脸红地捶透也的口,透也出他氓的一面。

 “害羞甚么,我们都哔~过了。”

 “去死吧!”

 奏狠狠地给透也掴耳光,透也脸上多了一个赤红的巴掌印。

 “喂,这样要我如何去跟人交流,霸气会掉一半的。”

 “谁管你。”

 这样打打闹闹下这对欢乐的夫妇找到了当地的考古队,对方好像知道透也的大名,并没有多加阻挠透也他们同行。

 因为他们也知道,就算自己这群人不允许,身为魔王的透也都会霸王硬上弓的,所以索让他上来好了,不过这么顺利也归咎于魔王在外的风评也不错。

 虽然叫魔王好像很可怕,但是相关的传闻都是良好的,至少没传出过魔王会杀人抢劫之类的。

 当大家都上到次元舰时,透也和奏并没有去到舰桥参与到有关事务,他们只是负责护行。

 “你打算怎么阻止学姐。”

 奏与透也现在正对坐在上,不过看见透也百无了赖的样子她便不怎么放心。

 “你也信任一下我,怎么说你老公我可是最强的存在。”

 “我太了解你了,你这样悠悠的样子绝对会惹出祸。”

 “别担心,即使这舰毁了,我也有信心保护你在次元洪中生存下去。”

 “唉…那时候雨怎么办啊。你也是一个父亲了,有点责任感好吗?”

 “放心啦,那孩子没这么脆弱。”

 透也说话时突然抬起右手,在奏奇怪他这动作时,突然他的右手对准背后的墙壁出一道魔力炮。

 “砰!”魔力炮的威力强到连破三道墙壁,将透也所在的房间与船中的饭堂通过缺口连起来。

 “偷听可不是好事哦。”

 透也笑里藏刀地看着被自己炮击所击中的那人,烟雾散去一个身穿漆黑骑士甲胄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愧是魔王,竟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那个黑色骑士轻轻拍上掉落在甲胄上的灰尘,看他的样子就像不把透也放在眼内。

 “哦,竟然丝毫无损,你这家伙厉害的。”

 透也收起他玩世不恭的笑容,他随手放置一个护罩在奏身上后走向黑色骑士。

 “那么骑士先生你从何而来啊。”

 “哦,还未自我介绍真是失礼。”

 黑色骑士礼貌地向透也鞠躬,但是透也没有掉易轻心,他凭多年的战斗直感得知眼前‮人个这‬很危险。

 “我来自“crow”象徵不祥、为世界带来灾难和厄运的鸦,我就是其中的一只。”

 黑色骑士的背后突然伸出一对翅膀,他双翼一拍化为一道黑色的光线直奔透也。

 “切!”

 透也不得不硬接这一击,因为在他身后的便是奏。

 三重的魔力盾在透也前面展开,他很有信心能挡下对方的一击。

 可是诧异的事情发生,鸦并不是打破盾、或挠过它,而是穿透过去犹如没有任何东西阻碍在他身前一样。

 “魔法是对我没用的。”

 鸦十分自信‮音声的‬令透也皱眉,鸦这奇袭十分有效,至少透也以现在的距离完全赶不及发动任何防御魔法,并且又不能躲避。

 只是他还是轻视了透也,被称为魔王同时被公认最强的他并非这么容易能打败的。

 就在鸦认为自己得手时却被透也用背摔将高速移动中的自己摔到旁边的通路去,他在反应过来时已经发现自己摔倒在地上。

 “别瞧不起人啊。”

 “切,看见你自信的脸便令人作呕。”

 “那还真不好意识。”

 “让我给你嚐一番绝望的滋味吧。”

 “绝望从来都不在我的餐单上。”

 就像鸦不将透也放在眼内一样,透也都不当他是一回事。

 “不知你老婆介不介意和我跳一支舞呢。”

 鸦在话音落下的同时间已经飞扑过去,但是还是被透也先一步捉到先机来到他的必经之路上。

 “我说过的,别瞧不起人。”

 鸦现在的视野中充着七的虹光,虹光包裹的是一个拳头。

 这次鸦也是挥拳抵挡,两者碰撞的一刹那倒飞出去的还是鸦。

 “不可能!”

 被击飞的鸦不敢相信地盯着透也,他对自己会被打飞感到十分惊讶。

 “看来你那个盔甲不能挡下由七种属混合起来的魔力。”

 透也傲慢的态度和冰冷语气令在场的人都感到一阵战栗,那是属于他的霸道。

 “可恶,那个糟老头又骗我,说甚么魔王只是个花瓶。派一个这么麻烦的任务给我,明明最讨厌用“那个”的。”

 鸦重新再次站起来时整个人的气息都不同了,他拔出一柄长刀,刀身上还遍布奇怪的咒文。

 “解!”

 突然灰暗的光芒从鸦的甲胄中释放出来,原本眼睛的位置变成魅的紫红色。

 透也感觉到此时的他比起刚刚危险十倍,正当他打算先发制人时却感一股寒气在背后接近。

 “咔!”

 透也所站的位置被一抹紫的弧光闪过,次元舰的地板被切断,人们能够看到外面的次元洪,幸好透也立即使用魔法将填好,不然会使大家遭殃的。

 但是透也现在的状况不怎么好,他的右腹被刚刚的一击斩中,现在鲜血正把他的上衣染红。

 “透也!”

 奏十分紧张地拍打着透也的护罩,她‮得不恨‬现在立即跑到透也的身边。

 “别来!待在那里,这家伙很危险。”

 透也的视线连一秒也不敢从鸦的移开,谁知道他甚么时候又会挥剑的。

 突然一股魔力气息从透也他们头上高速接近,透也能认出这魔力是谁的。

 “切,怎么到一起来啊。”

 “杀!”透也连为次元舰展开护盾也做不到,因为鸦的剑击又来,这次透也能看见他的动作。透也避开了刀的直刺,他移到鸦的右侧打算将给他一击时,鸦的翅膀却像活过来一样分别刺向透也。

 没法使用魔法阻挡的透也只余下回避这一选项,惊险地躲过翅膀的刺击后,舰却动起来,那是因为普蕾希亚的雷电击中次元舰的缘故。

 “魔王你刚刚好像说过能带着子在次元洪中生存吧。”

 糟了!

 听见鸦的话透也有不祥的预感,但他看见鸦高举他的刀,然后刀身爆发出异的紫光芒,将次元舰一分为二。

 透也发现他想‮么什干‬时已经回到奏的身边,他紧紧抱住奏然后在周围用魔力制作出一个膜。

 “后会无期。”

 鸦抛出一个漆黑的圆球,透也一看便知道不是甚么好东西。

 接着黑色的洪从圆球中爆发出来,从透也他们所在的舰尾中噬掉一切,漆黑的洪之中只有一点虹光随着动。

 另一边的舰首也有一束翠的光芒闪现,翠的光化为抹光线离开了。

 …

 “嗯,以上便是我们的经历。在那之后你老爸我当然没死,正在和你妈妈在次元裂中找出口。”

 “喂,老爸那个叫鸦的人是普蕾希亚派来的吗?”

 雨听完透也的回忆后有点害怕地问,‮道知要‬如今在阿斯拉的各位也没有透也的实力,如果那边叫鸦的人来袭可是连挡也挡不住。

 “不,普蕾希亚没可能认识她,大概只是巧合遇上。我想他原来的目标是除去我,和这次事件没关。”

 “魔法无效的敌人,你认识这类的人或组织吗?”

 “不认识,如果早知道有这类人的存在,你认为我还会打得这么狼狈吗。”

 雨听到透也的语气说好像在说自己是笨蛋一样,不过他也没有驳嘴,因为他现在正想起那个同样魔法无效化的魔斗士。

 “雨你可别想去帮我们报仇,以现在的你还不行啊。这事留到我回来才去干,我现可是一肚气。”

 这叫儿子不去报仇的理由是因为自己想愤吗!

 在场的众人都在吐槽这不知所谓的父亲。

 “老爸你放心吧,我绝对会抢先你一步的。”

 这么欢乐的复仇是怎么一回事!

 其余的人都囧囧有神地看着这两父子。

 “嘛,你现在要赢的话也不没机会的,用上“那个”的话。”

 “就是你经常说的“在这片虹光面前无人能挡”那个吗?”

 “就是那…”

 突然通话中断了,雨呆若木地站在原地。

 “追踪不能。”

 艾密遗憾地垂下头,她带着歉意地望向雨。

 不过雨并没有介意,他反而是深深一口气。

 然后大声呼叫

 “这坑爹啊!!”
上章 魔法少女奈叶之天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