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魔法少女奈叶之天雨 下章
第四章 夜天的騎士
 “主人他真的是那個雨嗎?”

 銀在夜天的身體里向自己的主人詢問,兩人看着雨與鴉之間的戰鬥,她們都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事物。五分鐘前才消失不見的雨,竟然在這五分鐘后強得與鴉實力旗鼓相當。

 “肯定是沒有錯,他的能力不是都已經很清楚表示出‮份身‬了嗎。銀你還是給我專心于術式的形態轉換和維持方面,你這樣跟我搭話害我有三行編碼刻錯了。”

 夜天在銀說話的同時也在不斷地運行魔法術式,夜天之書現在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進行翻頁。當中的術式的情報量,還有將其轉換的過程都在令這魔導器快要超載了。作為管理人格的銀本人也有種應對不及的情況,不過她還是努力地在進行夜天付給自己的工作。

 看到眼前的雨和鴉的戰鬥,恐怕很多人都會問為什麼夜天還要站于這麼近距離觀戰。為什麼她不逃到‮全安‬的距離,好讓雨能夠專心戰鬥,不會因鴉攻擊夜天所分神。

 這些答案都是因為夜天她很清楚,即使過了多久眼前的這個男孩還是那個比自己年輕且實力不濟的年輕騎士。她很清楚自己的守護騎士的他,肯定會需要自己的幫手,所以她不走。

 她要留在這里與自己的騎士並肩作戰,尽管她的一切攻擊都不會奏效,但是她能夠做的還有許多。

 【至少這一次我不會讓自己的同伴在眼所不及的地方離去。】

 夜天這時候回想的是自己第一個同時也許是最后一個的弟子艾菲爾的臉,因為自己的疏忽而失去的這個弟子給自己上了重要的一課,所以她決不允許自己在這里獨自離開。

 【明明在不久之前說了最討厭他?】

 “銀你最近變得惡趣味了。”

 夜天因為銀的這一句話使她原本在編寫的魔法險些崩潰,當然在快要崩潰的時候銀也在修補。

 【主人!】

 突然銀的一聲高呼夜天立即望回去雨和鴉的戰鬥上,她看到了雨被鴉的蛇穿過了左腹。目睹了這一個場面后夜天的心里牽起了無數的漣漪,她險些就前功盡廢把準備的魔法一次丟棄衝前去。

 不過雨他阻止了她,或者說是他的眼神阻止了。並不是雨示意讓夜天不要來的,他一直在專注于戰鬥當中,根本沒分神到夜天這邊的餘力。而是夜天看到了雨被擊中后的眼神后才卻步的,即使半隻腳踏入了鬼門關,他的鬥志也沒有熄滅。

 現在的他就真的像一個真正的騎士一樣保護住自己的君主,只要他還有一口氣,他就會拚盡自己全身上下每一滴血每一塊來為自己君主殺出一條血路。見到他視死如歸也不願自己受傷的眼神,夜天就知道自決不能現在上去費他的心血。

 夜天在雨吃力地找回劍撐起身與鴉對峙的時候加速了魔法的生成,然后與銀稍作溝通之后,她將天劍十字狠狠地敲在地上。

 然后他向著專心于戰鬥的雨和鴉大喊:

 “你們倆是不是忘了還有本‮姐小‬在啊。”

 就在兩人戰意提升到最高點,只要再多一秒新一輪的戰就要一觸即發的,就在這個時間點上夜天的話打斷了一切,夜天的行動也將一切扭轉了。

 夜天腳下一個多重的古式貝爾卡式魔法陣在旋轉,三角形的法陣上再疊上一個倒三角的法陣。至少有四重的魔法術式在這里瞬間爆發了。

 單憑眼根本不能完全數清楚的魔友彈在夜天的周遭浮現了,一個又一個純白的光球這樣浮游在半空之中,這情景有一點像是下雪一樣。

 “無謂的掙扎。”

 鴉看到了夜天的一系列行動后感到不屑,身穿著這一身盔甲的他已經對世界中的魔法完全免疫了。即使連雨也認為夜天這是無謀魯莽之舉,不過很快他的想法便會有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發!”

 夜天身邊的所有的魔力彈全數在同一時間出了,這一輪彈幕齊放的場面十分壯觀,換作在電影上面的話這幕肯定是整部電影里的精彩一幕。然而這樣的舉動卻引起了鴉的注意力,他打算穿過這彈幕群先去攻擊夜天。

 見到他的動作雨當然不可能呆站于原地,他立即便一個箭步就追到了鴉的背后。可是這一招卻是虛招,鴉的目的就是為了引雨主動自投羅網。

 兩人一劍一刀互相碰撞震盪出的震波令到周圍的灰塵都被一下子吹飛,劍與刀的分開后兩人又立即再文鋒。可是因為準備比鴉不足的雨卻慢了一小步,對方的刀挑起了他的劍使他出了空隙。

 雨正打算用盾回防的時候,卻因牽動到了左腹的傷口引起的痛楚使他動作慢了幾拍。眼看鴉這一下要得手的時候,雨也立即採取了攻勢,他即使是要死也不會讓鴉好過。

 這時候夜天的彈幕來到了,夜天的攻擊卻成為了關鍵。魔力彈正如鴉所想一樣並沒有穿透到他的盔甲,可是有好幾個魔力彈在還未碰到盔甲之前直接炸開,強烈得會使眼睛感到刺痛的白光就在鴉的面前綻開。

 強光使鴉的動作不由自主地停下,不過相對地他也急速地拍翼離開雨的攻擊範圍。而這時同樣受到強光照的雨卻完全沒有影響,在光球炸開之前早已有數個魔力彈中了他,他不受影響的關鍵就在這些魔力彈之中。

 原本雨還很驚訝地以為夜天失誤地將魔力彈向了自己,可是很快便發現其實所有事都是一個巧妙的計算。這些魔力彈其實都並非是正真用于攻擊的魔法,而是將治療魔法、輔助魔法壓縮于內然后打中被擊中者體內的魔法。

 在短短的幾秒之中雨已經接受到了接近二十個這樣的魔力球,有一開始的擁有墨鏡效果的魔法、然后再有幾個治療魔法打在自己身上使原本正在血的傷口暫時封起來。另外最關鍵的是雨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更輕了,他的五感也在不斷地提升感度。

 雨自己的感想則是原來順風耳和千里眼是這樣的感覺啊。,在全身都被強化了之后的現在雨回頭望看了夜天。

 “看甚麼看,是時間分出勝負了我的騎士。”

 即使夜天在差不多二十米外的地方,可是雨還是很清楚地聽到了她用著一貫的語氣來跟雨這麼一句話。而最令到雨感到振奮的是自己被承認為她的騎士了,他感覺即使接下來要死去也已經沒有甚麼事會后悔了。

 “決勝負了藍月!”

 【yes。master!】

 雨將劍入到半月盾之中儲存能量的同時往鴉所在的地方一躍而起,而夜天在同時利了之前儲存下的魔法將好幾塊龐大的石頭吹起。即使鴉能夠將魔法無效化,也不可能將間接產生的物件直接無效化。

 當然以鴉的實力是不可能被這樣的攻擊難倒,即使眼睛還未完全回復好,他還是憑藉著湛的劍術將石頭都逐一切開。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為了掩人耳目,都是讓雨能夠悄然到達鴉的背后的手段。雨維持著一個拔刀斬的姿勢出現在鴉的背后,他在接近的瞬間劍便已經準備好出鞘。

 “你以為我真的看不見嗎!”

 “看到又有甚麼關係!”

 鴉轉身回來面向住雨,這時候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雨緊握住的劍出鞘的瞬間純黑的蝕能凝聚成了厚實的結晶體,現在雨的月蝕劍表層因為蝕能凝結聚集的關係變大了點,與此同時鴉的妖刀也散發出了異的紫光。

 兩人的劍和刀在電光石火之間便互相撞上了,撞擊上的那一剎那整個世人都變得沉默了,直至到那近乎在這一地都夷為平地的爆炸來到之前。

 劍與刀的錯,僅僅是這一個動作就已經引起了如同大口徑炮彈擊在陸地的效果,而且那只是劍與刀之間碰撞的餘波而已。

 雨和鴉的對峙還在繼續,那是一場力量上的角力。他們倆已經是傾盡自己全身的力量到劍上,令人意外的是力量的比拚很快就要結束了。

 雨的劍身上突然出現了裂痕,然后在裂痕出現的瞬間劍折斷了。

 【master!】

 藍月的提示音讓雨在劍被折斷的瞬間回過神來,即使劍斷開成兩截劍身還是有近一半的長度,雨乘著自己身體因慣壓下去的力量反手向上斬出月影。

 黑色的月牙形的劍氣將鴉的右翼切下來,這樣一來便使鴉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再加上雨的身體強化過后的影響,雨成功將鴉面而來的這一刀格開了,如果這一刀不格開的話他的膛便要被劈開。

 這時候雨更是乘勝追擊,在鴉回過神來之前他突入到前,他用斷面的劍直指向鴉的心臟。這時候鴉直接將刀從上而下地直向雨,雨這時候已經沒有先躲開這一擊再找機會的想法,認為此時錯過了便沒有下次了。

 所以他用左手的手臂硬吃下了這一刀,刀刺穿了他的左手前臂停在了前幾寸的位置。他用了自己左手的肌緊緊地夾住了鴉的刀,他是用左手報廢換了心臟被刺穿。

 這時候雨的劍已經刺穿了鴉的盔甲,可是也僅僅貫穿了盔甲並沒有到達血的部份。這時候的鴉眼神變了,這情況雨回憶起了在之前對陣鴉時最后的攻擊。感覺就是有了別的人突然控制了鴉的身體來攻擊自己,那瞬間爆發的力量更是本來的幾倍。

 【要在他完全爆發之前殺了他!】

 雨鬆開了右手轉成握拳,他將能掉動到的蝕能所有集于右拳上。可是這時候鴉的刀已經變化成上百條黑蛇,沒有了刀刺住的關係雨的左手也像沒了骨頭垂下。

 到底會是拳頭快,還是黑蛇快。那當然是蛇比拳快,在雨的拳打在自己在鴉前的劍上之前,蛇群已經咬上了雨。感受到了一股不明的力量正在捲席自己的身體的雨,也沒有停下揮拳的動作。

 【要贏了!】

 雨的腦海之中僅僅餘下的這一個想法,他的身體已經只會按住這信念而行動了。

 然后漆黑的拳頭打上了在劍柄上,劍一下子從鴉的體內飛出來,那是劍直接貫穿了鴉整個身體的表現。而蛇的也在劍穿過心臟時清失了,雨僅僅關注到得到手上的勝利,沒有發現到蛇咬下后有一股黑氣悄悄埋入了自己的身體。

 “贏…了?”

 雨有點不可思議地看着自己的手,看着正在墜下的鴉的屍體,然后慢慢地消‮意失‬識,世界變成漆黑一片。
上章 魔法少女奈叶之天雨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