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章
第12章
 和陆川有同样感慨的,还有中午过来蹭饭的刘夏。

 “女神!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女神啊!早上的八宝粥和小包子就算了,没想到你一个早上居然整出了这么多好吃的!”刘夏一边啃着盐水鸭,一边不忘猛夸厨子。

 叶慈笑笑:“所以说一顿饭就能当女神了?”她不清楚现代的人到底是对会做饭这件事有什么误解,可是对她而言,会做饭、能做几道拿得出手的食物,简直可以说是那时生活的必备技能,没有一个女子能因为会做饭就收获一顿夸奖的。

 “我可不是说说就算了的!反正我不管,这以后我就是你的粉丝了!”刘夏一脸认真。

 叶慈愣:“你不是陆川的粉丝么…还是什么…亲妈粉?”

 刘夏先是皱了皱眉,然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般一拍掌道:“没关系!我会像爱川神一样爱你的,不用吃醋。”说着的时候还有手拍了拍叶慈的肩膀,以示安慰。

 叶慈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收获的第一个粉丝居然是因为她的厨艺,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好事啊?

 等吃完饭,刘夏又在叶慈的脸上观察了一番,发现今天叶慈的妆容比昨天还要精致了一些:“小慈,你今天的妆怎么比昨天化得还要好?”

 叶慈点点头:“昨天化底妆前没用妆前,等过了一个小时就有些浮粉,看着就比今天糙一些。”

 刘夏心里想说:您那糙一些的妆也比我们这些强很多了!…

 因为现在的影视拍摄恨不得给所有演员都磨皮美化,演员的皮肤在电视里看着事实上比实际要好很多。但同是身边的演员,谁看谁都跟没穿衣服一样,自然都会把细节无限放大。

 刘夏收起了轻松的表情,略显严肃地问道:“那个Lisa还是不给你化妆?”

 叶慈摇了‮头摇‬,不是很在意地说道:“我自己化也一样,而且还能练练技术。”

 刘夏给了她一个白眼:“你这技术都能跟微博上那些美妆大V一个水准了,不用再练了。”然后又道“Lisa那人…爱李伦的程度比我爱川神还要加个‘更’字,你…最好能防着她点儿。”

 叶慈不解:“防?防她什么?”

 刘夏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索把话说开了:“你以为我们这些小演员为什么那么供着化妆师?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得罪他们会导致自己上镜时的妆巨丑,被观众拿来吐槽,明明没整容的愣活儿让他们给化得跟整容了一样的都大有人在,真的是有理说不清好吧?”

 顿了顿,她又继续道:“不过这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其次就是化妆师造型师事实上在剧组里和每个部门都很络,平里经常互通有无,彼此介绍新活儿什么的,所以得罪一个化妆师很有可能得罪剧组里服装、道具、后勤等等一大票人。”

 叶慈认真地听着,表情若有所思。

 “演员这职业听着风光,其实真正到了剧组,地位还不如一个管道具的小哥。除非你红成陆川、邓茜那样能被请着来演主角,否则都是要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低三下四地拉关系套近乎的,一个不留神就可能得罪人…”

 叶慈以前不知道这些门道,闻言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呀?我们负责演戏,他们负责剧组事宜,不是各司其职的关系么?干嘛要奉承他们?”

 这话如果是别的新人来讲,刘夏真的会怀疑这新人太过清高,但对象换成了叶慈,刘夏反而没了那么多想法。因为这两天的相处,刘夏早就发现叶慈其实是个“剧组白痴”而且有什么不懂的也就直接问,她问了就是真不懂,而不是拿这种话来噎人的。

 “就因为你是演员啊,是公众人物,尤其是我们这些新人,都是抱着将来能红的信念的。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剧组里的工作人员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说出去谁认识谁啊?但我们不行,如果真的得罪人,你现在不红还好,可将来保不准哪天红的时候被人爆料当年怎么怎么耍大牌,怎么怎么人品差之类,一准儿给你闹心地夜不宁。”

 叶慈听了这话,懂了:“谢谢你,能把这些讲给我。”她认真地对刘夏道谢,上一世没少吃苦,她懂得如果有个能真心待自己的掌事姑姑,那她的宫女之路可以少绕很多弯路,而刘夏显然做了“姑姑”的角色。

 刘夏被叶慈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发:“你千万别说谢啦,我吃了你这么多好吃的,自然是把你当朋友的。”

 叶慈闻言与刘夏相视一笑,不再废话了——能有个可以心的朋友,真好。

 ——

 只是叶慈没有想到,刘夏的话下午就应验了。这次拍摄的一个镜头,是叶慈饰演的映秀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绣荷包,被手下的宫女告知皇上让她立刻过去。本来是一个简单到简单不过的剧情,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镜头,道具组的工作人员直接咬上了叶慈——

 “明明我中午收工的时候就把道具给你了,现在你怎么还管我要啊?”道具组的孙萍对着叶慈大声说道,周围忙着手中工作的同事也纷纷闻声转过头来。

 此时陆川拍戏的场景尚未布置好,正坐在角落里休息,而谢鹏辉也站在那里不知道和他说着什么,听到这边的声音也都看了过来。

 见周围人全部都将视线对准自己,叶慈不动声地皱了皱眉,眼睛则是一直盯着对面的孙萍。

 其实在此之前,她连孙萍是谁都不知道,只是问了老师要下午拍摄时用的道具,没料到对方就直接回了自己这么一句。

 努力回想了一下中午结束拍摄时的情景,叶慈十分确信自己一直都躲在角落里“窥屏”根本就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和自己有过交流。

 刘夏临走时的话迅速在脑中闪过,叶慈只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老师您要不再确认下?我这里真的没有收到过道具…”

 孙萍好似早就料到了刘夏会这样回复,等她话音刚落便跟着开口:“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栽赃诬陷你?我犯得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叶慈是吧?昨天刚到剧组就耍大牌要自己化妆,接着就推了谢导的加戏。呵呵,名气还不大,架子倒不小~你这样的演员我见得多了,还真把自己当儿葱了?”

 听到这里,叶慈已经非常确信这个孙萍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可依旧被对方的最后一句话说得难免生了些火气。

 她依旧是平静地盯着孙萍,周围的人越聚越多,颇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叶慈深了一口气,只是缓缓开口:“我这样的演员是什么样的演员?”

 孙萍直接瞪了她一眼:“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货?当初上赶着抱李伦‮腿大‬蹭热度的时候也是这样没有自知之明是吧?”

 听到这话,周围人不免窃窃私语一番,一些原本不知道叶慈和李伦关系的人被迅速科普。

 叶慈反而笑了,自重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一种无名的火气:“原来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道具到底给没给我的问题,而是我当初的绯闻碍了某些人的眼必须要出了这口恶气?”

 孙萍听到这话一愣,她没有料到叶慈被当众揭穿还能这副气定神闲的态度:“你!”

 没等她把话说完,赶过来的谢鹏辉出言打断:“你什么你?有事说事不知道?剧组找你们来是议论八卦的?!”

 说这句话,谢鹏辉实际上是在帮着叶慈了。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这个孙萍其实是个投资商家的亲戚,平时工作倒也算合格,只是总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头,唯一玩得比较好的就是Lisa。

 而谢鹏辉,显然也不想因为叶慈去得罪这个有个好亲戚的孙萍,那纯粹是给自己找事。转头又问向叶慈:“给没给你道具你心里没数么?道具不见了不知道赶紧找个东西来替补?在这儿撕能解决问题么?”

 叶慈在谢鹏辉出现的时候就冷静了很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容易被点了火。可她上一辈子就是被冤枉死的“人言可畏”的道理她比谁都懂,什么委屈都能受,唯独这个莫须有的罪名,会让她一瞬间炸

 从随身包里翻出携带的雅漾大罐,直接对着自己的脸一顿猛,接触到冰凉的体,叶慈也算是彻底冷静下来了——这一世没有能不听一句解释的封建皇权,只要她能张嘴能动手,就有给自己翻身的机会,再也没有一句话就治她于死地的情况发生。

 只听谢鹏辉继续道:“我不关心东西到底是谁丢的,道具丢了可以再找,找不到可以找别的物品替代,一个宫女刺绣的细节有那么重要让你俩在这吵吵起来?!”

 孙萍是负责道具的,有什么替补的东西当然得问她。听完谢鹏辉的话,她不冷不热地开口:“现在手头上没有别的道具了,只有一个花绷子和一块布。”

 谢鹏辉不有点冒火:“一个花绷子和一块布你让她在上面干绣啊?!找本书来对付得了。”

 孙萍冷哼一声,凉凉说道:“谢导,她演得是个宫女,能识字的宫女有几个啊?再说了她那么能耐,干绣也能秀得出来啊~~”

 显然,这孙萍就是故意和叶慈过不去就对了。

 谢鹏辉还想开口继续说什么,却被一旁的叶慈直接打断了——

 “行,那就把花绷子和布拿来吧。”

 周围人闻言都不由得睁大眼看向叶慈,几个意思这是?单就花绷子和布?在上面干嘛啊?而且没有半成型的样子,拍出来绝壁丑到爆!

 叶慈没管四周投来的视线,只是跟变戏法一样,从包包里搜出了自己随身携带针线包,里面有各种颜色的纯棉绣线和各种长短大小的针。

 孙萍见她这阵势,一副有成竹地笑道:“你就想拿个针线包对付过去?真当自己是再世绣娘呢?”

 叶慈头也不抬,手上忙着将线引入针中,亦是冷声开口——

 “花绷子、布。谢谢。”
上章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