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章
第53章
 叶慈对裴景泽仅停留在“这个人好有气势”的模糊概念里,被陆川这么一说反而愣了。陆川见叶慈一脸懵懂的模样,非常机智地选择了闭嘴,笑笑地‮头摇‬揭过了这一页。

 等莫羡和邓茜下来后,四个人坐着陆川的大越野直奔H区‮夜午‬最繁华的夜市区而去。上车后的莫羡皱着眉沉声发问:“为什么我们两个要做你的车?”

 陆川不在意地回道:“我们两个单独出行太高调了,不合适。”

 邓茜嗤笑:“你这意思是我们四个加起来比你们两个还低调?”

 陆川:“…”叶慈听着几人聊天的语气,自然猜到了陆川、邓茜和莫羡私下的关系应该是极好的,而且两个人上车后看到她也没有出任何意外的表情,反而是朝自己友好地笑了笑…也就是说莫羡和邓茜是知道自己和陆川的关系的…

 坐在副驾驶上,叶慈不自觉地对着手指,这是她第一次以陆川女朋友的‮份身‬见他的朋友…虽然今天自己装扮得很漂亮,可如果陆川早告诉她不止他们两个人,自己肯定要补一补妆什么的…她觉得,见男朋友的朋友们是一件很正式的事情啊。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邓茜和陆川互相挤兑和嘲讽,莫羡在邓茜扛不住的时候默默出声帮腔。说了几分钟后,陆川才意识到哪里不对,转头叶慈的头发——

 “你看,他们两个欺负我!”

 邓茜和莫羡:…

 脸呢?!川神你这说不过找女朋友告状真的好么?仗着我们和叶慈不不好意思难为她是吧?!

 叶慈笑着拿下陆川的手:“可茜姐说的也没错啊,我们是真的没有抢过他们的头条。”原来这两个人还在为颁奖典礼的头条挣得面红耳赤。

 陆川愣:“不是,媳妇儿你这帮着外人欺负我的毛病能不能改改啊?”这种告状不成反被训的既视感不要太强烈了好吧?陆川的语气里是委屈,倒不是真的生气。

 邓茜非常不给面子地大笑出声,叶慈也跟着笑笑,莫羡倒是没有笑,脸上神色柔和。

 “叶慈,祝贺你,最佳新人。”邓茜话锋一转,直接把话题带到了叶慈身上“而且红毯也很惊,礼服好漂亮,很适合你。”

 女人和女人聊天,关注点永远都绕不开一个“美”字。

 叶慈笑着回说:“茜姐又拿了一个视后,我也还没祝贺呢。”

 陆川皱皱眉:“你俩别祝贺来祝贺去了,正好一顿饭,把你两个的庆功宴合一起办了。”

 “诶呦呵,真会给自己省钱啊?大川你这就很抠门了啊?”邓茜继续和陆川逗闷子。

 “不是我,是你家老莫请。”

 莫羡:“…”邓茜怒,‮劲使‬儿拍了拍主驾驶的背椅:“不是!凭什么啊?”

 “凭他是盛世的老总呗。”陆川将车驶入停车场“到了。”

 陆川选的是一家本市的高档餐厅,能进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菜品倒都很家常,主要是环境清雅,极注意保护客人隐私,也因此成为了很多公众人物的首选。门口的小哥都是人,一见到这四个人进来,脸上先是闪过一丝讶异,随后便迅速恢复热情的模样,引着四个人直接进了包厢内。

 点餐的时候邓茜和莫羡两个人都是邓茜做主的,基本不用莫羡心,就把他平里爱吃的菜都点了。而到了叶慈和陆川这边,两个人凑到菜单的上小声商量了起来——

 “这个要不要吃?”陆川问。

 叶慈看了看,点头。

 “这个呢?”

 叶慈皱皱眉,‮头摇‬。

 后来就是陆川手指到那个菜,不用他媳妇点头或‮头摇‬,光看表情就懂了——眼睛亮了就是要,皱皱眉头就是不要。等帮着叶慈点完餐,川哥自己也没点什么东西,就直接把菜单交给了一旁看傻了的服务生。

 忽然又听到还在默默翻着菜单的叶慈轻声开口道:“再加一盅猴头菇墨鱼汤。”

 陆川脸上的笑意明显多了几分。这点餐的过程邓茜和莫羡全程看过来,说实在的,他俩心里不是不诧异的——陆川伺候人点餐?完全听女方的话?呵呵呵,厉害了我的叶慈!

 本来他俩站在陆川的立场,多少会觉得川神这宠宠得有点骄纵的趋势啊?可听到叶慈最后的一句话,两个人相视一眼,脸上也多了几分了然的笑意——陆川胃不好,还只点了一份养胃汤,不是给他又是给谁的呢?…

 “你们两个谁先喜欢上谁的啊?”邓茜化身八卦记者,好奇地问道。

 陆川挑了挑眉,帮叶慈倒了杯水后才缓缓开口:“这不是废话么?我先看上她的呗。”叶慈闻言头埋得更低了些,脸上显出不自然的红晕。

 邓茜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穿梭了数圈儿,她还没忘记当初拍戏的时候陆川就让自己暗中帮衬叶慈的事,所以这些事也不是无迹可寻的。只不过当陆川真的在她和莫羡面前亲口承认时,还是觉得蛮诧异的。

 她倒不是觉得叶慈哪里不好,只是陆川这么多年一直守身如玉、清心寡得令人发指,她当时就和莫羡私下里说,这陆川要么就是要求极高要么就是个基佬。

 期望值就被无形中拔得很高,再见到叶慈时不免有些…不解。就是不解,‮乐娱‬圈从来不缺‮女美‬,叶慈长得也真的不是最惊的那款。

 “小慈呢?什么时候喜欢上川神的呀?”邓茜笑着询问,四个人干坐着,三个都是闷葫芦,只能靠她不停地找话题了。

 叶慈先是愣了愣,转头看向陆川,只见对方也是一脸好奇。想了想,她才不太确定地说道:“不知道…好像就是慢慢就喜欢上了,没有什么确定的时间点。”

 说话间又给陆川递了张纸巾,同时把他面前的水杯倒。陆川闻言只是笑笑地摸了摸她的头,没说什么。

 其实叶慈对邓茜和莫羡之间的事更好奇,可碍于自己脸皮薄,不好意思当面询问,只能暗戳戳地不停观察两人之间的互动。邓茜也不是没眼色的人,简单询问后就发现叶慈其实不是个爱公开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就没再揪着两个人之间的事继续询问了。

 等菜真的上来,几个人开始一边闲聊一边吃饭的时候,邓茜原本心里的疑惑总算是解开了——陆川点的菜虽然都是依着叶慈的喜好定的,可菜一上来,邓茜和莫羡二人一看,都是陆川平里爱吃的…

 吃饭时,陆川和邓茜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莫羡原本就话少,只负责专心吃饭。而叶慈话也不多,只是她不像莫老板那般吃得忘我,相反,叶慈全程都在照顾着每个人的需求,尤其是陆川的,基本上川神的碗里就没断过菜,都是叶慈自觉给他添的。

 其实陆川本来对别人给他夹菜这事并不是十分乐于接受,但也说不上排斥。不过叶慈给他夹菜的动作十分自然,而且都是照顾着他的口味来的,对于自家媳妇给夹菜,川神还是一万个满意的,有一种莫名的大男子主义精神在内心蠢蠢动!还不忘丢给莫羡一个洋洋得意的眼神——看见没?媳妇和媳妇还是有差距的吧?

 然后意味十足地对邓茜“教育”道:“学着点。”

 换来茜女王的嗤之以鼻,她鄙视的不是叶慈无微不至地照顾,而是陆川得了便宜就卖乖的嘚瑟样。

 而当陆川筷子不自觉地伸向饭桌上唯一一份川菜时,叶慈的筷子直接伸过来打断了他夹菜的动作。

 神色淡淡地,却不容半分质疑:“不行。”

 她没忘记这两天这男人给自己打电话时狂胃药的事情。

 陆川只好讷讷地缩回筷子,继续喝着一旁的猴头菇墨鱼汤。大男子主义什么的瞬间消失,没能撑过三秒…

 邓茜和莫羡见状不由得一笑,说实话见到川神吃瘪,心情还是蛮‮悦愉‬的啊。

 叶慈骨子里对‮女男‬相处上还是有些守旧思想的,总觉得在外面不能太让自家汉子没牌面,见到邓茜和莫羡戏谑的表情,才意识到刚刚举动似乎让陆川没面子的…转过头有些赧然地看向陆川。

 成功接收到自家媳妇“含情脉脉”的注视,陆川转过头却见到叶慈略带歉意地眨着大眼睛眼巴巴地瞅着他,那模样也是够可怜见的。

 先是愣了几秒,反应过来陆川无奈地笑了笑,叶慈的耳朵:“没事。”

 千思万绪不过是要他一个“没事”的安心,叶慈闻言出了甜甜的笑,继续低头吃饭,陆川则难得地又主动动了动筷子,这次是给叶慈夹了些她爱吃的东西。

 叶慈看着碗里多出来的食物,先是一顿,然后就笑着继续吃得贼嗨皮了。

 邓茜和莫羡两个作为谈恋爱谈了十年的骨灰级元老,忽然有了吃顿饭还要吃狗粮的错觉…他俩是过了这甜蜜的腻歪期了,看着陆川和叶慈在他们面前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还是有种莫名受刺的感觉。

 “咳咳,我说你俩够了啊!知道是热恋期,克制点行不行?”邓茜几乎是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了,因为太丑。

 莫羡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了窗外,嗯,街景都比对面的两个人看着舒坦。

 陆川轻笑,伸了伸手臂直接搭在了叶慈的座椅上,她只要稍稍往后一靠就能顺利进入男人的锢范围,这姿势在公开场合有种不亲密却很暧昧的感觉。

 叶慈想了想,还是开口小声问道:“茜姐,你和莫总在一起十多年了啊?”

 邓茜不在意地点点头:“是啊,早过了情燃烧的岁月了,现在摸着他的左手跟摸自己的右手没什么区别。”

 叶慈闻言眼神中出羡慕的光芒,她也想让陆川握着她的左手向握着自己的右手一样!

 然而下一刻邓茜话锋一转:“小慈,你可要想好…‮乐娱‬圈一直都有种特自嘲的说法——明星是不配谈恋爱的。我当年和莫羡在一起,只有我一个是圈子里的人还走得十分艰辛,更何况你们是两个人,而且陆川是近一亿女粉丝的老公…”

 没等叶慈回答,陆川就先急了:“有毒?没听过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啊?老莫你赶紧拿胶带把你媳妇儿嘴巴粘上。”

 莫羡没说话,他知道邓茜不会无缘无故地说这些,既然说了就有她的用意。

 邓茜不为所动,脸上出了整晚最严肃的表情:“那你说我说的哪句不是事实?难道我走过来的路不艰辛?难道你川神没有一个亿的女粉丝?”

 陆川:“…”哪个都很难反驳

 叶慈则是静静抬起头,轻轻向后靠了靠,右手抓住陆川搭在椅子上的右手,无意识地摩挲着。

 “嗯,我知道,不过我不怕。”说这话事,叶慈一脸笑意,脸上也没有一丝顾虑和担忧,只有地坚定。

 她转头看了看陆川,继而开口道:“之前他还和我说,义无反顾地把我拽进他的世界是他最大的自私…不过我感谢他的自私,而且,只要还在他的世界里,我就不会怕。”

 邓茜闻言微愣,她没有想过陆川早就给叶慈打了预防针,沉默地看了两人半晌,终是叹了口气:“你真的想好了?”在陆川和叶慈的事情上,就算邓茜是陆川的朋友,她也觉得这件事一旦曝光,对叶慈的伤害远比对陆川来得大。她第一眼就觉得叶慈很不错,越相处就越觉得她好,到现在反而莫名有点心疼叶慈即将面对的一切了。

 叶慈点点头,想了想才开口问道:“茜姐当年和莫总在一起很辛苦,可有后悔过?”女明星和金主比十八线新人和全民男神…压力也不相上下吧?

 叶慈这个虽是疑问句,可答案不言而喻,否则邓茜和不可能和莫羡纠纠这么多年了。邓茜被叶慈这样一问,也是一愣。果然感情的事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啊。

 自嘲地笑了笑,邓茜千言万语终是换成了一句祝福:“加油。”

 叶慈笑着点头,陆川的眉头却直接皱成了一个川字:“我说…你俩在这情真意切地幻想着我媳妇将来可能面临重重困难,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啊?”

 叶慈和邓茜纷纷转头看他,只听川神淡淡地说道:“你们忽略了我会一直护着她。”

 叶慈非常捧场地出甜甜的笑容,邓茜则是轻哼一声:“我倒觉得你到时候别护着比较好,小慈自己能迅速成长起来才是正道。”

 顿了顿,邓茜轻叹一声:“我们别把气氛搞得这么沉重了。今天小慈就成功靠红毯亮相赚足了话题啊,而且又拿了新人奖,以后的星途只会越走越顺的。”

 叶慈笑笑:“嗯,我会努力的。”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样,转头看向陆川“蒋大哥说,如果不是你最后亮相红毯时太风,我的热搜其实可以再长一点的。”

 陆川:“…”邓茜:“哈哈哈,大川你这太不厚道了吧?知道颁奖典礼抢不过我们的头条,就在红毯上和你媳妇儿争热搜啊?”

 陆川心底也很无奈,但嘴上还是很强硬的表示:“废话!我媳妇那热搜全部是她的美照!就这样的热搜我下次还是会照抢不误。”

 莫羡忽然出声道:“那估计…你以后有的忙了。”

 …

 中途在叶慈去洗手间时,陆川看向对面的情侣老人组:“我媳妇好吧?”脸的炫耀模样。

 邓茜一本正经地回说:“你算是捡到宝了,就因为她好我才忍不住想劝她改归正,及早回头是岸。”

 莫羡依旧表情淡淡:“好,就是配你有点可惜了。”

 陆川:“…你俩够了啊!”邓茜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对了!你俩不会还没…emmm…”刚刚当着叶慈的面她不好意思问,但看这两个人还是一副情窦初开的清纯模样,她就忍不住好奇地想知道…

 陆川秒懂,一口茶差点没出去,转头看向莫羡:“你能不能管管她,这么奔放不好吧?”

 莫羡则是静静看了他一眼,转头对自己媳妇斩钉截铁道:“没有。”

 “我靠!”川神难得出了不自然的表情。

 叶慈回来的时候就听到莫羡的“没有”和陆川的一句口:“什么没有?”

 三个人这次倒是默契十足,纷纷‮头摇‬:“什么也没有。”

 叶慈:“…”盛世的艺人这次订的都是同一家酒店,四个人吃喝足后打道回府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钟了,回去的路上叶慈就忍不住地打起了瞌睡。

 陆川把叶慈送到房间门口,站定后停了足足十几秒,就是什么都不说地直勾勾地瞅着叶慈。叶慈这时候已经困成了狗,看着陆川那可怜巴巴又充诉求的眼神,只能无奈地勾了勾手,让男人跟着她进了房间。

 陆川自己住的酒店不在这里,叶慈其实也不忍心让他大半夜再开车回去的。显然…叶同学忘记了陆川其实可以再开一间房的选项。

 进了房间,叶慈第一时间就是冲进洗漱间把自己的妆给卸了,就算再困她也没有带妆睡觉的习惯,不论多么淡的妆容多少都会给面部肌肤带来负重感。

 等她洗完脸换了身居家服出来的时候,就见到陆川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个绒质的盒子充期待地看着她…

 叶慈愣了愣,卸了妆又洗了脸,这时候倒是比刚刚清醒了些,但是眼前这个东西还是让她一时间有点反应无能。

 陆川则是直接把盒子打开,取出里面的东西亲手戴在了叶慈的手上,轻声开口道:“这个是我早就准备好的,打算在你拿了奖以后送给你。”

 叶慈怔怔地看着手腕上的手环,这个她不陌生,不久前刚刚刷爆了各大社媒体,同时又在眼前的男人手腕上看了整整一晚,这上面刻着两个字幕——C&C。

 自己手腕上的手环明显比男人的那个小了一圈儿,也细了很多。叶慈看着看着就莫名其默地红了眼圈…明明是她在想着给他准备礼物的,怎么就让这男人给抢了先呢…

 还是这么一份具有特殊意义的礼物…鼻子,叶慈讷讷开口:“谢谢…我会小心收好的…”

 陆川就受不了她这副模样,直接将女人揽进怀里:“对我说什么谢谢啊…明明是我能给你的太少了。”

 就算是送了一个情侣款的手环,也不能光明正大地佩带出来…

 叶慈趴在男人的前,带着鼻音轻声回说:“很多很多了,我很高兴。”是真的很高兴,能拿奖很高兴,能收到陆川给自己的“定情信物”更高兴。

 陆川眼里带着笑意,轻轻吻了吻叶慈的发梢:“我也是。”

 …

 等陆川洗完澡出来,叶慈已经趴在上睡着了,陆川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边,先是静静看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替她起遮住脸颊的碎发,关上一旁的台灯,然后在她身边留出来的位置上躺下。

 睡中的叶慈像是感觉到了旁边有人,迷糊糊地睁开眼:“陆川?…”

 “嗯,睡吧。”陆川将女人顺利搂进怀中,轻轻怕了拍她的肩膀。叶慈听到他的声音后就又安心地闭上了眼,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很快就又睡着了…

 两个白天累得半死的人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幽幽转醒。完全不知道第二天的‮乐娱‬头条又被他们屠了版,不过就算知道,以陆川和叶慈的性格和现在的态度,对这件事也只会不予理会。

 昨晚陆川一行四人果然被跟拍了,跟拍的狗仔一路从典礼现场跟拍到餐厅再到酒店,全程记录了四个人一起吃饭和返回酒店的情景。但从图上实在也看不出什么来,开始时在饭店下车时,叶慈是坐在副驾驶上的,随后等从饭店出来返回酒店时,就变成了莫羡坐在副驾驶上,叶慈和邓茜坐在后座。

 而且从下车到上车的所有画面,叶慈都是和邓茜走在一起的,而陆川则是和莫羡跟在后面。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止不住吃瓜群众和各路粉丝的动——邓茜、陆川和莫羡关系好,这个是圈子里都知道的事,可是这次加上了一个叶慈啊!

 川们也傻眼了,知道他们家川神和叶慈关系好,可没想到是这么好啊!

 磁铁们也激动了,她们家叶子能和盛世高层关系密切,那对叶慈的发展绝对是特大利好啊!

 蒋非其实也懵了,他怎么不知道叶慈什么时候和这三个大佬成了她口中的“朋友”了啊?

 最淡定的大概就是吃瓜群众了: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啊?昨晚叶慈拿了新人奖,邓茜拿了视后,盛世几个人聚在一起庆祝一下很正常吧?有必要联想那么丰富么?

 不管群众们怎样众说纷纭,议论纷纷。这次的新闻中最大的收益者是叶慈,毕竟消息一出,所有人的关注点都是“叶慈为什么会和这几个人凑到一起”…

 经过昨晚,叶慈终于不再是吃瓜群众眼中上不了台面的十八线新人。顶着“最佳新人”的头衔,所有人都知道,叶慈凭着自己的实力给自己的星路奠定了一个超高的起点。

 也有人感慨,怪不得这妹子当时有勇气怒怼李伦和傅欣容,实力在这里摆着呢啊…有时候人们对于“有实力”的人的行为总是格外宽容。

 也是这个早上,DK的办公室格外热闹,品牌经理正在和区域负责人解释着之前为何拒绝赞助“最佳新人”的事情——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她能获奖啊,再说拒绝她的也不是我们一家…”品牌经理一脸委屈。

 负责人对她这种推责任的行为很是看不惯,直接怒斥道:“你恐怕不止是拒接她那么简单吧?说叶慈不配穿我们DK的衣服?这是你一个品牌经理该说出来的话么?”

 区域负责人昨晚在典礼后见到了蒋非,双方都是老人,闲聊两句后蒋非话锋一转,以开玩笑的口气将叶慈的助理怎么被他们DK的品牌经理奚落的事讲了一遍。作为区域负责人,又是盛世的长期赞助商,他的脸都快被丢光了。

 陆辉吊儿郎当地路过时,恰巧听到了最关键的这句话。辉少一拍脑门,总算明白了昨晚陆川老婆看他那一眼是几个意思了——得!大水冲了龙王庙,蛋。

 陆辉扫了一眼诚惶诚恐的品牌经理,直接丢了一句话就大步离开:“把她开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后,陆辉直接给陆川发了条微信——

 “兄弟,你听我解释!”
上章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