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章
第55章
 叶慈回到B市后有了几天假期,家里还留着当时李晓溪带来的布料和针线,她亮相颁奖典礼上的那件礼服隔天就在某宝上出现了大量仿货,销量还很客观。

 看着自己手上的“正牌货”她脑子里也不由得有了些想法…只要跟钱有关的,叶慈一向脑筋活络。当天她就把一样处在休假期的李晓溪加了过来。

 “我打算自己开一家店,卖衣服。”叶慈喝着普洱茶,说得极其随意。

 李晓溪愣了半晌,默默走上前轻轻伸手摸了摸叶慈的额头…

 “这也没发烧啊。”小助理讷讷地自言自语。

 叶慈暗自运了运气,拍开李晓溪的手:“我认真的。”

 李晓溪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然后叹了口气径自坐下:“姐,咱能稍微说详细点么?”

 叶慈见状满意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将她的想法和李晓溪说了一遍。她上一部戏的片酬到账,终于在还清蒋非的债款后有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再加上美妆博主的账号也开始营收。初期的启动资金她倒不是特别犯愁了。

 “所以,既然我们礼服的高仿货都能卖得那么好,没道理真货卖不好的。”叶慈说完后总结道。

 李晓溪皱着眉,认真听完叶慈的分析,最后犹豫地开口道:“小慈姐…你是不是不太清楚假货和真货在成本上的差别?”

 叶慈愣,这个…她没有想过。

 小助理叹了口气,仔细分析给她听:“一件定制礼服,从设计到制作,这些人力成本是假货没有的,你是纯手工一针一线地绣出来,人家是电脑纫机啪啪啪地敲出来,水化作业,成本就跟着降低;而且定制礼服,无论是做工还是面料上都极其讲究,这也是高仿不在意的。”

 李晓溪最后总结:“所以,你一件定制可能要卖到上万以上,人家一件顶多小一千。你说,这市场你怎么抢?”

 叶慈摇了‮头摇‬:“我不是要抢这些假货的市场,既然是高定刺绣古风服装,那就绝对会有这部分的市场和固定人群。”顿了顿,她又补充道“而且,我其实最想卖的是嫁衣。”

 李晓溪这下是真的怔住了,如果说古风刺绣的服装受众面还没那么广泛,那么中式嫁衣就完全不同了。认真思考了一番可行,她轻声询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叶慈笑了笑:“我想让你像做这件礼服一样,过来帮我。前期我给你开双份工资,后期盈利后我八你二。我以后的工作只会更忙,服装的设计和制作上我不会有太多精力。”

 李晓溪知道这个条件开得足够人了,她本身就是学设计的,将来也打算出国去深造。虽然给叶慈做助理的工作也不轻松,可她把工资直接开了两倍,根本不存在苛待不苛待的问题。

 说白了,叶慈只是给了她一条用双倍的劳动换取双倍薪水的机会,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她的本行。

 没有拒绝的理由,李晓溪口答应了。之后的几天两个人趁“创业”的热乎劲没过,凑在一起接连设计出了几套嫁衣和纯正古风服装。越是接触,李晓溪就越发现叶慈对古代的东西有着超乎常人的理解和熟悉。

 她不是没有好奇地询问过,结果全被叶慈轻飘飘地一个“兴趣爱好”打发了回来。

 设计制图并不困难,难得是动手制作。幸好两个人一开始也没打算走量,按叶慈的想法,一个月最多上架两至三件成衣。除了服装外,叶慈还打算制作刺绣的古风钱包、卡夹等小物件一并销售。

 李晓溪则是综合了一下目前的实际情况,两个人都是东跑西奔的生活节奏,根本不可能守在一个地方看店,而且一走就是两个人一起。索不找实体店铺,直接在网上注册网店更加靠谱。

 叶慈对销售就真是一窍不通了,怎么注册网店和设计店铺门面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了自家助理,只有在李晓溪询问店铺名称时,叶慈犹豫了半响,最后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念川。”

 念川无川,思绪轻安。的确古古香,十足的古风气韵。李晓溪没做它想,得了店名就又去忙活注册店铺的事情了。

 几天后,陆辉通过蒋非,约叶慈在B市的一家茶馆见面。叶慈提出要DK的大中华区负责人来和她谈,对方同意了,只是附加了一条大boos本人的指示:单独见面。

 蒋非听到这个附加条件后,第一反应就是让叶慈直接推了。新上任的这位负责人就是DK内部的老员工都不是十分清楚底细,只知道背景颇为神秘。他不觉得叶慈有必要去冒这个险,退一万步说,叶慈是‮乐娱‬圈的人,就算什么都没发生,就单独去见品牌商的负责人这一条就足够八卦记者好好写上一笔了。

 可叶慈听了这条件,反而不在意地笑了笑:“没关系,我去。”

 蒋非当下没了脾气,现在他也算是看明白了,叶慈表面上看柔柔弱弱的没什么主见,实际上只要是她认定的事,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当天下午,叶慈坐上自家经纪人的车,发现不止蒋非一个人,还有许久未见的刘夏。后者和她热情地飞了个吻,叶慈先和她笑了笑,才转头对蒋非开口:“蒋大哥,这不至于吧?”

 蒋非同意了她去单独见陆辉,却也给她加了个附加条件——必须由他本人载她过去,车接车送,抗议无效。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除了蒋非,还带着一个刘夏啊。

 没等蒋非回话,一旁忙着在‮机手‬上噼里啪啦打字的刘夏就主动开口:“这你可冤枉他了,是我今天过来找你,刚巧在楼下看到他,一打听是要给你当护花使者去,所以我就上来啦,这事哪能落下我啊?”

 叶慈:“…”默默看了眼一脸笑得谄媚的刘夏“你这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刘夏闻言飞快地看了眼主驾驶上的男人,随后义正言辞地回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真的遇到什么事,他一个男人也不方便硬闯进去吧?”

 叶慈深一口气:“大‮姐小‬,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再说光天化之下,又是约在了公共场所,他能怎么样我啊?”

 讲道理,追男人也不能找这么牵扯的理由吧?

 刘夏眨了眨眼:“你怎么知道咖啡厅之后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局?”

 叶慈:“…”半晌没开口的蒋非这时附和道:“她说的没有错,防人之心不可无。”

 叶慈狐疑地在两人之间看了看,然后轻声开口:“你们两个之间…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剧情?”

 刘夏不自然地低了低头,继续佯装看着‮机手‬:“能有什么啊!?想想等会你怎么用美征服那个DK老总好吧?”

 而开车的蒋非始终没什么表情,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到了约定的地点,叶慈下车前不忘拍了拍刘夏的肩膀,给了她一个“你一定要把握机会”的眼神,才脚步轻松地走进了前面的院落。

 陆辉选的这家茶馆位置很偏僻,环境也很幽静,周围没什么人经过。刘夏坐在车里向外观察了几圈儿后才纳闷地开口:“这选的什么地儿啊?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不知道B市有这么曲径通幽的地界儿。”

 蒋非摇开车窗,掏出一个烟,转头看向刘夏:“介意么?”

 刘夏摇了‮头摇‬,蒋非点燃烟后了一口,靠在驾驶座上幽幽开口:“能来这里的人不只要有钱,还要有势。”

 路旁一排排高大的梧桐树随着微风沙沙作响,停车场设在庭院的外围,面积不大,只有五六个车位。虽然是咖啡厅,却建造地相当复古,在B市少见的粉墙黛瓦,轻巧空透的苏式建筑,从里到外都透着水乡特有的朦胧感。

 刘夏狐疑地看向蒋非:“你怎么知道?”她作为一个暴发户家的闺女,有钱没势不知道,那他呢?

 蒋非斜眼看了看副驾驶上一脸好奇的小女生,似笑非笑地摇了‮头摇‬,没有回答。

 刘夏皱着眉看了他几秒,忽然开口:“喂,我之前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好了么?”

 蒋非静静地了口烟,烟蒂按在车内自带的烟灰缸里,掐灭。再看向她时有了一丝无奈——

 “现在的小女生…都这么直接的么?”

 只是一顿饭的功夫,结束后就抓着他的胳膊丢出一句:“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蒋老四以前觉得自己不老,可见识了刘夏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和20岁出头的小姑娘有了代沟。考虑一下?考虑什么?怎么考虑?

 刘夏抿抿嘴,自从她不顾后果地和蒋非表白后,这男人就开始明显地躲着她,发微信不回,电话接了也是说在忙…她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这有时候不心急,豆腐凉了也不好吃了呀。

 她承认自己告白是有点冲动,有点幼稚。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直接断了她所有后路吧?她是想慢慢和他培养感情,努力让他适应她进而喜欢上她呀,可问题是这男人根本不给她机会好吧?

 从小到大,刘夏发的次数倒是不少,可发过了,春天也没来。小时候对感情的悸动和憧憬也在长大后慢慢冷却,她承认自己第一眼见到蒋非就有了“万物复苏”的错觉,是有些太过女氓。

 可她决定他的时候可不是奔着耍氓的心态去的啊。

 想了想,刘夏小声说:“我这个人是直接的,我爸就一直说我藏不住心事。可我觉着现在活着都这么累了,直接点不好么?尤其是亲近的人,干嘛还有来‘我的心思你别猜’那套啊?嫌不够累的么…”

 蒋非轻笑:“你再说累,天理难容了啊。”多少人梦寐以求地就是能重新投一次胎,混个“富二代”当当的?

 刘夏不理他的调侃,直视着他的眼:“这样,我问你答,你讨厌我么?”

 “讨厌谈不上。”蒋非笑道。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有的话,你还有机会坐在这儿跟我聊这些么?”

 “那我再问你,既然你没有喜欢的人,又不讨厌我,而我又贼喜欢你,你不从了我是不是傻?”

 蒋非:“…”本想开口损她这套理论前提不对,却在转过头时看到了刘夏泛红的眼和紧抿的,藏住了紧张却没能藏住委屈。

 微微叹了口气:“你清楚你喜欢上我什么了么?”他其实觉得自己在这儿跟一个小了自己快十岁的女孩儿谈这个话题就扯淡的。

 刘夏皱皱眉:“我如果说对你是见起意,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肤浅?”

 蒋非轻笑:“我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这副皮囊。”

 “ 你自己看不起么?为什么啊?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除了川神最帅的男人!当然不是说你没他帅,我是想说你比他有气质…”

 蒋非无奈:“歇会儿,先闭嘴。”

 “那你答应和我好了么?”

 “…”庭院内的建筑是典型前店后宅构造的三层小楼,楼层铺着木楼板,前檐是裙板短窗。叶慈走进门口,就看到了含笑相应的陆辉。

 “看来你家的经纪人还是不放心啊?”陆辉看了眼不远处停着没走的沃尔沃XC90,意有所指地调侃。

 叶慈也跟着回头看了看,然后抬头看向他:“毕竟你这个要求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不是吗?”

 陆辉了然地点点头,也不否认。伸出右手,朝向右边的楼梯:“请,二楼风景好一点。”

 落座后,叶慈开门见山:“我这次约你出来,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开了那个品牌经理?”

 陆辉先是帮叶慈倒了一杯茶,然后才缓缓开口:“她的确做错事,除了开除她,我也是来代表DK和你道歉的。”

 叶慈沉默地看了他半晌:“你和陆川是什么关系?”

 陆辉微愣,这妹子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这次是他来找她谈代言的吧?怎么有种被审问的错觉?而且…一向在风月场所所向披靡的辉少发现自己在叶慈的面前,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这个认知也让他很受挫。

 “你觉得是什么关系?”陆辉笑笑,强行打马虎眼。

 叶慈低头慢慢喝了口茶,木质清香、醇厚滑,上好的水仙茶还是足火的好喝。听了陆辉这么说,叶慈反倒是确认了对方根本没把这件事告诉陆川的事实,而且…

 轻轻放下茶杯,叶慈抬眼看向陆辉时带着浅浅的笑意:“你如果不说,那我现在打电话问问陆川?”

 陆辉闻言口中的茶差点没出来,匆忙放下茶杯:“别呀!弟媳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啊!我这不把人开了,又亲自来和你负荆请罪,同时还力邀你担任DK新一届代言人,这够意思的了吧?!”

 叶慈:“…”弟媳…

 陆辉机炮似的说完话,也反应过来自己说秃噜嘴了,当下恨不得自己一巴掌,怎么就碰到陆川那小子就秒怂了呢!

 确认了陆辉的‮份身‬,叶慈也不好意思端着了,而且听他的话,明显是知道自己和陆川关系的。犹豫了几秒,叶慈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您是…他的亲哥哥?”

 陆辉赶紧摇了‮头摇‬:“堂哥,我爸是他二叔,他爸是我大伯。”

 叶慈了然,顿了顿又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陆川…”她这次来一是想确认DK开了那个品牌经理和陆川有没有关系,而来就是觉得陆辉那晚见到她是的表现很不正常,有一种知道什么的秘密的膨感。

 陆辉见这怎么也瞒不住了,索也就和叶慈敞开了说了:“早知道,过年的时候那小子拿着你照片跟我嘚瑟,问我他媳妇儿长得好不好看。”

 叶慈闻言,不可避免地红了脸,听陆川私下里叫她“媳妇儿”和知道他跟别人这么叫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原来,他那么早就和自己的堂兄提了她,所以他从一开始和她表白就是认真的。

 想到那男人的心意,叶慈脸上的笑意浓了几分,眼中的神色也愈发柔和。陆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对面的女生,川子宝贝她宝贝的要命,就连自己那天提出找机会见见的合理要求都被无情回绝了。

 陆川捧在手心上疼的人,就更让他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当然…其实他还有替自家兄弟“把关”的心思,毕竟他家大川到现在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头小子,看姑娘的眼神…真不好说。

 初见叶慈,陆辉只觉得她是个相貌出众的姑娘,可‮乐娱‬圈里长得好看的一抓一大把,除了长得美,恕他眼拙,没在第一眼看出个所以然来。

 今天再见到她,初时试探地谨慎沉着,得知是他是陆川堂兄时的谦和有礼,谈及陆川时的柔情似水…好的吧,短短一小时不到的时间,他好像能明白点儿那小子看上这姑娘什么了。

 而且…不是陆辉自夸,妹子遇到他,尤其是在知道他‮份身‬的情况下,或多或少都会刻意表现出自己的魅力,奔放型的直接要电话号码高调所爱,婉约型的暗中释放女魅力低调求约,熟悉各种套路的辉少早已司空见惯了。

 可是叶慈…他只能说,在这姑娘眼中,初见时自己就是个路人甲,得知‮份身‬后也就是陆川的哥哥…他承认这个世界看脸,可在男的世界中,却不知看脸。

 至少他就敢拍脯打包票,他和陆川排排站,一个刻意嘚瑟自己DK中华区负责人‮份身‬,一个故意掩饰官二代背景,那他绝对会比陆川更具有吸引力,而且飞奔着向他扑来的妹子还要嘲笑自家堂弟一句“小白脸”…

 可惜,辉少悲催中又带着欣慰地发现——在自家弟媳眼中,显然“小白脸”比“高富帅”更具有男魅力。

 “我今天来,除了赔罪加认亲,另一件事就是和你谈DK的代言,你如果同意,我就吩咐下面的人拟合同,按照之前代言人的条件走,不会差了你的。”陆辉笑着开口。

 叶慈闻言又是一顿…其实,这件事根本就不是她今天来的目的。

 “堂哥…”犹豫了下,才谨慎征求同意“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陆辉一愣,说实话,自家那个只比自己小一岁的混小子打记事起就没再叫他“哥”过,如今从媳妇儿口中听到这个“尊称”辉少只觉得心里格外敞亮和舒坦,恨不得立刻回去代底下拟合同的时候给叶慈的报价多加个零。

 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叶慈笑笑,想了想才慢慢说道:“我知道,其实你给我这个合约,主要是因为陆川的关系。”

 就算DK的品牌经理出言不逊在先,作为集团负责人,陆辉第一时间把她开除,随后又亲自来和自己道歉。叶慈没那么大脸,不觉得对方抛除陆川的因素,还有给她“开后门”的道理。

 陆辉斟酌片刻,才道:“还因为你这次拿了最佳新人,话题度和曝光度都不低。”

 叶慈笑着摇‮头摇‬:“既然是谈合作,我么不如简单点,在商言商吧。我知道以DK历任代言人的格调而言,我就算顶着刚出炉的最佳新人,还是不够格的,以往的代言人没有一个不是量和话题双高的当红小花。而你现在又要以以前的合约条件签我做代言,这不合适。”

 陆辉这次没有开口,因为…叶慈说的是事实,如果没有“人情牌”单从商业角度出发,目前的叶慈的确不在DK的考虑范围内,只是他没想到她自己会主动拒绝这么好的机会。

 DK对于很多当红小花而言,都能算得上是她们打开时尚圈的敲门砖了。时尚和‮乐娱‬紧密相连,明星们比拼的不止是片酬,奖项,更有品牌代言。陆辉不信叶慈这个业内人士不懂这里面的道理。

 陆辉心里感叹这妹子太过“刚直不屈”容易错过很多机会,毕竟谁都知道…如今立足社会,不是只有实力就够的,很多时候,其实更重要的是人脉和关系。

 可没等他感慨完,就听叶慈继续淡定说道——

 “DK这么好的机会,我不傻,也不想放弃。”叶慈笑着给陆辉续茶“堂哥,我几天后就有几个杂志和媒体的采访,马上也有一部新戏上映,饰演女一号。之后我接的戏也会比现在更多。”

 陆辉不明所以地看向叶慈,一时间搞不懂自家弟媳怎么给自己做起述职报告了?

 “所以我想,如果可能…DK可以充分评估和预测一下我的商业价值。然后再决定到底要不要找我来做代言。”叶慈笑得一派从容。

 陆辉却有些傻眼,这说了半天,原来是没放弃呢啊?

 “如果你们经过调研,预判我将来会红,那我现在愿意以你们之前签约代言价格的三分之二与DK签约,但期限仅限两年。”顿了顿叶慈又说“但如果…你们再过半年来找我,到时我要不要签,怎么签,咱们就要另说了。”

 饶是一向从容的辉少,此刻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难得的肃穆,真的认真谈及工作,他就会自动收起纨绔的一面。沉默半晌,陆辉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木桌面。窗外微风吹过,让人也跟着心旷神怡,这种环境果然惬意。

 “好,我答应你。三天后给你回复。”陆辉来之前,根本就没抱着谈生意的心态来。其实对叶慈的功课只停留在她是陆川女朋友这一个点上,再深的了解就谈不上了。

 但不可否认地是,叶慈的话成功地说服了他,现在即使不考虑陆川的因素,他也愿意去认真考虑找叶慈做DK代言人的可行

 等送走叶慈,陆辉双手袋里失笑——他现在终于彻底明白那小子为什么这么宝贝他媳妇儿了。

 长得美的女人,好找;聪明的女人,也有;

 可漂亮,聪明,又有主见和原则的女人,少。

 茶馆里几个客人准备离开,看到远处的叶慈,有人‮奋兴‬说道:“那个女生是映秀诶!”

 陆辉:映秀?…不认识

 当晚,陆辉见到自己的脸和名字出现在‮乐娱‬版新闻头条的时候,只恨得想穿越回到下午抓住那个说“映秀”的妹子,夺过她的‮机手‬教育她什么是隐私权!——

 #新人叶慈与男友人相谈甚!据悉该神秘男子系DK公司中国区负责人!?#

 这条头条推送的第一手信源来自于一名网友在社平台上发布的几张照片,只说捕获野生映秀,‮服私‬也好仙好美啊有没有?!

 照片中的叶慈穿着白色棉质衬衫搭配一条深蓝色碎花大摆亚麻长裙,的确够女神!可当吃瓜群众够美颜后,几乎都在下一秒将注意力放在里几张照片中都有出现的一个男子身上。

 叶慈在第一眼见到陆辉的时候,觉得他神似陆川,是因为两个人站在一起同时出现,而且她自认对陆川太过熟悉。可当陆辉的身影单独出现时,一身西装革履的精英打扮和时尚酷帅的川神真心不是一个路子的,所以也没有人将他和陆川联系到一起。

 不到一个小时,神秘男子的‮份身‬被扒,作为DK新上任的掌门人,陆辉也不是没在公开场合过脸,扒他简直不要太容易。

 看到新闻的蒋非很是义愤填膺,站在叶慈身边气得不行:“我怕就说他没安好心吧!?”

 索媒体报道也没往什么恶的方向去引导,而且两个人的举止都很自然大方,没什么可YY的。

 看到新闻的陆川皱着眉,脑海中忽然浮现过那天一早陆辉发来的那条意味不明的微信…

 然后…川神忽然又联想到了今天打游戏时队友说的一句流行语——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

 陆川觉得在这一瞬间,他还真不想让这生活过去了。他对自家媳妇儿非常放心,想发飙的对象只有一个。

 拿出‮机手‬拨通号码,陆川低沉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去:“陆萌萌,你作死呢?”

 陆辉刚出生时‮体身‬很差,陆家二夫人找大师算命,只说这孩子八字太硬,取名萌萌,有幼年辛苦,英雄之格,中年小心,晚年吉祥之意,可避灾少难。

 萌萌一名伴随辉少走过正正十年光景,除陆家亲人,没有什么人知道。而大家也知道辉少现如今听到这个名就炸,轻易都不会提到。

 “兄弟…我真的可以解释…”
上章 影帝女友是宫女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