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拿家人宴客 下章
第12章
  我在酒吧门口一直站着,等了很久也不见女儿出来,忍不住走了进去。四处寻找女儿之际,一只手搭在的肩膀,一个陌生男人在我耳边说话:“先生,今我生日,我请你喝酒,赏面饮杯。”

 他和他的朋友不断将酒递过来,我免为其难喝了一杯后马上离开,怎知走不了数步就天旋地转,不一会就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头昏脑的醒来,发现自己在没有路人的街上,女儿在我的身边。“为…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究竟什么回事?”

 “爸爸,刚才我见你不省人事的睡在洗手间的走廊上,连头也松掉了,就扶你到大街坐坐休息,发生什么事我不知到啊。你现在没事吗?”

 我心头一寒,连血也几乎倒了!不知是我心理作用还是真有其事,我的眼隐隐传来的感觉,我该…

 不…不会是被人灌醉了,自…自己宴客了吧!到现在,究竟当晚有没有出事,仍然是一个谜!是否我玩得家人多而害人终害己呢?天呀!你杀了我吧!(注:这加篇是我在写第二集时同时想起的情节,当时连自己也笑了出来!

 其实不是正文故事,而是加笑话!就像漫画或小说正文后常有的四格搅笑漫画一样,各位读者可以将它‮立独‬出来看,一笑置之算了,不要当正式故事内容来看哟!)***

 自从我和女儿及姐姐冰释后,我晚上常常到她们房间夜夜绵,虽然风快活,但仍然有一事令我耿耿于怀,那就是妹妹。

 她到现在入夜后仍然梦游病发作,被姐夫当奴隶般辱,他近来已少玩花招了,但仍当妹妹打种母猪似的,晚晚要在她子里播种一两次才罢休,似乎真的要将她的肚子搅大为止。

 当我在姐姐房或女儿房里夜夜笙歌时,妹妹正在隔邻房被姐夫干完一次又一次,而我很多时甚至是欣赏完他们的上戏后,怀着‮奋兴‬与难过的心情去干姐姐与女儿。

 我没有阻止姐夫凌辱妹妹,因我不懂怎样阻止,若妹妹知道,自己在不知情下被讨厌的姐夫了近百次,还对他千依百顺唯命是从,连对方眼也品尝过,真的不知她会干出什么事来。

 “我最近好像胖了一点,看来要减减磅了。”有妹妹照镜时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和我说话。

 “你不算胖,只是丰一点罢了。”我说话时也不住偷眇妹妹渐丰房。“我已一直控制食量,为何仍会发胖?”

 “是否最近生活愉快了?”我原本只是说笑,说出后才醒起这大慨真是原因,经过两个多月被男人不断的灌溉滋润,妹妹已在不知不觉间被她最憎恨的姐夫成一个幸福丰的‮妇少‬。我望望妹妹,她没有发怒,只是不作声的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

 “哥哥,其实你有没有…”“有什么?”“没什么,大慨是我心理作用,又或是发梦吧了。”

 “发什么梦?”“你坏!我不和你说。”妹妹含情脉脉的对我嫣然一笑,然后继续照镜。晚晚被男人干得死去活来,妹妹早上起来不多不少也有点感觉,相信她已开始怀疑了,但很不幸她怀疑的人是我!

 然而我实在爱死在我纵容下妹妹不断被姐夫灌注种子,不断被男人滋润着还懵然不知的感觉。看她红粉飞飞,如沐春风,连身段也渐丰房像个‮妇少‬般的,又无辜又幸福,令我又‮奋兴‬又安慰。

 也许我就是喜欢这感觉,才让自己喜欢的妹妹晚晚在无意识下继续任姐夫尽情辱。而妹妹也似乎对怀疑夜夜被哥哥的事十分足,照着镜子的她若知道现在所看到的房是被她最讨厌的姐夫晚晚的啜与成的,不知她会怎样?

 今天放工回家,妹妹和姐夫又在吵架了。“你这种人,就算姐姐原谅你,我也不会让她回你身边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真不明白,为何到现在你仍没有对我改观。”“我为什么要对你这种人改观?”

 “你不觉得我们近来感觉上好像亲近了吗?”姐夫亵的目光。“你去死!我怎会和你亲近!你的股这么臭…”说到这里妹妹停了下来一脸茫然,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潜意识说出这些话,不明白为何会对姐夫有这种感觉。“芷妮,你是否想起了什么来着?”姐夫说时还望望自己的‮身下‬作出暗示。

 “…”“小美人姨子,你迟早会明白我的优点的!”姐夫对着她笑,妹妹呆呆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我很担心,她是否想起了什么呢?

 夜幕低垂,当全屋人都入睡后,妹妹又一次目光呆滞的走出厅,一直等着的姐夫起身上前把玩她的房:“大牛,今早这样顶撞我,现在给你一个特别的惩罚吧!”说完竟然开了大门,牵着妹妹的手带了她出去。

 我冷汗直,姐夫想怎样?他想带妹妹到哪里?我穿好衣服跟着出去时,已不见了他们踪影,四处寻找了一会,终于在附近的一个公园找到他们,在那里梦游着的妹妹正在为姐夫口

 他想在天干我的妹妹!这时已是凌晨二时三十分,公园里没有人,就连对开的街道也没有人影,然而间中亦有一两辆汽车高速驶过,附近的大厦亦有不少单位是灯火通明的,大有可能现在已有人,在大厦里欣赏着他们的户外表演。

 妹妹正不知情的啜着自己最讨厌的人的巴!更不知情的任四周的人观赏!躲在一角偷看的我想到这里巴也不自觉硬起来了,心里有说不出的‮奋兴‬!

 当我看得入神之际,不知何时姐夫身后出现了四个青少年,还来不及反应他们已抓着乐极忘形的姐夫,其余两人亦抓着无意识的妹妹,姐夫大惊疯狂挣扎,一挣脱了两人的手后马上狂奔离去。姐夫走了!他一个人走了!他竟然留下梦游中不知发生何事的妹妹走了!

 四人见妹妹仍旧呆呆的蹲着,相视而笑后亦不打话,一个拿了巴出来往她小嘴里,其余三人亦一边她衣服,一边出力她的房和‮体下‬。一切来得太突然,我还未回过神来,还是一片空白时,事情已经急转直下,妹妹已被陌生人干着了。

 还好,她一直没有醒来,就让她在睡梦中给他们玩玩,之后带她回家,妹妹应该不会知道自己被人轮的,为她着想只好这样吧。

 面对如此美人,着妹妹小嘴的小子不一会就了,当少年发后,另外一个马上接上,原本着她小的那个起身上马,但他没有之前那个般怜香惜玉,当他对正位置后突然猛力一,妹妹“啊!”的一声大叫!她醒过来了!不得了!妹妹发现自已在户外被陌生人前后干着马上大声哭叫!我当场心如刀割,大叫一声“停手!”

 冲上前救妹妹!二话不说我就和他们其中三个打了起来,可惜双拳难敌六手,不一会我已被三个年青力壮的边缘少年打至无力还手,重伤倒地了。击败我后,其中一个少年继续将我按在地上,其余二人再次加入一前一后的妹妹。

 当我不断被毒打时,妹妹早已泣不成声,现在再一次被他们时,她已没有放声大哭,只是一直含着少年的巴,一直泪留面,用悲痛的眼神看着我,看着自己钟情的哥哥目睹自己被人不断轮的样子。

 怎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承认自己‮态变‬,喜欢拿家人宴客,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她们,绝不希望她们伤心的。

 我现在的心痛已经无法形容,不是因为妹妹被人辱,而是从她眼神里看到的绝望与悲痛。“啊!原来你想加入吗?无问题,美人儿,先替你的哥哥含含巴!亲上加亲!”

 按着我的少年说完后拉开我的拉链,我这时才发觉原来我的巴不知何时已得如铁一般了!我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奋兴‬!我还是人吗?我想挣扎反抗,但被少年从后捉得紧紧的无法动弹。

 这时远处传来了不知是警车还是救伤车的警号,少年听到后也停了下来。我大喜过望!我们在这里啊!快来救我们啊!可惜?警号并不是为我们而来的,当声音从远至近传来,又由近至远离开时,我绝望了。

 这时妹妹已被他们推至我的巴面前,这时她已哭无泪,完全没有反抗的看了我一会,然后将我的含进口里。我看着妹妹一边宴客,一边为我口,但我一点快也没有,木无表情的看着她啜我的巴,到这时我才发觉,不知何时?

 两行眼泪已出现在我面上。当我在她口里时,我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或许体上是在享受的,但这些快无法传进大脑里,我只感到四周的寒风,与及来自妹妹和我自己心里的搅痛。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四周已回复寂静,四个少年经过不知多少次发之后,早已食远扬,但我和妹妹没有马上离开,我们一直在公园里相拥着,无言以对,我不时望望妹妹,她眼里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

 当地平线开始出光芒,我牵起妹妹的手起身回家,回家途中我们一直没有说话,她没有问为何她会在这里,也没有问为何我会出现,因事情已经发生了,其余一切已不重要了。 m.HezXs.COM
上章 拿家人宴客 下章